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5章 隐患
    ,!

    厂办干事杨鹏武来到保卫科找张卫伟,此时,李路在机关楼三楼跟着项目组忙碌着,并不知道导火索在一楼点燃。

    保卫科的办公室在一楼,除了科长的独立办公室之外,其他副科长都是和普通职工在一个大房间里办公。保卫科的工作性质特殊,坐办公室的时间不多,一般只有几个内勤人员在位。

    杨鹏武进来的时候,只有一名女内勤在,她连忙站起来,“杨干事。”

    “就你一个人在,其他人呢?我说你们保卫科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上班时间这么大一个办公室只有一个人在位。”杨鹏武说。

    女内勤解释道,“其他人都上岗了,李科长说办公室有一两个人值班就够了,其他人多下沉到一线去执勤。”

    “李副科长。”杨鹏武重音纠正。

    “是,李副科长。”女内勤低了低头,“杨干事,你有什么事?”

    二十多岁的杨鹏武老气横秋的,在普通职工面前过足了领导的瘾,背着手在办公室里转着,“你们内保队的张队长呢?张卫伟,我找他有事。”

    “张队长啊,他请假了,今天没上班。”女内勤说。

    杨鹏武奇怪道,“请假?厂办下过通知,外国技术团队在厂里期间,是不允许请假的。请假怎么不报厂办批准?”

    女内勤小声说,“杨干事,我们保卫科的股级一下干部请假,副科长就可以批……”

    “你们李副科长都还只是职工身份,他有什么资格批假。”杨鹏武闻言瞪眼。

    女内勤眨了眨眼,说,“要不我去通知李副科长,让他来向你解释。”

    “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算了,找一下赵旭吧,找他也一样。”杨鹏武连忙摆手说,掩饰着心中的惊慌。

    别看他现在牛气哄哄的不拿李路当回事,让他当着李路的面来要解释,给他十个胆子都不敢。其他的不说,光是职务上的差距,就足以让他老老实实的了。甭管干部身份还是普通职工身份,人家李路的职务毕竟是副科长!

    女内勤忍着笑,说,“赵旭也请假了,说是家里人生病。”

    “赵旭也请假了?”杨鹏武有些意外,“张队长也是家里人生病?”

    女内勤说道,“这个他没说,应该是身体不舒服吧。”

    杨鹏武敏锐的嗅到了一些不寻常的味道。张卫伟是内保队,也就是保卫科三队的队长,赵旭是一队的副队长,一队是机动巡逻队,平时的使用上,内保队通常会和巡逻队一起进行安排。因为内保队平时的工作并不重,因此通常也被当做是巡逻队来使用。

    按理来说,一个队长请假得到了批准,就不太可能批准一名副队长的请假。

    “考勤表呢,拿来我看看。”杨鹏武说。

    女内勤犹豫着。

    “愣着干什么,拿来。”杨鹏武瞪眼。

    女内勤无可奈何,只能找出考勤表递过去。

    杨鹏武扫了一眼,发现今天请假的居然还有三名内保队的职工——这里面绝对有事。杨鹏宇把考勤表还给女内勤,佯作无事,说,“嗯,你们的考勤,还是需要改进的,尤其是请假这方面。”

    “知道了,杨干事。”女内勤暗暗松了一口气。

    “嗯。”

    杨鹏武点了点头,背着手走了。

    出门之后,他马上去自行车棚那里取了自行车,骑上就往张卫伟家去。张卫伟家就住在厂里的生活区,那里是光明厂的第一代住宅区,后来新建的生活区放到了西城区里面,环境更好生活更加便利。

    张卫伟的爹妈是光明厂的第一代职工,一直住在厂里的生活区里,张卫伟还没结婚,自然的和爹妈同住。张卫伟爹妈还没退休,这会儿都在上班。

    杨鹏武来过张卫伟家喝过几次酒,自然熟门熟路。上班时间,偌大的生活区没有什么人在外,上夜班的这会儿都在睡觉。

    到张卫伟家敲了好一阵子门,没人回应。

    隔壁家的退休老人出来到走廊的公用厨房做饭,瞧见敲门的杨鹏武,便说道,“老张两口子上班去了。”

    杨鹏武笑着打招呼,道,“阿姨,我找张卫伟,就是张师傅的儿子。”

    可能是因为敲门声太大让老太太反感,老太太没好气的说,“这会儿都在上班,你找他就应该上单位找去,到这敲什么门。”

    杨鹏武陪着笑说,“阿姨,张卫伟没在单位呢,他应该是请假回来休息了的。”

    “没有没有,他们家没人。”老太太不耐烦的摆手。

    “谢谢了,阿姨。”

    杨鹏武道谢离开,心里更觉得奇怪了。

    张卫伟肯定不是因为身体不舒服请假,再联想到一起请假的其他三人都是张卫伟的心腹,而赵旭和张卫伟平时跟李路走得最近,基本上他们两人被当做李路的心腹,他们同时请假不知所踪……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杨鹏武虽然年轻,但是比其他人要谨慎得多,心思也非常的缜密,他决定去赵旭家里看看。如果赵旭也不在家,那么基本上就能肯定,张卫伟赵旭等人的请假,是有计划的。

    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事?

    眼看快要到午饭开饭的时间,杨鹏武顾不上吃饭了,蹬上自行车就往赵旭家里去。

    赵旭不是厂子里的子弟,他的父母都是西城区下面村子的农民,情况和李路有点相似,和城里人就隔着一条路,但却是另一个阶层。很少人知道赵旭是怎么进的光明厂,而且他是正式职工,进厂第一个月户口就迁了过来,成了军籍户口,比地方的城镇户口还要吃香。

    不过赵旭家一直住在村里,他平时住在厂里的宿舍楼,差不多每周回一趟家。

    杨鹏武只知道赵旭家在哪条村,到了那里之后,一路问过去,好不容易找到赵旭家,结果发现家里空无一人。

    他看见邻居有个卷裤腿的大叔捧着海碗蹲在门口那里吃饭,那大叔打着补丁的裤子脏兮兮的都是泥巴,两脚光着,泥巴风干了贴在上面,看样子是刚插秧回来,于是他推着自行车过去。

    大叔看见个干部模样的年轻人推着自行车过来,连忙的站起来。这家伙跟后世开着奥迪a6下乡差不多的架势。

    “老乡,您好。”杨鹏武客气的笑着打招呼。

    大叔连忙抹了把嘴巴,磕磕碰碰的说,“干,干部,你好你好。”

    杨鹏武指了指赵旭家那边,问道,“我是光明厂的干事,大叔,我问一下,赵旭家里怎么没人在?”

    “首长,你是老赵家孝的首长啊,真年轻。”大叔惊讶说,光明厂的谁人不知,更别说邻居家孩子在那里上班,“哦,老赵一家进山开荒去了,不到晚上回不来。我带你去找他们。”

    大叔说着就要捧着饭碗回屋。

    杨鹏武连忙说,“不用不用不用,大叔,这个赵旭他是帮他爹妈开荒去了?”

    大叔说,“赵二蛋啊,他不在,好些天没见他回家了。”

    “原来这样。”

    杨鹏武得到了答案,笑了笑,说,“没事,我就是顺道来看看,大叔,谢谢了啊,再见。”

    “那个首长,你慢走啊!”大叔一直把杨鹏武送出去一百多米才摇手道别。

    回去的路上,杨鹏武强烈的意识到,他可能发现了什么大秘密,也许和保卫科副科长李路有莫大的关系。

    没有李路的批准,这些人根本不可能同时请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