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4章 意外情况
    ,!

    紧赶慢赶,张卫伟和赵旭在张建军等人到达陆港市区后的十五分钟里,也回到了陆港,此时看到李路和李家华突然的出现,他们惊喜的同时也觉得奇怪。

    把车停到椰树林里去隐蔽好,四人碰头交换信息。

    李路总算是把所有的情况都搞清楚了,但是赵旭却是补充道,“科长,他们不是七个人,而是八个人。”

    “八个人?”李路皱眉。

    赵旭没有被突然发生的状况冲乱了理智,他记得很清楚,仔细的说道,“当时有个姓陈的执法队干事在值班室看着我,我记得那伙强盗把陈干事给挟持上车了,张队把我救出来的时候,也没看见陈干事。如果这一路他们没有停车,陈干事肯定还在他们手里。”

    “运政执法队的干事……”李路感觉有些难办了,“这样的话,咱们的计划有些难办了。”

    众人都沉思起来。

    都是土匪,那很好办,按照李路提出的计划,请梁红兵帮忙,把这些人抓起来就是了。人抓了,按照规定,陆港警察局扣住赃物。这批电视机在梁红兵的手上,显然比在稻江县运政执法队手上要好得多。后面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受害人提供相关证明,依法蓉被抢的货物。这样起码先把最重要的电视机给要回来。

    但是现在土匪手里有稻江县运政执法队的干事……

    和解救人质增加抓捕难度这方面没有半毛钱关系,李路如果愿意提供帮助,这些都不是什么难事。

    关键在于,整件事情下来,那位姓陈的稻江县运政执法队干事应当说是最清楚状况的。重点在于,运政执法队前脚扣了车,后脚就遭了贼,不但两台车以及车上的货不见,连关押在那里的赵旭也不见了。

    稻江县运政执法队的人怎么可能不会怀疑强盗和货主的关系。毫无疑问,姓陈的干事绝对是会认为强盗和货主有关系,否则行动不可能这么的迅速。

    这样的情况下,张卫伟趁机救出赵旭的这个决定,就显得非常的不适合了。不管运政执法队的监禁是否合法,但是赵旭跑了这是事实,赵旭携有枪支但没有持枪证,这也是事实。

    “老大,我当时太冲动了,只想着趁机把小赵救出来。”张卫伟很后悔。

    如果没有把赵旭救出来,而是等李路带了持枪证等证明文件到那边,走正常的渠道救人,就不会有现在这些担忧。

    李路缓缓摇头,道,“你的决定不能说是错的。在没有警察部门介入的前提下,他们扣人是违法行为。退一步说,再怎么样,他们也绝对不会承认他们抓了人。说到底,他们的目的是罚款。”

    沉吟了半晌,李路沉声说道,“肯定要通过警察来办这件事情,咱们不能知法犯法。但是,这里面还是有可以操作的空间。我们现在担心的是那位陈姓干事会误会我们和强盗有关联,那么就想办法避免掉这个误会。”

    李家华连忙问,“老三,你是不是想到办法了?”

    这批电视机对奋远公司来说太重要了,以李路代理人的身份进入奋远公司管理层的李家华,对此十分的清楚。他还知道,大哥李耀华正在火热朝天的建设红星拖拉机厂,作为二哥,他也不能在老三面前留下个无能的印象——哪怕整件事情都不是他所能控制的。

    “有点头绪,我还得再斟酌一下。”李路微微点头说。

    张卫伟拧着眉头,说道,“头儿,当时那伙人潜入运政执法队院子的时候,我在边上的招待所二楼亲眼看见了整个过程。那些人的身手非常的不错,几个人行动配合得很默契,我怀疑……”

    “你怀疑他们有参军的经历?”李路眉头跳了跳,道。

    张卫伟凝重的点头,“而且可能是退役的侦察兵,他们放倒看守人员的动作是标准的捕俘动作。”

    李路的表情开始凝重起来,问了一句,“你认为和你相比,他们的战斗力如何?”

    “七个人当中随便一人,都能和我至少打个平手,我能看得出来。”张卫伟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

    李路一下子沉思起来。

    张卫伟的身手是光明厂保卫科里数一数二的,如果连他都只能与其中一个人斗个旗鼓相当的话,那么那七个人绝对不能小觑。李路突然发现,如果不是手里有枪,恐怕第一次遇见那伙人的时候,自己这边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

    这样的情况之下,请梁红兵帮忙,也许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了。李路不认为梁红兵手下的警员能在不使用枪支的情况下顺利的活捉这伙人。哪怕使用了枪支,也无法保证能够全部把人都控制住。

    李路脑子里飞快的进行分析,以那伙人的年纪,加上他们表现出来的高超的身手,他大概能够判断出,他们也许是参加过西南战事的退役老兵。从时间上来算是完全有可能的。

    如果真的是从战场上下来的老兵,这个事情,李路会觉得非常的难办。

    最近两年退役的具有侦察兵身手的人,不会很多,而且肯定是从西南前线那边下来的。也就是说,这几个人极有可能和他李路是同时在前线服过役的。没准还有可能是同一个军的战友。

    在这样的背景下,李路也会犹豫是否通知梁红兵。

    常人很难理解战场老兵对同类的特殊情感,那是一种哪怕从未谋面却会感觉到分外亲切而且有天然的信任感。在李路这样的人眼中,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平头老百姓,一种是为了各自家园的安危而进行同类搏杀的战士。

    同生共死哪怕从未相识过。

    “他们跑咱们陆港来,肯定不知道咱们是陆港的,那么他们可能是跑到这里销赃来了。”赵旭把手枪取出来,交给李路,“科长,枪给你。”

    李路接过,在手上掂量了一下,微微点头,说,“极有可能。”

    沉思了很久,直到张建军那边的人开始散去,除了留下铁山、龅牙和锄头看守卡车和那位陈干事之外,张建军带着其他人沿着沿海大道步行进入市中心。

    李路有了计划,示意众人附耳过来,如此这般的做出了安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