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6章 你脸皮真厚
    ,!

    干部饭堂,也就是职工们所说的小饭堂,这里是厂里干部用餐的地方,只要是干部身份,都能到这里吃干部灶。干部饭堂里面又分为好几个区域,机关干部用餐在最里面,环境更好一些。最高级的当然那是厂领导用餐的光明厅。

    郑东云跟着项目组,有机会好好享受一把厂领导的伙食待遇。其实不只是他,项目组里的所有光明厂人员都跟着享受了厂领导伙食待遇。

    这一方面,光明厂的老书记做得非常好的好,并没有将外方专家团队和己方技术团队区分对待,只要是项目组的,全部安排进光明厅用餐,因此还撤了大桌子,布置了更多的十人圆桌。

    这一点让李路对老书记的印象更好了一分。他之前总是听人说老书记顽固不化不好说话,有了一些不好的印象,直到之前他要调用民兵营以拉练的名义配合梁红兵的抓捕行动,老书记大手一挥给一个连,才开始有自己的认识。

    从平等对待我方外方人员这一点看,老书记其实很体恤部下。

    郑东云厚着脸皮坐到了牛军身边,牛军浑身的不自在,她只要看到郑东云那一脸谄媚的笑容还有那一口黄牙,就什么胃口都没有了。她马上就想起了李路,李路自然是陪着韦德也坐在这一桌,就在对面。

    牛军顾不上许多了,猛给李路打眼色。

    李路心领神会,对韦德说了两句话,然后起身走过来。

    郑东云早就看见了,但是他不认为李路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这个主桌上可是有裴磊、白鸥这些部门领导,分管技术的副厂长和总工程师都在。

    不过,看到李路起身的时候,郑东云心里还是有点打鼓。

    李路却是朝另一桌走过去,拍了拍刘向阳的肩膀,刘向阳连忙的站起来,李路对他说了几句话,刘向阳连连点头。

    然后郑东云就看到刘向阳朝这边走过来。

    “科长,我有几个事情跟你汇报一下。”刘向阳走到裴磊身边,附耳说,没等裴磊回过神来,他就看向郑东云,笑道,“郑干事,那什么,我跟你换个位置,我有些工作上的事情向科长汇报汇报。”

    牛军是坐在裴磊的左手边,郑东云则坐在牛军的左手边,按理来说,刘向阳真要是有事情非要在吃饭的时候汇报,也应该是和裴磊右手边的那位换位置,而不是和他郑东云换位置。

    显然是李路在搞鬼。

    郑东云还没准备好说话,刘向阳就走过来了,直接的悄悄的夹着他的胳膊,笑着说道,“郑干事,谢谢了啊。”

    “你……”郑东云气不打一处来,却不好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发飙。

    刘向阳正愁着没机会向李路表忠心呢,单单是帮忙联系一下卡车那不算什么,三哥很明显要和牛老师搞对象,让自己帮忙赶走苍蝇,那说明拿自己当自己人了,他怎么着也要办好。

    他刘向阳可不惧你厂办的干事,谁让人家有老爹这样的后台呢。

    刘向阳力气可不小,他硬生生的把郑东云给架起来,笑着咬牙说道,“郑干事,帮帮忙,谢谢了,呵呵。”

    郑东云气得脸都青了,甩开刘向阳的手,冷冷的哼了一声,起身去了刘向阳原本的位置那坐下。

    刘向阳连忙的小跑过去向李路邀功,“三哥,妥了。”

    “嗯,吃饭吧。”

    “好嘞。”

    刘向阳跑过去李路的位置那里坐下就开动起来,李路就到这边在牛军身边坐下来,像裴磊打了个眼色,裴磊无奈的摇摇头,也明白了这几个酗子在干什么。

    牛军忍着笑意,低声对李路说,“李科长,你脸皮真厚。”

    李路笑着低声说,嘴皮子都不怎么动,其他人基本看不出他在说话,“可没那死不要脸的郑干事厚。再说了,我帮了你,你不谢谢就算了,还损我。”

    牛军捂嘴悄悄笑了笑,调整好,认真道,“谢谢。”

    “吃吧,牛老师。”

    郑东云哪里吃得下,山珍海味都没胃口了,越想越气,不时对李路的侧脸怒目圆瞪,然后又想起厂里的好多单身女青年给李路写情书情诗这个事情,差点一口老血要喷出来。

    妈-的不就是长得好看一点吗?

    他是真搞不懂现在的女同志怎么都喜欢这些毛没长全的家伙,才二十岁啊。看看我郑东云,三十岁的成熟男人,要相貌不会差要能力是厂办正股级干事,要背景厂办第一副主任郑凯韵是我叔,怎么就没单身女同志写信给我呢?

    越想越气。

    他郑东云不是没女人喜欢,只不过让他看上眼有结婚想法的,目前为止,就牛军一个。他心里这个感受有多憋屈可想而知。

    杨鹏武在门口那里里面张望,看见郑东云,悄悄的招手。郑东云抬眼看到,随即起身走出去。

    “云哥,吃着呢。”杨鹏武满脸的兴奋。

    他是副股级干事,比郑东云低一个级别,一直跟着郑东云。

    对照地方的话,副股级不算低的,起码是县直部门下属的业务部门副手,比如财政局宣传股,是高于办事员级的最基层干部。到后来没了这个级别,就成了调侃官迷的称呼了。

    光明厂的级别和地级市府一样,妥妥的正厅级单位。而厂部办公室作为权力最大的直属机关部门,主任是正处级的,是和车间两大主任一个级别的。厂办下面没有设科级单位,因此有一堆的正科副科干部。杨鹏武的副股级,在厂办里没有任何地位。

    按理来说,作为厂机关的核心部门之一,技术科应该是技术处,之所以依然叫做技术科,是因为光明厂依然属于军工厂。

    军工企业的级别是按照部队的来。

    厂办首先进行了改变,参照地方的级别来,但是现在大家都还习惯用部队的叫法。

    比如技术科长裴磊,他就是副团职干部,也就是副处级。厂办第一副主任郑凯韵也是副团职干部,厂办首先转换级别,对应的就成了副处级干部。

    在级别这个方面,处于移交地方前期的光明厂,不可避免的陷入了一定程度的混乱当中。级别关系到待遇,待遇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因此这个过程注定是一个很难推进的过程。

    否则按照降半级使用的原则,光明厂一旦正式移交地方,所有干部的级别都要降低半级,搁谁身上谁都不乐意。当然这里面不包括厂长和书记,他们原本就是享受副省级待遇的,哪怕调到地方部门去任职,也妥妥的是地级市府一把手起步。

    这样的环境下,就更加的凸显李路这个保卫科副科长的含金量——他尽管现在还是普通职工身份,但是一定级别确定下来,他就一跃而上成为副科级甚至正科级干部,上副处级也只是时间问题。

    那可是很厉害的差距了。

    “有事说事。”郑东云不耐烦的说。

    杨鹏武看出来了,郑东云的心情不太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