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9章 吃一顿判七年
    据说,吃不饱的二十多年前,农场也不会缺了油水。

    是否属实,李路不太清楚,但今天中午他是见识了什么叫做山珍海味——全都是农场自给自足的食材。

    木质大圆桌上,摆着淡水鲤鱼,野鸡,山猪肉,野牛肉,穿山甲,野鸽,猫头鹰,青蛙,绿头鸭,不知名毒蛇,甲鱼……都是简单粗暴的做法,没什么卖相,但却都不是一般的货色。

    李路粗略算了算,这一桌吃下来,放到三十年后,起码得获刑七年以上十五年以下。

    这一顿,吃得压力山大。

    陈光荣一个劲儿的招呼,“李科长,动筷子动筷子,没什么好招待的,都是自家弄的东西,农场就这个条件了。可惜时间太紧张,不然到海边搞点海鲜,也不至于全都是肉,呵呵。”

    这话说得叫李路心情复杂得很,他真的很想告诉陈光荣,就这一桌,三十年后没十几二十万是弄不下来的,全都是野生的。

    瞧见其他人跟平常端起了碗筷,李路也就慢慢释然了,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观念,那就吃吧。

    “尝尝这个,前些天在山里打的野猪,好家伙,三百多斤,费了不少力气。”陈光荣给李路夹了一大块腿肉,道。

    李路端起酒杯敬过去,道,“陈大队,这一顿饭我怕是终生难忘,我敬你。”

    陈光荣可听不懂其他意思,连忙的举杯相碰,“李老弟,我托大叫你一声老弟,有空就过来,农场没城里的味道那么好,这些玩意儿还是挺多的,你要是喜欢,经常来。”

    两人一饮而尽,接着钟华敬了李路,各自一圈下来,气氛起来之后,筷子也是不用了的,直接手抓大块肉撕咬。好家伙,场队厨师八成是个大胖子,肉块都是一大块一大块的连着骨头。

    海碗倒满了自酿的米酒,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席间,李路提起承包荒地的事情,道,“陈大队,我想跟咱们场队租快荒地,开采黏土建烧制厂。方才随钟华同志转了一圈,他承包的田地边上那块大荒地,是比较合适的。不知道农场这边是个什么意见?”

    陈光荣一愣,随即喜上眉俏,道,“你要承包荒地?”

    “是这个意思。”李路举杯和陈光荣碰了一下。

    陈光荣一饮而尽,之前还有些迷离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沉稳起来,绝对是个海量的主。

    “这是好事,农场是欢迎的。只是不知道你要承包多少?需要一百亩地吗?”陈光荣关心的是量,如果是几十亩地,那是没什么意思的。

    杨青松接过话说道,“我们打算都承包下来,那块荒地大概有多少亩呢?”

    “全部啊?”陈光荣暗暗抽了口凉气,心里欢喜得很,控制着情绪,微微的点了点头,道,“怕是有一千亩多一些,按照一千亩算是可以的,都是自己同志。”

    他心里大概是乐开花了。

    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而且是完全的额外收入。那一千多亩荒地的本来就没算到收成里面的。

    微微笑了笑,李路问道,“开采黏土,农场不会有意见吧?”

    陈光荣摆了摆手,手掌一抹冒油的嘴巴,道,“哎,能有什么意见,别把地球挖穿了就好,哈哈!”

    在他眼里,那些荒地一文不值,哪怕是把那些黏土卖给外面的砖窑,也是没多少钱的,倒不如长期租出去,黏土的钱还能另外算。之前不是没有私人砖窑过来联系过,不过那三瓜两枣的,农场看不上,而且当时的政策不明朗,谁也不会为了那点钱干这些事情。

    租出去就不一样了。

    而且是整块一起租出去,这可是实实在在的业绩。哪个场队没有荒地,他陈光荣要是能把自己场队的荒地换成钱,而且是每年都有的固定收益,今年的先进就是他的。

    李路笑道,“那不能,开采了黏土之后,我会运来适合种植的土壤对荒地进行填充改造,保证不会有其他影响的。”

    “李科长,那是你的事情了。我这边只是有个条件,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陈光荣的心思压根不在那些方面上。

    李路道,“你请说。”

    陈光荣看了一眼钟华,犹豫了一下,笑了笑,说,“这个租期,可能要长一点。十年八年的,农场怕是不愿意。”

    “这个啊……”李路心里都了开花了,他巴不得租期越长越好。

    陈光荣却是以为李路不太乐意,连忙的说,“最少也要十年,这个事情虽然说场队可以做主,但是最后得到要农场领导的批准,李科长,这个你要理解。”

    “哈哈哈!”李路大笑,伸出两个手指头,在陈光荣逐渐下沉的情绪下,他说道,“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更长,我都没问题。”

    “此话当真?”陈光荣眼睛里都要冒出钱星星来了。

    钟华和杨青松对视了一眼,杨青松明白过来,连忙的给李路使眼色,但是李路却是权当没看到。他们俩都担心李路趁着酒劲冲动起来,几十年可不是开玩笑的,那可是很多钱,并且是一大块荒地。黏土开采完了就没价值了!

    李路微微的点头,道,“当然。”

    陈光荣一拍桌子,碗筷都跳了一下,毅然的说道,“李科长,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我这人小钟是知道的。你签三十年的合同,我给你争取一年两块钱的价格!”

    这话一出,李路心脏都要被吓出来了,胃部那块还没完全消化的野生水鱼肉都要跳出来一样,吃惊不已的看着陈光荣。

    其他几个人事先知道的,也都吃惊的看着陈光荣。

    陈光荣发现所有人都盯着自己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连忙的检讨自己的话,为难的说,“实不相瞒,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再少是真的很难,毕竟三十年的时间……”

    钟华忍不住了,他提醒道,“陈大队,你说的这个是单纯的每亩荒地年租金,别忘了,烧制厂是要开采黏土的。”

    陈光荣一愣,他却是真的没意识到这一点,他只看到三十年租金能带来六万块的收入,并且他的下一句话会是租金一次性付清。

    六万块啊!

    那可是差不多四十三万斤大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