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9章 奋远的危机
    ,!

    借助着车灯的光亮,张屠夫看清楚了车厢里面装载的是什么货物,他甚至看到两名年轻的临时工偷偷的开了一个箱子,从里面拿了几台方方块块的东西揣怀里。

    他认识那方方块块的玩意儿,是收音机,卖一百来块钱一个。

    其他人瞧瞧的来到张屠夫身后,瘦猴低声问道,“建军哥,咋办?”

    张屠夫冷静的快速思考起来,此时,车队已经开动起来,在运政执法队员的押解下,七台卡车掉头往回开。他看到那几个货主在那边快速商量着,随即其中一个人挤上了车跟着车队走,刚才开枪的酗子被两个人绑了起来押上了执法卡车。另外一个年长一些的和年轻一些的快速商量了一下,随即跳上那台方方块块的越野车,发动起来就追到前头去。

    张建军猛地做下决定,“不能再错过这次机会了,猴子,你去!”

    “明白!”

    瘦猴利索的滑下去,在黑暗中跑起来悄无声息的一跃,跳上了最后一台卡车,双手扒着后挡板,一个翻身人就进了车厢,随即把篷布整理好,整个过程非常的快。

    “走。”张建军带着其他人很快也消失在山腰的树林里。

    赵旭被抓走了,张卫伟挤上车跟着车队走,余嘉豪开车和郭翰威等几个人跟着运政执法队的卡车走。半个多小时之后,他们的车被押解到了郊区的运政执法队那里,七台满载货物的卡车让执法队大院热闹了起来。

    余嘉豪连忙的下车追上啤酒肚,还没来得及说话,啤酒肚就指着他狠狠的骂道:“滚远点!不然把你们都抓起来!”

    这个时候,余嘉豪的忍耐性到了临界点,气得浑身发抖,而郭翰威反而冷静下来了,他拽着余嘉豪的胳膊往回走,咬牙切齿的说道,“回去告诉三哥。”

    所有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李路。

    张卫伟也下车了,他看清楚了赵旭被押进运政执法队的办公楼里,然后返身回来。

    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开始把车上的货物卸下来,然后用小推车往办公楼里面搬,那边显然临时腾出了房间作为仓库。余嘉豪很清楚,东西要是到了他们的手,想要回来无疑难于登天,但是他们面对这样的野蛮执法却是毫无办法。

    余嘉豪竭力的控制住情绪,让自己快速冷静下来,沉声吩咐道,“老张,你带两个人留下来,看清楚了他们的所作所为,把司机都召集起来,就在这里等着,我和小威回去找李路想办法。”

    “是。”张卫伟低声说道,“余总,记得告诉三哥,赵旭是没有持枪证的,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不然赵旭要坐牢。”

    “记下了。”余嘉豪拍了拍张卫伟的肩膀,随即和郭翰威上车,飞快的往陆港那边回。

    张卫伟带着三名手下着急了所有的司机,就在运政执法队的院子里找了个地方坐下。对方明显的不理会人员,目的就在那些货物上面。

    大概是装不下了,卸了三台车之后,他们停下了动作,然后会开车的把卡车的位置进行了调整,卸空的开到一边去,还没卸货的依然停在办公楼前面,派人看了起来。

    啤酒肚迈着八字步走过来,指着张卫伟说,“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走走走滚回去!”

    张卫伟站起来,打量着啤酒肚说,“我们的相关手续都是完备的,无论是车辆还是货物,你们凭什么扣车扣货。”

    “手续齐不齐我说了算!赶紧的滚!不走把你们都抓起来!”啤酒肚不耐烦的挥手,打了个哈欠,指了指身边的一个戴眼镜的酗子,说,“小陈,把他们都赶走!”

    “是,吴科长。”小陈回答。

    吴科长打着哈欠和一群人口勾肩搭背的往外走,斜对面是个营业到很晚的饭馆,显然是喝酒去了。

    小陈是新同志,他站在那里有些拘束,低声说,“你们还是先回去吧,在这里坐着也没用啊。”

    张卫伟问道,“那个吴科长是什么人?”

    “我们运政科的科长。”小陈说。

    显然,张卫伟看出来了,这个叫小陈的酗子和那些老油条不一样,有恻隐之心。

    张卫伟走近几步,对小陈说,“小同志,你们的执法完全没有按章办事,这样是不行的。”

    小陈略微苦笑着说,“我劝你们认了吧,不然到头来人也要搭进去。等天亮了找找关系,能把车要回去就不错了,这些货,别想了。走吧走吧,都回去吧。”

    眯了眯眼睛,张卫伟挥了挥手,带着众人离开了执法队大院。

    这是一条比较主要的道路,两侧有不少的旅店饭馆的,执法队大院边上就有一栋三层楼,成色已经很老旧,那是某国营工厂的招待所。

    张卫伟带着低声抱怨的司机们走进去,出示了介绍信开了几个房间,他选了能够通过窗户看到执法队大院的房间,末了对司机们说,“各位师傅,踏实睡觉,有任何损失,奋远公司都会负责赔偿的,你们的工钱不会少一分,都放心吧。”

    “张干事,你说话可不作数,你也是给人帮忙的。”有司机师傅说。

    他们知道张卫伟是光明厂的保卫干事。

    没有光明厂开具的介绍信,他们根本住不了店。

    张卫伟说,“余老板走之前跟我交代过,所以你们尽管放心吧。”

    有看不惯的司机师傅气愤的说道,“要我说,干脆把车抢回来开回去得了,这帮人比土匪要野蛮,根本不跟你讲道理的!”

    “就是!刚才不是你拉着,我能动手揍他们!”

    郭翰威一直在沉默,等他们牢骚发得差不多了,才淡淡的说道,“行了,都别事后诸葛亮了。赵旭现在还在他们手里,就别考虑车了。”

    挥了挥手,郭翰威回了房间。

    张卫伟让大家抓紧休息,也跟着进了房间。

    站在窗户那里,郭翰威一口一口的抽烟,盯着运政执法队大院那边看。那里很安静,四台满载货物的卡车停在二层办公楼前面,另外三台空车停在一侧的空地那里。

    这一次出来,七台车全部装满了货物,其中有足足两车是电视机,市场价值超过了壹佰万元。而按照与厂家的协议,他们仅仅支付了百分之十的预付金。奋远公司全部家当加起来,也承担不起这批货的损失。

    这批货要是没了,奋远公司也就完了。

    郭翰威虽然年纪最小,但是他对奋远公司的情况最了解,而张卫伟只能算是半个内部人。

    “小威。”

    张卫伟走过来,安慰地拍了拍郭翰威的肩膀,道,“三哥一定会有办法的,放宽心。”

    郭翰威把烟递给他,沉声说道,“张哥,三哥必要要有办法把货拿回来,否则奋远公司就完蛋了。”

    “没这么严重吧?”张卫伟惊了一下。

    郭翰威严肃的说道,“一点都没夸张,所有的钱都砸进去了,这一批货,还欠着厂家近一百万。拿不回来,我们奋远根本没钱支付后续的货款。”

    张卫伟一下子脸色就沉了下来,他确实没有料到情况会这么严重。奋远公司进货不是一次两次了,他是想不到奋远公司一直都是在以奋力一搏的方式来做每一笔买卖,全然的不留任何的余地。也正是因为如此,奋远公司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膨胀式发展到现在这个规模。

    购买办公楼以及地皮的钱从哪里,李路的红星拖拉机厂的钱从哪来,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开支,每天的支出不是一个小数目。

    “有情况。”

    郭翰威忽然低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