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6章 怒怼郑干事
    “裴工,到你上台发言了。”

    主持人在台上说了两次,裴磊都没回过神来,身边的李路不得不胳膊肘捅了捅他。裴磊连忙的上去了,这会儿,另一边戴着眼镜的约莫三十岁的办公室干部走过来,往下腰轻轻拍了拍牛军的膝盖,有些谄媚的笑道,“牛老师,麻烦你上台做一下翻译。”

    牛军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脑袋,拉开了距离,回过神来,连忙说,“哦,是,对不起。”

    她连忙的到前面去,站在裴磊身边。

    李路扫了一眼那戴粗框眼镜的干部,笑了笑,他认识他,厂部办公室干事郑东云,传说生活作风不太端正。

    郑东云那俩眼珠子一直盯着牛军,滴溜溜的转,一口黄牙更是笑得都要爆出来。

    瞧见李路坐在那里,郑东云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阴阳怪气的说,“李副科长,你的岗位不应该是在这里吧?”

    李路说,“郑干事,牛老师对一些专业词汇不是很熟悉,我帮着给裴工翻译翻译,呵呵。”

    “你可真幽默。”郑东云笑道,“得了,李副科长,该干嘛干嘛去,你一穿军装的坐在这里,招外国友人笑话呢。”

    李路贴近郑东云的耳朵,微笑着说,“郑干事,你怎么看谁都不顺眼的样子,记住,我是副科长,你只是正股级办事员,以后可别这样跟我讲话,否则我把你屎都打出来。”

    说完就恢复正常的坐姿,仿佛刚才只是说了一句“郑干事吃饭了没”这样的话语。

    郑东云脸都青了,一股气顶在胸口的位置,指着李路,“你你你……”

    “大庭广众的别指手画脚的,条气不顺?出去练练?”李路笑呵呵的说。

    郑东云竭力的控制住了,这里不是吵架的地方,他狠狠的瞪了李路一眼,推了推眼镜,整理了一下中山装的衣领,“姓李的,你等着。”

    要不是在会场,李路抬脚就踹过去。

    李路吃枪药了这么怼办公室的干事?

    有原因的。

    郑东云管着住房分配,已婚的未婚的,差不多厂里的房子的调配都要经过他的手,然后才到分管领导那里签字。虽然只是个干事,但手里握着这样的权力,顿时让他比许多科长都硬气了。

    保卫科的职工大多是年轻的酗子,首先未婚的就很多。不管哪个时代,要结婚,房子是首要基础,现在也好三十年后也罢,没房子就难取妻。保卫科的酗子们好不容易谈个对象,进展差不多了,自然就是结婚。

    结婚得有房子啊。

    这就要求到郑东云那边。

    甭管符合不符合条件的,申请表从住房科到厂办郑东云手里,他都会先压上一段时间,然后再看“表现”决定把哪些递交上去。一般来说,他递交上去的申请,分管领导都会批。领导事儿多,哪里有时间一个个的了解一遍。

    李路的单身公寓如果不是有领导打招呼让厂办的人去安排,恐怕当时也要受郑东云的一番刁难,起码得在集体宿舍里过渡一段时间。

    保卫科好几位等着房子结婚的职工不时的牢骚传到了李路这里,所以李路早就想收拾郑东云了,这下看到郑东云居然色眯眯的看牛军,他不来气那就怪了。

    牛军可是他李路那个六岁的未婚妻的老师。

    李路是坐在裴磊身边的,位置自然是靠前的,这个时候他注意到韦德在听牛军的同声翻译的时候,不时的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再看看周遭,因为翻译人员有限,许多克莱斯勒防务公司的人员都只能听牛军的集中翻译。

    韦德是主要人物,李路没有多犹豫,悄无声息的移动过去,在韦德右侧坐了下来。坐在韦德左侧的是光明厂的总工,六十岁出头的老派技术员,极少能看见,存在感很弱。但是从他和韦德几乎没交流可以判断出,叫詹华明的总工是不懂英语的。

    可不能出现韦德搞不懂裴磊发言内容这种情况,李路比任何人都重视亚洲虎项目,尽管他充其量只是一名高级保安。

    “韦德先生,我叫李路,项目组的翻译。”李路开始和韦德打招呼。

    口音纯正的发音让韦德倍感亲切,他诧异的看着李路,伸出手,“路先生?幸会,你的英语很好。”

    李路和韦德握了握手。

    这会儿,看着像是在昏昏欲睡的詹华明微微睁开眼,往这边看了一下,又恢复了眯眼的状态。

    李路控制着音量说,“韦德先生,如果您对裴磊先生的发言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我可以帮忙说明。嗯,如果需要同声翻译的话,我也能效劳。”

    “太好了。”韦德正愁着呢,“抱歉,说实话,台上这位女士的英语很好,但有些词汇,我实在是难以理解。”

    李路笑了笑,开始给韦德解惑。

    会丑面,郑东云阴冷的目光射在了李路的后脑勺上。他看见新来的厂办主任白鸥坐在最后一排,想了想,小心翼翼的走过去。

    “白主任。”郑东云笑着低声打招呼。

    白鸥一直在认真听裴磊的讲话,郑东云觉得他很装模作样,裴磊说的都是技术性很强的东西,你白鸥一个搞行政的怎么可能听得懂。他心里是有些瞧不上这装模作样的新主任的。

    不过面上显然不会表现出来。

    “哦,小郑,有事?”白鸥四十岁左右的人,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整齐的中山装没有一丝的皱褶,显然是经过认真打理的。

    郑东云抬了抬下巴,低声说,“白主任,那个穿军装的是保卫科的,你看看,他跑上去捣什么乱,要不要去把他请出去?”

    “他不是在捣乱吧?”白鸥疑惑的说,“刚刚我看到他和裴工聊得很热切。”

    郑东云说,“嗨,他一个保卫科的什么都不懂,就是仗着和裴工关系不错混到前面去了。白主任,那个黄头发的美国人,叫,叫,哦,韦德先生,韦德先生是美方公司的技术代表,如果让李路乱说话,影响了项目进展也就算了,影响了国家形象可不得了。”

    白鸥看了眼郑东云,笑道,“没这么严重吧?况且,我看李路和韦德先生聊得挺投机的。你看看,詹总工也在那里,他也没什么反应,说明李路极有可能是在给韦德先生当翻译。”

    “他当翻译?白主任,这个绝对不可能啊,李路根本不懂英语的。”郑东云瞪着眼睛说道。

    白鸥眯着眼睛看郑东云,好半天才说道,“我懂英语,水平虽然不怎么样,但我能看得出,李路的确是在给韦德先生当翻译。小郑,没什么事你先去忙吧,看看贵客们的水杯是不是还满着。”

    一万点暴击命中郑东云。

    他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怎么忽然一夜之间身边的人都学会了英语唯独自己半个字母都搞不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