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6章 刘贵松同志
    ,!

    两千多公里的路,足足开了七天七夜,李路一行人在第八天早上进入了洛阳市区,这会儿,他们与乞丐无疑了。连续一周都没有洗澡换衣服,基本上是人歇车不歇。

    lc80的可靠性经受住了考验,不愧是一代名车,许多汽车越野爱好者心目中的一代神车。

    李路他们直接找到一拖,直接用介绍信在一拖的招待所那里开了客房,第一件事就是好好的洗个热水澡,然后踏踏实实的睡上一觉。

    李路已经不知道在心里发了多少回誓——以后坚决不开车跑这么远的路。这还是开lc80这种全尺寸宽大舒适的越野车,换成别的车,人估计早就废了。这年月的道路状况实在是差得可以!

    由于比原定的时间晚了好几天才到达,李路已经无法和马金涛的学生取得联系,他只能去电话局往家里打电话。为了方便沟通,李路找周秘书帮忙,在他出发前给红星拖拉机厂安装了电话,为此专门拉了一条线路过去,因此他可以直接往红星厂打电话。当然,这会儿用的还不是程控电话系统,因此还是要经过繁琐的转接。

    好几分钟后才接通,又要等接电话的去把马金涛喊过来,又是几分钟。和马金涛取得联系,马金涛再和他的学生联系。他和他学生之间只能通过电报联系,他的学生看到电报之后,会到招待所来和李路会合。

    这个过程再快也要两天的时间。

    因此,在等待的时间里,李路大手一挥,让其余三人出去转转十三朝古都洛阳,他留下等马金涛的学生。

    在华夏历史上,洛阳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是历史的见证,建立于夏朝,历经了商、西周、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隋、唐、后梁、后唐、后晋等十三个朝代的定都,前后超过一千五百年。

    一拖当年的选址确定放在洛阳,据说是因为太祖开玩笑的说了一句“容得下那么多皇帝还容不下一个拖拉机厂?”。实际上,从地理位置来看,出于各种考虑,在中原地区建立一拖,是最好的选择,可以更好的辐射全国各地。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无疑是一拖的红色苏式建筑群,再过二十年,那些建筑物会变成保护文物。招待所,就在其中的一栋高大的红色楼房里面,李路有机会住几天老毛子风格的楼房。

    他也没闲着,因为有介绍信,他倒是可以在招待所周边逛,看看闻名全国的一拖,看看制造出第一台拖拉机厂让华夏告别农耕时代的一拖。在李路这种穿越人士心目中,一拖是具有神圣色彩的,与其说是一个庞大的工厂,不如说是一种精神图腾的象征。

    鼎盛时期的一拖,制造了全国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拖拉机。

    而此时的一拖,正在经历市场经济带来的第一波阵痛,正在咬紧牙挂渡难关。这边是李路近几年来唯一从一拖这里挖技术工人的机会,失去不再来。因此他哪怕千辛万苦,也要过来一趟。

    李路不能把红星拖拉机厂的机遇全都归结在自己的超前意识上面,那里面有非常多的运气的成分。比如说遇到了光明厂来了一位思想开放的新厂长,比如说遇到了一拖遭遇危机的这个当口。

    红星拖拉机厂与光明厂签署的合同里对时间做出了明确的规定,如果不能在规定时间内交付规定数量的南方15型拖拉机,要受到惩罚的同时,红星拖拉机厂也会失去一个为光明厂代工从而获取制造经验以及相关工艺技术的机会。

    最好的办法无疑就是挖一拖的工人,成熟的工人到位之后马上就能展开生产。

    其实李路对此并不抱多大的希望。

    1992年国有企业改革启动之前,不会有人愿意放弃在国有企业的编制而跑去一个小私人工厂工作。这样的现象甚至可以说不存在。马金涛这种情况的毕竟是极少数,他是被研究经费给逼的。因此马金涛对李路的想法,是根本不抱任何希望的。

    行不行,都得试一试,哪怕能挖走一两个人,这一趟也是值得的。

    比李路预想中要快一些,马金涛的学生找过来了。

    招待所的人带着刘贵松敲响了李路的房门,李路手持光明厂的介绍信,招待所的人还是很客气的。

    “李科长?李科长,有位叫刘贵松的同志找你。”招待所的人敲门说。

    李路正在翻看一拖日报,连忙的去开门。

    招待所的人笑着指了指身边中等身材戴个眼镜的年轻人说,“李科长,这位刘贵松同志找你。”

    刘贵松扶了扶眼镜,看见李路这么年轻,有些意外。老师在电报里说是光明厂保卫科的科长,他还以为是个小老头子。

    “李,李科长,你好,我接到马老师电报,他说……”

    李路喜出望外,笑道,“你就是小刘,好好好,快请进。”

    把人请进来,李路给招待所的人递了根烟道了谢,这才带上门。

    给刘贵松倒了一茶缸的热水,李路这才坐下来,打量着他。这应该是一个脾气很温和的年轻人,约莫二十四岁左右,正是走出象牙塔的年纪,眉毛之间的间距比较宽,看得出来脾气很好,略显圆润的脸庞笑起来有俩小酒窝,看上去倒是更像是大男孩,如果不是一身灰色中山装的话。

    “小刘,辛苦你了。”李路给他递过去一支烟,“抽烟吗?”

    “抽,谢谢李科长。”刘贵松双手接上,爱不释手的点上有些拘谨的抽了一口,他可是瞧清楚了的,大前门,卖一块五一包呢。

    名校毕业的老三届,刘贵松有昂首挺胸在一拖厂里走路的资本,但是面对这么年轻的科长,哪怕是副科长,他心里都是没有高昂下巴的勇气的。他知道光明厂是正师级单位,厂长和书记是享受副军级待遇的高级干部,堂堂保卫科副科长,按照行政级别对应的是地方上的镇长副县长这一个级别的。

    人比人气死人。

    李路笑道,“别紧张,都是自己人。你知道你的老师现在在我的工厂工作,我专门为他成立了一个材料研究所。”

    “老师提到过。”刘贵松心里更佩服了,不但是副科长,还自己开了个工厂,把老师这样的牛人都请了过去,可见财力雄厚,怎么着一年的研究经费也开到一万块了吧?

    拿着一百多块钱工资的刘贵松,对一万块钱已经很缺乏想象力了,那是如何庞大的一笔钱啊。他们一拖的研究所,那么多年,全年下来按照人头算,平均研究经费也不过一千多块。

    李路道,“小刘,咱们言归正传,我到这里来的目的是招聘一些技术工人。你是一拖的技术人员,我也不怕跟你直说,主要是从一拖里招点人。这两年一拖的情况不太好,听说许多职工都吃了上顿没下顿的。”

    刘贵松点头说,“是的,自从停止了计划生产任务之后,厂里的情况是一天不如一天。都在等着小四轮的全面量产,小批量生产销售情况很不错,厂里正在针对暴露出来的一些问题进行改进。”

    李路呵呵的直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