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8章 什么都没有,除了钱
    ,!

    众人顺着声音看过去,部队的车部队的干部,都下意识的松开了手,扭打在一起的也都赶紧的放开,手足无措的赶紧的好生生的站好。

    民众也许对政府人员、公安干警只会心存恐惧,但是对军人,是敬畏,尊敬而畏惧。这会儿西南那边还在陆陆续续的打着仗呢,陆港地区的所有适应男性公民,自从前几年参与了民兵民夫登记,就一直没有取消掉。打起大仗来,这里就是前线战区,一点玩笑是开不得的。

    光明厂为什么还保留着那么庞大的民兵编制以及装备了那么多重型装备,不就是因为所处地区的客观环境所决定的吗?

    李路扫视了一眼,高声问道,“请问哪位是马金涛马工?我是光明厂保卫科李路!”

    被挤了一头汗的马金涛终于是出了一口气,连忙的举起手喊道,“李路同志!我是马金涛!”

    李路连忙下车跑过去,人群自动的让开一条路,哪里敢挡着部队干部的路。

    “马工,我来晚了,让你受惊了。”李路紧紧握着马金涛的手抱歉的说道。

    马金涛苦笑着摇了摇头,看了看身边的那些人,说,“陆港人民的热情我是你真的有些吃不消。”

    尴尬的笑了笑,李路的目光扫向了手里拎着马金涛行李的几个人,那几个人连忙的放下。马金涛指了指那边的客车,说,“我的旅行袋被他们给放到车上了,里面有不少重要文件资料。”

    不用李路吩咐,张卫伟立马去了,之前那个酗子哪里敢反抗,乖乖的拿出来。

    马金涛指了指那边被围困着的江豪和刘国兵,道,“那二位是我的学生。”

    李路扫视了一眼人群,高声喊道,“都散了!行李都给我放下!”

    众人尽管心不甘情不愿,但显然没人敢以身试法去和部队干部对抗,赶紧的放下手里的行李,也不管是谁的,纷纷的作鸟兽散。

    之前也深陷这种汪洋大海的旅客赶紧的把失而复得的行李拿回来抱在怀里,向李路投过来感激的目光。这年头,下了火车要顺利离开火车站,等于打一场遭遇战。运气不好的丢这丢那的也是不少的。

    江豪和刘国兵重重松了口气,这才感觉到出了一身的汗,不但是天气热,还有紧张焦虑的因素。

    张卫伟把马金涛的旅行袋交给李路之后,帮着江豪和刘国兵把行李和箱子什么的装上车。看见他一手一个拎起那两个大皮箱子,江豪都惊呆了,这力气一拳打出去,可不得把人给打飞出去。

    简单认识一下,一行五人上车,212的后备箱很小,所幸是敞篷的,马金涛他们的行李堆得高高的,用麻绳给捆绑结实,212就屁股重车头轻,后轮被压得低低的,前轮则给人随时可能离开路面的感觉。

    就这么着,张卫伟开车,212吉普哼唧哼唧的喘着气一路往光明厂那边回。重量太重跑不快,后轮碾过的泥土路面,扬起一阵阵浓厚的灰尘,看着像大漠之中的一道滚滚孤烟。

    李路一路上给马金涛介绍着陆港,看见马金涛在脱厚厚的棉衣外套,便笑着说,“马工,陆港这边入夏比较早,夏季会从三四月份一直持续到十月份,和北方那边的天气相差是很大的。”

    “几乎跑了半个地球,气候的变化自然是剧烈的。”马金涛微微笑道,“小李,你的拖拉机厂搞得怎么样了?”

    李路知道马金涛是不关心拖拉机厂的,而是关心挂在拖拉机厂里的材料研究所,他有些尴尬,笑了笑,依然是厚颜无耻的说道,“马工,实不相瞒,材料研究所现在就是一栋二层的小楼,刚刚完工,其他的还什么都没有。您知道,除了充足的研究经费,我这什么都没有。”

    这话一出,张卫伟都有点忍不住要尴尬——老大您说话能谦虚点么?

    穷得只剩下钱了。

    江豪和刘国兵有些瞧不上李路,一开始的印象还挺好,挺有气质的军工厂干部,这说着说着,那股铜臭味就出来了。不过他们也知道,他们的导师之所以狠心放弃之前的一切跑到这里来,唯一的目的是可以更好的做研究,做研究就得要钱,很多很多的钱,这个满身铜臭味的年轻人,却是能够给予他们充足经费的人。

    心里不矛盾那是假的,马金涛那么多学生,愿意跟着过来的,仅此二人,这里面需要下多大的决心可想而知。

    放着好好的公家单位不干,跑几千公里到这么一个私营拖拉机厂工作,那不是脑子有病就是吃错了药。

    马金涛的脸色有些难看,道,“什么仪器都没有?”

    李路笑着点了点头,道,“马工,你们一路过来一定很累的,先休息,休息好再谈。住的地方安排好了,就在拖拉机厂里。原来那里有个码头,有一座平房,重新装修了一下,环境还是不错的,离材料研究所的二层楼就几百米的距离。”

    来都来了,再怎么着也得先了解清楚所有的情况。马金涛只得叹口气,“好吧,晚上再好好谈一谈。”

    很显然,如果条件不能让马金涛满意,李路敢肯定,他会带着俩学生立马走人。

    李路既然不担心,自然是有了充分的准备。马金涛推迟了到达的时间,正好给他更多的准备时间,如果按照之前说的时间过来,恐怕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遑论二层小楼的材料研究所。

    在江豪和刘国兵眼里,住的地方环境不是一般的好。

    距离码头栈桥差不多五百米,一个独立的复合式平房,一半是平定的混凝土钢筋房顶,上面就是个小平台,另一半是拱顶的瓦砖屋顶,通风更好夏天更凉爽,门字形的整体布局坐北朝南,周遭的地面明显的是用肥沃的泥土换了一层,栽种上了许多树木和花草。尽管周遭很偏僻,但这里拉了电线,经过严谨布局的电线杆正在陆续出现在整个厂区里。几百米外,那栋被当做材料研究所二层小楼边上,一座直接连接码头的巨大厂房正在热火朝天的建设当中……

    舒适安静的农家院子和生气蓬勃的建筑工地现场,让马金涛师徒三人感受到了蓬勃向上的劲头,这里洋溢出来的冲劲是在国营研究所里所感受不到的,他们有点喜欢这个红星拖拉机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