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9章 牛老师你怎么可以不吃饭呢
    ,!

    树荫下,冬日的傍晚,夕阳斜斜的洒过来一层昏黄。

    两人站在一起,男的军装笔挺,女的亭亭玉立,本是很美好的一副画面,却因为男的捧着大海碗一边刨食一边有些含糊不清的说话,而大煞风景。

    牛军对这位年轻副科长的印象挺好的,也许是因为之前的出手相扶,或者因为这个年轻男子没有半点干部的架子?

    她也搞不懂,但就是觉得这人这么粗鲁的吃饭的样子,不但没有让人觉得恶心,反而,反而还有点好看?

    牛军的父母都是高知识分子,她出生书香家庭,却又很小的时候随父母经历了那个动荡的年代,应当说,心智很成熟很沉稳,这时看着李路的侧脸,她却有一种控制不住的心灵的悸动。

    这让牛军感觉到了慌张。

    李路却是一点也没感觉到牛军的心里变化,依然在那里自顾的说着,“牛老师,我刚才也注意到了,郑东云这个人在我们厂的风评不是很好。”

    说到这,他连忙的吞掉口腔里的饭菜,摆手急忙说,“我这不是背后说人坏话,这是真的,他就是那么一个人。其实你看他那个样子应该能看得出来,所以我也理解你为什么宁愿不吃饭。”

    李路说到这,话锋一转,“不过,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怎么行。”

    说完,他又哗啦啦的刨食了。

    牛军哭笑不得,这什么人啊,这是在劝慰人还是故意气人啊!这都什么呀!

    没几下,就在牛军的眼皮子底下,李路居然堂而皇之的把那么大一个海碗里的饭菜吃了个干干净净,末了他还舔了舔残余的汤汁,随即满意地打了个饱嗝,接着就那么用手一抹嘴巴。

    这才转过身来,面对着牛军,说,“牛老师,那一桌你待不下去完全可以到我们这一桌来嘛,饭怎么可以不吃。”

    牛军都呆住了,这个人是真的一点也不在意有女性在场,吃相也太随意了吧,可自己为什么都是讨厌不起来呢。

    “我……”牛军回过神来。

    话还没说出口,李路就打断她的话,说道,“别犟了牛老师,有我在那个姓郑的不敢对你怎么样。走走走,到裴工那一桌吃去。我正好给你解释一下一些专业术语,这样往后的翻译工作就轻松多了。”

    后面一句话打动了牛军,克莱斯勒防务公司的技术团队在光明厂一天,她就要当一天翻译,以后的日子可长着呢,显然不能这么稀里糊涂的工作下去。

    “好。”牛军点头。

    李路领着她重新走进小饭堂。

    郑东云的目光一直往门口这里扫,惦记着牛军呢,心里在念叨着怎么上个厕所这么久。

    当他看到李路和牛军并肩走进来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还真的不敢跟李路当面对着干,厂里谁人不知保卫科副科长李路是战场上下来的战斗英雄。还想过下一个春节的人都不会去招惹他。

    郑东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路把牛军带回了原来那一桌那里坐下吃饭,这一次他是不敢再过去把牛军拉过来,很显然,他认为牛军肯定对李路说了些什么——否则刚才李路不会扫一眼过来,那凌厉的目光让郑东云的小腿控制不住的颤抖。

    要知道这可隔着十几米的距离。

    战场上下来的老兵那股气势绝对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

    牛军可以放心的吃一顿饭了。尽管她爹妈都是地质勘探所的研究员,生活水平哪怕与城里的许多人相比都是要富足一些的,经常的能见到油腥,但这样的大餐,牛军还是第一次吃。

    张卫伟在小饭堂门口那里张望着,找到了李路,想要进来又不敢进的样子,很犹豫。

    李路看见,和身边的韦德告了个歉,起身走出去。

    张卫伟的神色很着急,李路走近,便压着声音说,“头儿,出事了。”

    “别急。”

    李路示意走到一边去,才问道,“慢慢说,出什么事了。”

    张卫伟拿出一份文件递过去,道,“你看看这个,厂办刚刚下发的。”

    “关于严格管理车辆使用的规定?”

    这是一份厂办下发的关于对公家车辆的使用进行严格管理的通知文件,文件要求各部门对车辆的使用进行严格的管理,做到车辆的使用必须有完整的记录,离开本市辖区要有厂办的批准盖章。

    “头儿,你看这一条,分明是针对我们的。”张卫伟指着其中一条,不满的说道,“这些通知要求都是扯淡的,他们厂办小车队的车就从来没有什么使用登记。”

    李路注意到签字的是厂办副主任,而不是刚刚上任的白鸥。

    厂办老副主任兼任着保卫科副科长,但是并没有和李路有过多的交集,而且据说两年前起,厂办老副主任就基本不管事了,一直都是第一副主任郑凯韵在管事。

    因此可以肯定,发这份通知要求的人是厂办第一副主任郑凯韵。

    想到这里,李路不由的往往小饭堂里面看了一眼——郑东云是郑凯韵的亲侄子。

    白鸥初来乍到,他是肯定不会出台这样的通知要求的,这是得罪一大片人的做法。

    老资格第一副主任郑凯韵就没这些顾虑了,或者说这是他在表达自己不能顺位接任主任一职而展现出来的态度——厂办还是我郑某人的一亩三分地。

    但李路却想到了另一方面的原因,极有可能是郑东云在背后推动。毕竟李路和郑凯韵没有什么交集冲突。

    “奋远公司那边明天要出发拉一批货回来,余老板说这次要出去要拉很大一批货,要七台卡车,一早就出发。时间这么紧张,上哪找车去。头儿,怎么办?”张卫伟着急道。

    他已经成了机要参谋的角色,和奋远公司、红星拖拉机厂那边的通联,一直都是通过他来和李路来保持着,还包括其他杂七杂八的事情。

    李路沉吟着说,“按照厂里的规定,这份通知要求没有不合理的地方。借用厂里的车运输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思考了一下,李路指了指小饭堂,说道,“去,把刘向阳叫出来。”

    “是。”

    张卫伟连忙的去了。

    不一会儿人,刘向阳就屁颠屁颠的跟着张卫伟小跑出来了。

    “三哥,你找我。”刘向阳在李路面前站好。

    现在的他和以前判若两人,完全的意识到李路的能耐之后,刘向阳死心塌地的紧跟李路步伐走了,这里面他老爹的告诫有重要关系。

    李路问道,“有没有办法联系到卡车,要七八辆。”

    刘向阳马上回答,“三哥,你忘了,我爹是区办主任,找市运输公司肯定没问题啊。”

    “今晚就要,明天一大早出发。”李路说。

    刘向阳犹豫了一下,“时间这么紧……”

    思索了一下子,刘向阳抬起头说,“三哥,我现在就回去联系。”

    李路指了指张卫伟,说,“老张,你和他一起去,如果联系到,你直接去找余嘉豪安排,联系不到马上回来告诉我,我再想办法。”

    “是!”

    张卫伟马上跑过去上了车,212敞篷吉普就停在那里。

    刘向阳说,“三哥,那我去了,你等我好消息。”

    “好。”

    刘向阳屁颠颠的就去了。

    三哥让他做事,说明开始接纳他了,他怎么会不兴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