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3章 收个小弟
    ,!

    凌晨零点三十多分,这个时候是交接班的时间。

    光明厂一直实行的是三班倒制度,这么些年来极少有改变过,可见光明厂不管以前还是现在,生产任务都非常的饱满。

    这一班是李路,他和张卫伟上岗,上一班的队长带着其他人员下岗。保卫科的工作相对来说是很清闲的,以至于车间的职工都说保卫科的都是官老爷,走走转转就把班上了。

    大门岗是重点,也是机动队待的地方,除了门卫室还有休息室什么的,通常李路都会在这里,边上停着两辆敞篷212吉普车,是机动队的勤务车辆,确保能够及时赶到出事的位置。

    那么大一个厂区,光靠两条腿跑效率是很低下的,发生事情的话,没准犯罪分子早就跑了。需要说明的是,光明厂保卫科有办案权,类似于铁路公安机关的性质。光明厂本身属于军工系统,说白了就是军事单位,地方上的公安机关是管不着的。

    保卫科就等于是光明厂自己的派出所。

    甚至光明厂有自己的法庭和检察机构。

    因此之前梁红兵需要光明厂保卫科协助的时候,只能是通过上级部门发出请求,并且巧妙的以民兵营的名义开展行动。

    李路穿越之前在军事单位干了二十年,对这些自然是熟悉得很。保卫科正科长和三位副科长都是现役军官,只是个兼职,几乎没有出现过,他们一般只有在有国防动员任务的时候才会出现,那个时候就是以预备役步兵营为主了。

    而第四位副科长是厂部办公室其中一名副主任兼任,厂办副主任年纪大了面临着退休几乎不管事,因此,实际上保卫科的工作是李路这位非干部身份的第五副科长在负责。

    任何人仔细想想都会看得出来这里面有古怪,保卫科是四大科室之一,权力很大,让一名非干部身份的职工来管着,这非常的不正常。

    但事实就是如此,哪怕李路也想不明白厂里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安排。

    手里握着很大的权力。

    一个小时后,张卫伟带着机动巡逻队返回来。按照规定的巡逻路线转一圈的时间刚好是一个小时。

    后勤科的丁广成丁胖子在大门岗那里和李路抽烟聊天,两人站在路灯下面,边上有几名值班人员在火盘里生了一堆活,围着暖和着。春节刚过,天气还冷着,尤其是晚上,气温很低。

    “哎,老李,你要的柴油给你准备好了,抽空到我那取去。”丁胖子压低声音说,“你要我办的事给你办好了,什么时候让我打打枪?”

    李路道,“下周六保卫科射击训练,我让人去通知你。”

    “好嘞。”丁胖子激动的搓手,跺脚驱赶着寒意,继续低声说,“我说,你要是长期要用柴油,得想想其他办法,我这可没法长期这么干下去。东凑西拼的就这么点存货,全给你祸害干净了。”

    李路微微点头,问道,“能不能向厂里采购?这好像是物资科管的吧?”

    “什么物资科。”丁胖子呵呵笑道,“咱们厂又不生产柴油,不卖这个东西。这都属于后勤物资,是我们后勤正管的。我的意思是,你到外面想想办法,地方上的油站什么。”

    丁胖子看见张卫伟走过来,朝李路摆了摆手,道,“就这吧,抓紧把东西拉走,我先走了。”

    张卫伟走过来,他身后还跟着个人,李路早就看见了。

    “头儿。”张卫伟侧了侧身子,让身后的人走过来,道,“刘技术找你。”

    原来是刘向阳。

    “李,李科长。”刘向阳今晚也当班,穿着工作服,在李路面前站定,有些不敢抬头。

    李路笑了,说,“刘技术,找我什么事?”

    刘向阳左右看了看,保卫科的人都在看着他脸带笑意。刘向阳整李路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传开了,保卫科的人更是同仇敌忾,因此一直看刘向阳不对眼。自从李路在孙江涛那里一鸣惊人,保卫科的人对这位年轻的副科长那是佩服得很,能让孙江涛这种神人竖大拇指的就不是一般人。

    保卫科许多职工在休息的时候被李路介绍到奋远公司那边去帮忙,偷偷的挣的钱比工资都要多。这种情况下,保卫科的人不对李路死心塌地那才奇怪了呢。

    李路见状,指了指门卫室那里,那里有一间办公室,是保卫科的值班室,“到里面说吧。”

    “好。”刘向阳跟着李路到值班室里去。

    李路让里面当值的兄弟出去,这才坐下来,问道,“坐吧,找我什么事。”

    刘向阳坐下来,勉强笑着说,“三,三哥,我,我找你,是想向你道歉。你家老宅子的事情……是我一时糊涂昏了头。”

    原来是过来唱征服的。

    “三哥,咱们都是一个村的,你大人大量,原谅我一次。”刘向阳说。

    毫无疑问,刘向阳的态度变化这么大,不但是因为李路之前的震慑,肯定和他老爹的告诫有关。没准他那个当村支书的爷爷也警告过他不要跟李路闹掰。

    刘向阳可是比李路足足大了五岁,放下姿态叫三哥,可想而知。

    “过去的事不说了,你小子最后别和那些地痞混混走那么近,出了事你爹也救不了你。”李路道。

    “是是是,我早已经和他们断绝来往了。”刘向阳说,从口袋里掏了一番,掏出一把票递过来,“三哥,听说你要用柴油,我托人搞了点票,反正我家也用不着这个。”

    李路一愣,接在手里一看,是油票,购买汽油、柴油等成品油必须要用到的票,和自行车票啊电视机票啊这些一个性质。

    之所以费心思让丁胖子弄柴油,就是因为李路根本没办法在地方的加油站加到油。你没油票,有再多钱也没用,加油站只认票。况且,这个年代哪里有什么私人车辆,公家车都没多少,成品油一直都是凭票供应。

    汽油票柴油票对个人来说还真的没有什么作用,显然,没有谁像他李路这样,上来就搞了台lc80越野车。

    但是,哪怕对个人来说再没意义,油票也不是那么好弄的。显然,刘向阳是费了一番工夫的。打听到李路要用汽柴油,然后想办法到处去找油票,也算是诚意满满了。

    这就是在向李路表态,以后就跟着三哥走了。

    “谢了。”李路收了下来。

    刘向阳忙不迭的说,“三哥,还需要用的话尽管说,我去弄。”

    “这些暂时够了。”李路道。

    凭票供应显然解决不了问题,不在于他自用的lc80,大头是在拖拉机厂。厂房搞起来之后,马上就会开始试制工作,没有油料发动机都动不了,搞什么试制。

    还是得拖拉机厂搞起来之后以企业的名义来确定油料的供应关系。

    “对了,59改的工作搞得如何,洋鬼子什么时候过来?”李路随口问道。

    刘向阳说,“进展顺利,美国的专家团队明天就到。这不,今晚裴工带着我们全体加班。”

    “嗯,你去忙吧。”李路点点头。

    刘向阳心满意足的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