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4章 红砖供应商
    ,!

    陆港有两个火车站,分别为陆港南站、陆港北站,两个火车站的走向基本与南城大道平行,当然,此时的南城大道仅是一条土质泥路,两侧都是农田之中点缀着村庄,福叔的砖窑也是在沿线一侧。

    经过福叔的砖窑,再看到那一侧一排十几家砖窑,李路又动了心思——搞个砖窑应该来钱挺快。他现在最缺的就是钱,短时间内聚集更多的资本,才能给红星拖拉机厂这个注定好几年无法盈利的吞金兽输血。

    “老张,搞个砖窑,你认为怎么样?”李路把目光从道路一侧冒着浓烟的砖窑收回来,挂上了高速挡,问道。

    坐在驾驶座的张卫伟犹豫了一下,说,“头儿,这个……你这几天就没听到什么风声?”

    “什么风声?”李路皱眉问。

    张卫伟担忧的说,“郑东云正在四处搜集你违反规定经商的证据,准备向厂领导反应。头儿,厂里要是知道,你是会被开除的。”

    刚刚裴磊才警告过,李路没放在心上。红星拖拉机厂就是他名下的工厂,市府批准了的,而且是市府重点扶持企业。这个事情厂里也是知道的。既然如此,厂里前面没有说什么,现在总不会秋后算账的。

    张卫伟几乎等于是李路的机要秘书了,他最清楚情况,他提醒说道,“头儿,市府的态度和厂里的态度没有什么关系,你别忘了,咱们厂现在还是军工厂。地方上的政策影响不到咱们厂。”

    顿了顿,张卫伟道,“头儿,一旦郑东云搜集到完整的证据,厂领导肯定不会坐视不管。厂里对这个事情的态度,和地方政府的态度根本是两回事。”

    李路陷入了沉思。

    因为思维惯性的影响,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他只是职工,而不是在编干部。再加上他心里早就知道待在光明厂的时间不会很长,一些细节上的东西,他没有过多的在意。

    现在张卫伟从实际情况出发进行了分析,让他不得不慎重的证实当前的情况。

    毫无疑问的一点是,他不能离开光明厂,至少在数年之内都必须待在光明厂。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光明厂都是他唯一能够依赖的重要资源。

    “是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李路微微点头沉声说,“不过,计划不能因此受到影响。话说回来,你觉得砖窑这玩意儿,能不能赚到钱?”

    “太可以了。”张卫伟不再劝说,他知道既然李路开始重视,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正如解决奋远公司的危机那样,所有人都在想着如果收拾残局,包括余嘉豪,只有李路从来没有放弃,最终迎来了转机,并且巧妙的几乎完美的解决掉大家都认为无法解决的大难题。

    张卫伟说,“现在到处都在搞建设,头儿,你看看市区里,哪里都是工地,建筑原料供不应求,肯定很赚钱。”

    拍了拍方向盘,李路笑道,“你叔叔在市一建公司工作,你来搭个线?”

    “市一建公司?搭什么线?”张卫伟不明白。

    李路道,“港南区的海富大酒店项目听说过吗?市一建公司承建的,计划建成高四十三米共十二层的大楼,以及六层高裙楼两座,建筑总面积达到了一万三千平方米。”

    张卫伟吓了一跳,道,“头儿,你不会是要拿下海富大酒店的用砖供应吧?”

    “为什么不能。”李路笑了笑,说,“行不行总得试一试,这年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

    摸了摸鼻子,张卫伟苦笑着说,“我找我叔了解一下情况,但不能保证有什么效果,他就是个小处长。”

    “哈哈哈,处长可不小了。”

    说着话,火车南站到了,那人来人往的站前广场,以及客车上落点那里密密麻麻等着挤上车的人群,还有那车顶堆满了行李冒着黑烟的捷克产客车,挤满了人就哼唧哼唧的开走。不少没有携带行李穿梭在旅客之间的贼眉鼠眼的男子,以及背着旅行袋躲躲闪闪等在出站后推销电子手表、收音机等小物件的商贩,那时刻注意着周遭动静神态特别的明显,少有制服人员出现在视线内,他们都会浑身绷紧随时准备跑……

    到站出站列车不时拉响的汽笛之下,站前广场喧闹非常。

    北站是货运专用站,有军运用途,客运压力全部集中在南站。而作为周边五百公里内的唯一大型火车站,陆港南站承担着最主要的交通压力。

    212吉普车开过来,立马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这年头,四个轮子绝对是新鲜物件,那军绿的车身颜色,更是特权的展示,尤其是看到车上的是两名穿绿军装的年轻人,民众们的目光就多了一丝畏惧。

    入了春的陆港,天气渐热,在那边三五成群敞开着衣裳拎着警棍百无聊赖巡逻的铁路公安警员瞧见这个敞篷212吉普车,都赶紧的把衣服给扣上,严肃起来了姿态。

    下了车还没走几步,就有个半大孩子背着硕大的麻布旅行袋缩着脖子过来,裂开嘴冲李路神神秘秘的说,“干部,要收音机吗?电子手表?香港货!”

    李路停下脚步,打量了一下子那孝,瘦弱得很,问,“收音机怎么卖?”

    “三十块怎么样?”半大孩子闪着眼睛道,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台递给李路,“干部,你看看,这可是香港货!百货公司卖四十多块呢!”

    李路仔细一看,这不是奋远公司的货吗,顿时笑了,道,“小同志,你这个一天能卖多少?”

    “你问这个干什么?”半大孩子一把夺回收音机,后退了两步,警惕地盯着李路。

    “我就是问问,你别紧张。”李路笑道。

    半大孩子打量了李路一下,说,“你要不要吧,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你去百货公司买还得收音机票呢。”

    张卫伟挥了挥手,说,“我们不买,小同志,你走吧。”

    半大孩子不死心,咬牙说,“二十九块怎么样!”

    李路哈哈笑了笑,说,“电子表呢,多少钱,我来一块。”

    “嘿嘿,干部,我就知道你是识货的。”半大孩子一下子眉开眼笑,取了一只电子表递过来,道,“我给你说,这个手表你什么都不用管的,上了电池自动走字,随便用个一年半载都没问题的……二十块钱卖你了。”

    在李路眼里,这是一个做工粗糙功能单一的电子手表,但是在这个年代的人眼里,这就是高科技最好的体现,逼格完爆传统机械手表。

    掏钱付了账,半大孩子心满意足的咧着嘴挥手道别走了。

    张卫伟忍不住说,“头儿,这电子手表也是奋远公司出的货,成本不到十块钱……你给那孩子坑了。”

    二十块钱可不算便宜了,这会儿许多单位工资也就才二三十块钱,买个手表花掉一个月工资,可不了得。

    李路顿时就傻了,什么时候电子手表市场也被奋远公司掌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