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9章 迷离之夜
    如果不是前几天收到了杰克的电报,李路还真的没什么把握让马金涛心甘情愿的留下来——除了研究经费,还必须得有足以打动他的实验仪器、相关的制作设备。

    李耀光带着几名工人忙里忙外的帮着把马金涛师徒三人的房间给收拾出来,各种家具家电亮瞎了没有见过世面的江豪和刘国兵的钛金狗眼。

    电视机是见过的,十九寸的进口彩电却第一次见;洗衣机是没见过的,而且还是进口的松下牌,还那么大;电冰箱也是见过的,但是每个房间配备一台那么大的立式冰箱是没见过的……

    百兴村手艺最好的木匠手工打造的全套家具,选用的都是琼海那边过来的上好黄花梨,造型是李路亲自设计的,古典而更人性化,除此之外,在共用的大客厅里,摆上去的是用上好藤条手工编制而成的全套家具,甚至餐桌都是。

    黄花梨木的价格让李路一口气弄了五十吨过来,用来制作房梁。除了住人的房子,厂房的房梁都是使用粗大的黄花梨木来制作而成的。这在三十年后,完全是不可想象的。

    进口的东芝造白灯亮起来,客厅里犹如白昼,光亮比发出昏黄灯光的普通钨丝灯要亮堂得多看起来要舒服得多。

    这样的居住条件,和马金涛他们之前住的单位房比起来,是天差地别的。江豪和刘国兵差不多已经被这样的环境给说服了,住的地方都这么的高,做实验的条件又会差到哪里去。

    他们是意识到,那个李路科长没有吹牛逼,是真有钱。

    裴磊和马金涛在客厅里叙旧,他们俩到处的看看不够,刘国兵低声的说,“那李科长是军工厂干部,他怎么敢经商,胆子也太大了。”

    江豪抚摸着一米八大床上崭新的被褥,屁股一下一下的往下坐,睡宝弹簧床一下一下把他弹起来,他道,“这床太舒服了,哎,我对象要是知道这里条件这么好,肯定不会和我分手。”

    “得得得,那样的对象你就算了吧,老师不是也说了吗,还年轻,事业为重。”刘国兵拍了拍江豪的肩膀,安慰道。

    江豪点头说,“我知道。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说那李科长,他经商就不怕被处分吗?我觉得奇怪。”刘国兵压着声音道。

    江豪说,“听老师说,他这个拖拉机厂是当地市府批准成立的,单位已经是允许的吧。”

    “不知道,跟咱们没关系。”刘国兵道。

    张卫伟敲了敲门满脸笑容地走进来,“江工,刘工,我来看看你们还有什么需要没有,有什么需求尽管提,我们一定全力满足。”

    一口一个江工刘工的,江豪和刘国兵心里很受用,他们还是研究生呢。面对聘方的热情,两人还是有些受宠若惊的。

    “张干事,这个床垫下面是弹簧?”江豪压了压床垫,好奇的问。

    “哦,对的。”张卫伟介绍道,“给你们配的床垫,全都是托关系从省城床垫厂买回来的弹簧床。睡宝弹簧床不知道二位听说过没有,咱们国家的第一张弹簧床,就是我们省城床垫厂生产的睡宝弹簧床。呵呵,我们科长用的还是硬床板呢。”

    “是这样。”江豪和刘国兵对视一眼,笑呵呵的,被人高度重视的感觉太好了。

    客厅那里,闲聊之后,裴磊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文件资料递给马金涛,道,“这是新型装甲钢的关键数据,你看看。”

    马金涛连忙接过来,就认真看了起来。

    裴磊起身去取了暖水瓶过来给茶壶里续满水,把茶杯都满起来,这才点了根烟抽起来。马金涛看得很细。一种新型钢材的技术资料也许有几个箱子,但关键数据就那么几项。他是看过了炼制配方的,此时再看成品的数据,则更加的清晰。

    两根烟抽完,马金涛才合起资料,问道,“这样的技术指标可以说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老裴,你们光明厂炼钢厂掌握了这项技术,浪费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裴磊笑道,“光明厂炼钢厂虽然规模小,但一直以来都是坦克装甲永钢的主要供应配套厂,各方面不比你们大钢厂差。”

    马金涛是个圆脸的中等身材,个头要比裴磊高一些,他道,“你们这个技术,有没有考虑扩散到几家大钢厂,他们这方面的研究,一直没能取得突破性进展。”

    “这个我做不了主。”

    裴磊摇头说,“先不说这个。你是这方面专家,这个一号钢如果要突出重量更轻韧性更好的特点,难不难?”

    “当然难。这个指标已经很高,想要再实现突破,困难是一定的。”马金涛道。

    裴磊微微点了点头,说,“那如果在强度减少三分之一的基础上呢?或者是四分之一。”

    微微皱起眉头,马金涛说,“你的意思是牺牲强度,提高其他方面的性能?”

    “是这个意思。”裴磊点头。

    马金涛略微思索了一阵子,微微点头,“难度会大大的降低,是可以实现的。但是强度指标下来了,你这个钢材就失去了意义。”

    笑了笑,裴磊说,“失去意义只是针对军用装甲车辆来说。如果用作民用车辆的原料,制造汽车大梁、骨架以及其他重要零部件,坦克车的强度显然没必要。”

    这个时候马金涛才回过神来,恍然大悟,说,“明白了,老裴,你是给那位李科长当说客来了。”

    “什么说客,你现在是红星材料研究所的所长,你们红星厂的是要出产机械的,这个本来就是你应该考虑的事情。”裴磊道。

    马金涛有些怀疑,问道,“怎么,小李还真的打算研发汽车?”

    点了点头,裴磊道,“他打算承接光明厂部分的小型拖拉机厂生产任务,同时开始造汽车。”

    “老裴,我一直想问你,这个李路不是你们光明厂的干部吗,他这么干,你们厂里能同意?承接产能,太不现实。”马金涛摇头说。

    裴磊略微苦笑道,“这小子其实我也看不懂,不过这方面应当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首先,红星拖拉机厂是当地市府挂了号的第一家私营工厂,可能还是全国第一家。这第一个螃蟹,当地政府是吃定了。其次,厂里的领导是知道这个事情的,而且现在我们厂接了华外合作的亚洲虎坦克项目,拖拉机的产能势必受到影响。你也知道,光明厂两个牌子的拖拉机一直供不应求。这样的情况下,他的想法是有可能实现的。”

    马金涛缓缓点了点头,左右看了看,问,“他人呢,约好了晚上谈一谈的。”

    “新厂长刚刚到任,屁股还没坐热,第一件事就是把他给叫过去了,这会儿没准还在谈着。等着吧,情况如何,过了今晚就都明朗了。”裴磊道。

    原来,此时此刻,李路正在面见新厂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