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6章 北运菜
    ,!

    车皮的事情还没联系好,李路却是对青年农民梁广波产生了兴趣,这让张卫伟很是不解。

    站前广场那里陆续有不少个体户饭馆,那招牌都是遮遮掩掩的不太敢光明正大,但东南西北的旅客是很多。够便宜,且不用介绍信,吃个加了猪肉的汤粉五角钱。

    尽管五角钱差不多能买到半斤猪肉,但穷家富路出门在外的,好端端坐在阴凉处,等着别人满头大汗的伺候上吃的,这倒是一种享受呢。

    李路一口气点了三个荤菜加个蒜蓉炒大白菜,让梁广波暗暗咋舌。他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了,去了省城几次,见识了大城市的生活,但这么奢侈的一顿饭,还是有些超出了他的理解。

    尖椒炒牛肉、豆角炒五花肉、猛火煎黄花鱼,加起来十几块钱了,顶半个月工资。这样的客人让老板眉开眼笑,也吸引了周遭食客的目光。

    上二斤米酒之后,梁广波的口水都是要止不住的。他往省城送一趟腌菜能赚不少,到他手里的通常有一百多两百块钱,就他这个收入水准都不敢这么挥霍。

    喝了二两之后,李路才意识到,单从经济收入层面来看,他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个年代的所有人,他是名副其实的先富起来的这一批人。

    粗略的算了算,奋远公司那边一个月至少能给带来他超过十万块钱的收入,这已经是许多人想都不敢想的庞大收入。而对于拥有三十年后未来意识的他来说,他嫌不够!

    也只有当李耀华告诉他,红星拖拉机厂公司的生产车间、码头修葺等等基础建设弄起来,也花不掉五万块钱的时候,他才真切感受到手握的财富意义多么的重大。

    他也就才真正的明白,为什么马金涛那么大一个科学家,会为了一年区区五万块的科研经费而不惜抛弃了铁饭碗跑来陆港到他那个简陋得吓人的拖拉机厂里工作。

    这是一个搞导弹不如卖茶叶蛋的年代。

    “你走村串乡的收腌菜,没人管?”李路问梁广波。

    他并非是在打发时间,而是嗅到了里面的商机。腌菜是北运菜的一种,也就是酸菜。在热带地区农作物生长快,一年能种出最少三季的蔬菜。陆港地区种植最多的是芥菜,以芥菜作为原来制作而成的腌菜,是陆港地区有别于其他地区腌菜的特色小菜。

    受限于七八十年代的交通运输条件,南方的蔬菜要像输送到北方,需要短则几天长则八个月的时间。在没有冷冻运输条件的情况下,使用腌制的办法延长蔬菜的保存期,是最好的办法。

    因此,所有采取腌制以及其他手段延长保存期的、输送往北方的蔬菜,被称为北运菜。

    这个买卖如果把规模做起来,利润是相当惊人的,北方地区,确切地说,长江以北以及长江以南北部大部地区,对此类蔬菜的需求量是惊人的。

    李路此时关心的是,像梁广波这种私人收购商,实际的生存状态是什么样的。

    梁广波摇头叹了口气,猛地喝了口酒,抹了一把嘴巴,说,“不好做啊,镇里的人追着打击,我们啊就跟游击队一样东打一枪西晃一炮的。不瞒你说,我被政府处理过两次。”

    张卫伟忍不住问,“你就不怕进去了几年出不来?”

    “比起饿肚子,坐牢什么的。”梁广波叹息着说,“责任田一年下来那仨瓜俩枣的,交了公粮,剩下的不够一家老小吃的。我上有老下有小,不想办法赚钱,都得饿死。”

    摇了摇头,梁广波说,“比不上你们部队干部啊,吃皇粮,什么都不用发愁。前面几年我要是当兵去了就好了。”

    李路不解释,说,“你胆子挺大的。”

    “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你们要是我这个情况,你们也这样,都是被逼的。”梁广波道。

    李路笑了笑,说,“说说你之前是怎么挂西河县北运菜公司的名义往省城发腌菜的。”

    梁广波却是欲言而止,并且左右警惕的观察着。

    张卫伟问,“是塞钱了是吧?那怎么今天被赶出来了?”

    又是一声叹息,梁广波道,“你说,那么多干部,哪里喂得过来,今天那个干部,太贪心。”

    李路了然的微微点头。

    喝了两杯,李路对梁广波说,“我给你车皮,条件是你给我收两百吨北运菜。”

    “啊!”

    梁广波一下子懵了。

    李路拍了拍他的肩膀,起身朝出站口那边去。

    “哎哎哎,干部你别走啊,把话说清楚。”梁广波连忙站起来。

    张卫伟拽着他的胳膊把他摁下来,道,“急什么,具体的我和你谈。”

    “这……”梁广波坐下李,满脸惊讶,“你们,你们不是部队干部?部队干部不做生意的吧?”

    那可不一定。

    张卫伟说道,“小波,我叫你小波没问题吧?”

    “伟哥,这有什么的。”梁广波道。

    论岁数,张卫伟与梁广波相仿,也许是因为大前门的原因。现在张卫伟也水涨船高了,醒宝是不抽了的,改抽一块五的大前门了。一块五啊,一家人一顿饭的钱。

    “我跟你讲,我们科长有个好朋友是开公司的,港资合资企业懂不?”张卫伟说。奋远公司里面的股东里可没李路,已经全部变更为李家华。市府那边只给李路批了一个红星拖拉机厂,奋远公司虽然也是李路通过周秘书的关系成立的,但是代表人是余嘉豪。

    梁广波说,“我当然懂,香港人开的公司嘛,省城有不少的。”

    “确切的说是香港人和咱们内地人合伙开办的企业,在市府那里可是重点挂了号领导关注的,你知道吧?”张卫伟说。

    梁广波眼睛发亮,“这么说你们能弄到车皮?”

    他刚才可没听明白李路和张卫伟的对话。

    张卫伟睁眼说瞎话,笑道,“车皮算什么。我问你,二百吨腌菜,要几个车皮?”

    “两三个就够了吧?不超过四个,我敢肯定。”梁广波皱着眉头算了一下。

    张卫伟继续忽悠,“这么几个车皮,一点问题没有。你可以用奋远公司的车皮嘛……”

    梁广波却是慢慢的严肃起来,表情有些警惕,道,“张大哥,天底下没有这么好的事情的。你,你刚才说,刚才那位干部是科长?”

    “如假包换,只不过什么单位的,你就不用知道了。”张卫伟道,“当然,用奋远公司的车皮,是有条件的。”

    梁广波问,“要多少钱?”

    张卫伟却是反问,“你能一个月弄来二百吨腌菜吗?”

    “一个月?”梁广波大吃一惊。

    二百吨这个量绝对不算少,用最常见的跃进nj131前二后四卡车为例,最大载重三吨,让你超载到六吨,都需要至少三十三车次才能完成运输。如果是载重量为五吨的解放ca141,照样按照超载一倍来算,也至少需要二十车次。

    梁广波是知道这个量的概念的,平均下来一天要收购六吨多七吨,他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说,“弄不来,这个时间太紧了,而且,一户人家能有个几百斤腌菜,那都算是高产,太难搞了。再说,我也没那么多钱……”

    张卫伟做不了主了,他看了看已经走向出站口的李路,想了想,对梁广波说,“你先吃着,我去请示一下科长。”

    说着就去了。

    梁广波好一阵子都没回过神来——饭钱没给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