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0章 大耳光抽丫的!
    上午最忙的时候,办公楼的布局是对称的,中间是楼梯,把办公楼分成了左右两部分,设计师却能够在这样的一分为二的布局当中让整体风格没有分离之感,可见设计的功力相当的身后。

    保卫科的办公室在东面,也就是在一楼右半边。

    往来上下楼的干部职工们都看见了这边对峙的一幕,但都没有往其他方面想,路上遇上交谈几句的场景随处可见,没什么好奇怪的。

    李路走向了郑东云。

    郑东云有些恨自己——为什么自己的心跳加速小腿发软?

    怎么这么没用!

    李路站定,距离郑东云大约一米的距离。

    突然的,李路出手了,他大手一伸,揪住郑东云的衣领就揪了下来,扬起照着郑东云的脸上就是一巴掌!

    “啪!”

    脆脆的响声。

    李路压根没停手,又连续的给了郑东云两个耳光,这才撒开手。郑东云歪歪扭扭的就要倒下去,这个时候杨鹏武才反应过来,赶紧的冲过来扶住郑东云。

    保卫科的人看见这个场景,都裂开嘴笑了,嘿嘿,叫你惹俺们老大。

    此时的郑东云是什么样的,打了时髦摩丝梳得一丝不苟的大背头乱了,左脸颊红肿得很快,目光焦点不能集中,脑袋左摇右摆的样子,显然被打蒙圈了。

    “李科长,你怎么打人啊!”杨鹏武不满的说道。

    他还算是不错的,起码这个时候敢于站出来和郑东云站在一起,换成其他人,早躲一边去自个安生去了。

    李路微微一笑,“你再给我叽歪几句我也给你几个耳光。”

    郑东云用力甩了甩脑袋,慢慢的恢复了神智,也站稳了,他怒气冲天,但是他不敢和李路动手,他还不傻,他只能站在那里恨恨的盯着李路,大声的骂道,“李路你个-狗-东-西居然敢动手打人!”

    李路又是一个垫步上去,又是一巴掌。

    郑东云再一次蒙圈了,这一次更重,郑东云感觉到牙齿有些松动了。李路这还是留了一些力气,否则就不是牙齿松动这么简单了。

    “老实了吗?”

    李路背着手在郑东云面前来回的踱步,“你说你贱不贱吶?我堂堂副科长站在这里,你让我跟你厂办走一趟?你脑子被门夹了吧?你这不是找抽吗?哪条党纪国法厂纪厂规给你这个资格了?”

    郑东云好不容易缓过神来,恨恨的呸了一口,道,“你不就是个职工吗!你装什么大尾巴狼!”

    张卫伟走过来,冷冷的看着郑东云,道,“郑东云,嘴巴放干净点。要调查副科长,必须要有分管副厂长或者纪高官批准,你得到批准了吗?”

    “老张你一边去,我不针对你!”郑东云也怒了,搁谁大庭广众的挨了几巴掌都得怒,他指着李路道,“李路,我明确告诉你,你这一次不死也要脱层皮!”

    “你还是不长记性。”李路用无可救药的目光看着郑东云,当众人以为他又要上前扇郑东云的时候,李路却是站在那里微微笑着,一点也没有打算动手的迹象。

    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新来的厂办主任白鸥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郑东云身后不远处,正在看着这一幕。

    郑东云本来也以为李路又要动手打他的,已经下意识的抬手捂脸了,但是等半天没受到击打,感觉奇怪,这才放下手,看见的是李路以及张卫伟满脸无辜的笑容。

    “李路你有种打死我啊……”郑东云以为李路怕了,疯劲出来了。

    “郑东云!”

    一个声音让郑东云后面的话生生给憋了下去,他下意识的回头看,白鸥在后面站着,顿时消停了。哪怕他叔叔是第一副主任,他也不敢在主任面前造次。

    白鸥背着手走过来,打量了郑东云一阵子,心里暗暗想,这个李副科长动手够狠的,这半边脸都肿成了猪头。

    “郑干事,还有规矩吗?”白鸥气势威严,“外方技术团队全在楼上,你在机关楼前面闹事,你胆子真是大。”

    郑东云急声说,“白主任,是他……”

    “够了。”白鸥打断他的话,对杨鹏武说,“扶他去医院处理一下。”

    “是,主任。”杨鹏武扶着郑东云走,郑东云哪里愿意就这么走了,但是一对上白鸥冷冷的目光,他就整个清醒了,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杨鹏武扶走。

    李路看了看白鸥,呵呵笑了笑,举步就往保卫科的大办公室走去,他一点打招呼的意思都没有。在他看来,那是白鸥管不住他手底下的兵,甭管什么原因,全都不是理由。

    白鸥嘴巴张了张想要喊住李路,最后他还是忍了忍,举步跟着走进保卫科的大办公室里,紧走几步,这才说,“李科长,请留步。”

    他还是注重影响的,刚才他们俩那么一闹,没准厂领导已经知道了。机关楼前面可是没有什么遮挡的,往来的人显然都看见了,用不了多久全厂都能传了个遍。

    李路站住脚步,转过身笑问,“白主任,有事?”

    白鸥胸口马上就堵了一口气,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你大庭广众打了我的人,转过身就跟没事人一样问您有事?这脸皮比坦克前装甲还要厚上几分了。

    但他还是沉得住气的,四十岁就干到了正处级,没点养气功夫是不行的。白鸥为什么对李路这么谨慎,理由和郑东云的正好一样——因为李路不是干部却担任了保卫科的副科长,虽然是最末尾的副科长,但却是唯一管事的副科长。

    白鸥显然不会相信这样的安排是巧合,如果说这不是厂领导的有意安排,他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为什么对李路进行这样的特殊安排?

    原因足够白鸥发挥想象力了。

    他因此对李路谨慎而尊敬,像郑东云这样还没到这个层次的人,却因此而瞧不起李路。同样的原因,不同的结果,折射出的是层次的不同。

    “呵呵,也没什么事,不知道李科长方不方便借一步说话?”白鸥笑道。

    李路微微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的办公室,道,“里面请。”

    张卫伟和赵旭追踪工作去了,李路打开办公室的门,一股味道扑鼻而来,是长时间通风不畅积累下的空气味道。

    “白主任,请坐。”李路指了指茶几那边的木头沙发,道。

    两人坐下,白鸥也不在意李路没有给他倒水这些细节了,笑着说,“李科长,是这样的。前两天你不在,厂办这些也没有接到请假申请。对了,你是项目组翻译,裴工和韦德副总经理问起你来。”

    这话说得够委婉的。

    李路笑了笑,说,“白主任,你也是来调查我情况的。”

    “不不不,你别误会。厂办嘛,就是厂子的大管家,下面科室车间基层部门的情况,厂办是要掌握具体,这样才能更好的为厂领导服务嘛。就是问一问,之前裴工找我要人,你说我上哪找你去……”白鸥笑呵呵的说。

    李路哈哈笑了笑,道,“白主任,裴工肯定没找你要人。他知道我前面两天不在厂里,韦德先生也知道这个事情。”

    白鸥瞬间就明白了李路为什么有恃无恐了,他非常庆幸自己把话说得很婉转,否则就得罪一帮人了。

    他以为李路的缺勤是项目组安排的,否则项目组中方、美方负责人怎么会都知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呵呵。”白鸥笑着。

    李路也呵呵笑着,这可不就是他想要达到的目的么——把项目组抬出来。

    现在的光明厂,亚洲虎项目组拥有最高豁免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