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5章 你这个事办不了
    ,!

    “小威之前有提到过,他们也做电子手表批发,量还不少。”

    张卫伟跟着李路一边往铁路货运站那边走,一边解释道。

    “这事我怎么不知道。”李路问,“他是从哪进的货?”

    “不是什么大事,况且听说电子手表更好卖,利润不错,所以小威就没说。好像是从琼海那边进的货。”张卫伟道。

    李路微微点头,表示知道了。

    货运站柜台里面坐着个中年妇女,烫了卷发,圆圆的镜子放在台面上,手里抓了一把瓜子,一边嗑瓜子一边不时的照镜子,偶尔的小心翼翼的扶了扶打了摩丝的发型,不时的轻轻掸掉的确良西裤上洒落的瓜子皮,眉开眼笑开心得很。

    李路和张卫伟今天穿的军装都贴上了红领章,绿色军装衣领处的红领章是身份的象征。平常在厂里,保卫科的人是很少戴红领章,出来办事的话,会挂上。

    时髦阿姨瞅见两人走过来,李路满以为她会客气的接待,结果大相径庭——时髦阿姨只是眼角扫了扫他们,就又继续嗑瓜子照镜子。

    “同志,我找一下你们负责货运的领导。”李路轻轻敲了敲柜台。

    时髦阿姨拿手一指右边,“那边进去,自己找去吧。”

    不是看他们是部队干部,这阿姨压根就不会搭理。李路也算是见识了铁路部门的牛气。

    寻着了门口,两人举步走进去。

    长长的走廊,两侧是门框上方一侧钉着的门牌,有些歪歪斜斜的看样子有了一些年月。两侧墙壁颜色斑驳,有些墙灰脱落露出里面的石砖来。草绿色的门或大开着或半掩着,偶尔有着深色短袖衬衣或者白色短袖衬衣的工作人员脚步匆匆往来。

    对走廊里突然出现的俩部队干部,往来的工作人员只是看了眼,却没更多的理会。一些人还以为是军运代表,过来协调军事运输呢。

    手里拿着牛皮纸袋迈着从一间没门牌的办公室里出来个中年男子,回头扣上门锁,他小心的整理了一下七三分的刘海,迈着八字步就迎面走过来。

    李路看了看他脚下,穿的是一双皮鞋,于是紧走几步,打招呼道,“同志,劳驾。我这里有市府开具的介绍信,想要联系几个省城到咱们陆港的车皮。”

    张卫伟从挎包里取出介绍信就递了过去。

    那七三分中年男停下脚步,打量了李路一眼,表情不是很耐烦,接过介绍信扫了一眼,还回来说,“你拿着这个过去办吧。”

    说着指了指前面进出人比较多的办公室,人就走了。

    李路微微愣了愣,和张卫伟走过去,里面办事的人起码有七八名,都是过来联系车皮的。有国营工厂的,商店的,事业单位的,也开始出现了脑子活络个体户,从农户那里收来水果蔬菜什么的,然后联系车皮往省城那边运,赚取可观的价差。

    这会儿,两个男子正在吵架。

    穿着整齐提着公文包的中年男子是北运菜公司的干部,另外一名二十五六岁的青年剃着寸头,穿一身脏兮兮的麻布短袖,裤管卷到了膝盖的位置,脚下的解放胶鞋还有干枯的黄泥巴。

    “梁广波,你要往省城运腌菜?我提醒你!所有的腌菜都必须由我们北运菜公司统一收购!”那干部指着寸头青年训斥道。

    寸头青年梗着脖子说,“凭什么!你们才给一毛五一斤,我自己拉到省城**这多得多!”

    民众在觉醒了,李路和张卫伟对视一眼。

    “别吵吵别吵吵。”在那登记审核手续的工作人员站起来不耐烦的挥手道,“你你你,你这个个人不能办大宗托运,走吧走吧,别在这捣乱!”

    那干部推搡着寸头青年出去,“去去去,回头我再找你们村支书算账!”

    叫梁广波寸头青年愤愤的甩开那干部的手,悲愤得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狠狠的抹了一把脸,恨恨瞪了所有人一眼,走了。

    李路向张卫伟使了个眼色,张卫伟心领神会,扭头就出去了。

    那工作人员看见了一身军装的李路,态度有些缓和,问,“同志,你有什么事?”

    “哦,我联系几个车皮。”李路说着把介绍信递了过去。

    那北运菜公司的干部闻言,不屑的笑了笑,说,“同志,你还联系几个车皮,你知道一个车皮能装多少东西。”

    李路笑道,“我大抵是知道的。你哪个北运菜公司的?西河县的吧?”

    “你认识我?”那干部笑着微微昂了昂下巴。

    北运菜公司的效益好得不得了,在那里工作的都过得滋润得很。以至于他们根本就没意识到,他们的悲惨日子很快就会到来。方才出现在这里办托运的寸头青年仅仅是一个典型的代表,当人们发现有更多的渠道可以将田地里收获的农作物卖出去更多的钱,会摒弃当前的统一收购方式,继而选择其他渠道。

    李路摇了摇头。

    那干部道,整理了一下衣领,道,“没错,我是西河县北运菜公司的。”

    这会儿,那工作人员放下介绍信,问道,“这位同志,你这个奋远公司是什么公司?”

    李路道,“是港资合资企业,市里挂了重点的。这边一个月大概需要五个从省城到陆港的车皮,没问题吧?”

    “呵呵,问题大了。”工作人员冷笑着把介绍信塞在李路手里,“现在运力多紧张,你开口就要五个车皮。你这个什么奋远公司,我听都没听说过。对不起,你这个事情办不了。”

    李路意外得很,有市府的介绍信的情况下,这点事情都办不成?

    那工作人员挥着手叫下一位了,西河县北运菜公司那干部笑呵呵的上去办手续。他们西河县北运菜公司每次出去不是专列就是占据整列的大部分车皮,他也就是例行公事过来办个手续罢了。

    李路皱着眉头站在那里思索了一会儿,颇为无奈的举步离开了。

    他算是明白为什么余嘉豪根本就没考虑铁路运输了,这些人连市府的面子都不给。

    外面,张卫伟和那位叫梁广波的寸头青年在门口附近抽烟,张卫伟连忙问,“头儿,办好了?”

    李路叹了口气,说,“脸难看事儿难办,看样子要请市府的人出面了。”

    梁广波呸了一口道,“政府的人怕是也不行,他们铁路的牛气得很,谁都不给面子。我上次运气好,偷偷挂了北运菜公司的名义发了一批货。他-妈-滴没想到今天让那狗脸给发现了。”

    李路打量着梁广波,问,“小兄弟,听你这么说,你的生意做得很大。”

    梁广波感到怪异得很,这人看着比自己还年轻,居然叫自己酗子,也太能装了,看在张卫伟的烟的份上,他说,“也没多大,走家串户收万把斤,刨去了运费,其实也赚不了多少钱,比种田要好多就是了。”

    有头脑并且敢勇敢踏出这一步的人都不简单,在很多人的思想里,做这样的事情是要被打击的,尤其在许多政策都还没明朗的1981年。值得欣慰的是,陆港地区有一届开明的紧跟改革开放步伐的领导班子。

    李路笑道,“小兄弟,我请你下馆子。”

    说着往212吉普那边去了。

    张卫伟拍了拍发愣中的梁广波,道,“同志,别愣着了,走吧,有你好处。”

    开212吉普车的干部。

    梁广波连忙扔了烟头跟着跑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