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2章 应急措施
    地质勘探大院在南城大道靠近机场的位置,只不过那是停航多年的机场,早没有了起降的航班。

    由南往北,南城大道、人民大道、海滨大道、沿海大道呈近似平行的态势,东西走向,构成了陆港市区的主要干道。当然,此时的这四条道路,除了人民大道像那么回事,其他三条路都只是起伏不平的小泥路。

    回到家后,牛军的爸妈在客厅聊天,讨论是工作上的事情,牛军妈妈在打毛衣,牛军开口就问,“爸,我记得你有一本介绍军事装备一类的英文词典,借我看看。”

    “闺女,这是怎么了,心急火燎的。”牛军妈妈放下毛衣说。

    牛军撅了噘嘴,说,“唉,别提了,今天不是去光明厂当翻译吗,结果人家说的专业术语,我一个也搞不懂。”

    “光明厂?”牛军爸爸放下报纸,“我听说了,他们和美国克莱斯勒防务公司有个合作项目。是这个事情吧?”

    “是的。”牛军放下书包换上拖鞋,“爸爸,快给我找找,明天还得去呢,克莱斯勒的专家团队在光明厂期间,我都要过去当翻译。”

    “好,我去给你找找。”牛军爸爸起身去了书房。

    牛军妈妈拉着女儿的手,“吃饭没有,我去给把饭菜热一热。”

    “吃过了,光明厂的伙食是真不错,嘻嘻。”牛军道。

    拉着闺女坐下,牛军妈妈问,“最后是怎么解决的,他们厂应该是有专业人员的。”

    “最后是他们保卫科的一个副科长帮的忙。”牛军说,“妈,你可不知道,他们厂技术科的人,懂英语的就那么两三个人,还磕磕碰碰的。”

    “保卫科的?”牛军妈妈顿时愣住了。

    牛军回过神来,不知道从何解释了。

    她爸爸从书房里出来,手里拿着本词典,“闺女,书找着了。”

    牛军蹦起来急忙过去接过书,一边往书房去一边说,“爸,妈,你们早点休息,晚安。”

    “这孩子……”

    爸爸妈妈无奈笑着摇头。

    李路没有直接回厂里,而是拐到了港务局那边,到了奋远公司那边查看情况。

    从开着的大门驶入的时候,他就看见好几台卡车停在院子中间的空地上,车辆在怠速中,周边的几杆灯亮着,现耻明亮,司机们在忙碌着检修车辆。

    余嘉豪等人全部都在。

    发生这样的突发状况,谁都睡不着。

    众人走过来,和李路就站在篮球架下,看着忙碌的现场说话。

    刘向阳说,“三哥,今天只有这些车了,七台,其他车都有运输计划,市运输公司的卡车本来也就不多。”

    “足够了。”李路点点头,对余嘉豪说道,“老余,车不够就先少装点货,我已经在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余嘉豪抹了一把汗水,大冷天的都出汗了,可想而知他急成什么样了,说,“就这我已经谢天谢地了,只要能保证货源不断,少卖点就少卖点。”

    他太紧张了,奋远公司所有的钱都砸了进去,如果这批货出问题,哪怕是晚了上几天上货架,都会造成连锁反应,弱小的奋远公司根本禁不住这样的打击。

    “老李,运输问题是重中之重,必须想办法固定下来。”余嘉豪说道。

    李路问刘向阳,“向阳,你问问市运输公司那边,奋远公司有意和他们签订长期的运输合同。”

    “好,明天上班我就过去联系联系。”刘向阳满口答应下来。

    李路对张卫伟说,“老张,你先和向阳回厂里,我不在,等有人看着,小赵那小子毛手毛脚的怕处理不好突发状况。”

    “明白。”张卫伟去开车。

    刘向阳说,“三哥,那我先回厂里。”

    他们走之后,李路和余嘉豪走到一边僻静处,点了烟抽起来。

    “老李,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去进货回来路上遇到的强盗吗?那伙人长期盘踞在那片山区,之前借用的是你们厂里的车,有一层皮威慑着,因此没出问题。这一次,我很担心。”余嘉豪担忧的说。

    “这个问题是到了要解决的时候了。”李路沉吟着,“我另外想了一个方案,如果有可能的话,和我们厂运输队签订运输协议,这样一来,这一路的路费就能节省下来。但仔细想了想,终究也不是长久之计。”

    余嘉豪点头,“是啊,钻空子的办法应付一时没问题。你不是说光明厂明年要移交地方了吗,到那个时候,咱们想狐假虎威也没那个资源了。”

    李路缓缓点头,“我在考虑海运。海运成本更低,运量更大。”

    摇了摇头,余嘉豪说,“我打听过了,目前没有合适的航线,新开一条航线,就咱们这点运输量,根本不可能。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咱们只能依靠汽车运输。”

    “铁路运输怎么样?”李路问。

    余嘉豪显然也想过这个方案,当即说,“我同样考虑过。从生产地到省府,可以使用卡车运输,省府到陆南的铁路里程全程要耗时十二个小时。无论是时间还是成本,都优于汽车运输。但是问题是,车皮不是那么容易搞到手的。”

    他并非危言耸听。

    企事业单位、国营企业工厂等,需要使用车皮都要耗费九虎二牛之力,遑论你一个还没有被普遍接受的私企。铁老大的名号不是白叫的,当前的铁路运力多紧张,余嘉豪是做过调查的。

    “铁路系统……我还真没这方面的关系。”李路皱眉想着,体制内的,他就认识一个梁红兵,光明厂里就裴磊和他关系最好。

    哪怕通过梁红兵去找周秘书帮忙,铁路部门也不一定会卖市府的账。找裴磊的话,倒还可以试一试,毕竟光明厂是铁路大用户,而且是军工企业,铁路部门当年是铁道兵部队改过来的,沾亲带故的历史关系,还好说话一些。

    “还是得通过我们厂想想办法。”李路说。

    余嘉豪提醒道,“老李,得做好心理准备,车皮不是那么好弄的。”

    “我知道。”

    李路说,“这一趟,让小威跟着去吧,他机灵,应变能力比张卫伟的都要好一些。”

    “我亲自带队。明天还是要请你的二哥过来帮着看着商场,刚开张,这几天很重要。”余嘉豪道。

    李路不由的对余嘉豪的认识又深了一层,余嘉豪之前给他的印象是有些贪生怕死的感觉,胆子不够大,但是现在看来是自己误判了。遇到事,余嘉豪是一个会主动冲上去的有担当的人。

    “那就这么定,我让张卫伟多带几个人。”李路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