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价高到让人害怕
    四十三万斤大米得多少亩水稻才能产出?最好的季节大约在九百斤左右,前进农场只能做到一年两熟,一亩地一年下来大约能做到一千八百斤的水稻产量。按照最理想的出米比例零点七来算,等于大约三百五十亩水稻田两季的产量。

    这都是最理想的数据,完全没有考虑天候关系。

    一千亩荒地换来这些价值,在陈光荣看来,是非常划算的,要知道,一千亩荒地放在那里,不管多长时间,都是没有一分一毫的产出的!

    但是,李路不能这么来算,因为他掌握了未来几十年的情况。贪一时的便宜,未来就有可能被扣上侵吞国有资产的罪名。

    李路表情严肃的说道,“陈大队,三十年是很长的一个时期,谁也不知道以后的环境是什么样的。我希望有一个合理的价格,也不希望农场吃亏。我的意思是,把黏土开采的费用算到租金里面,租金可以十年一次议价,租用权确定为三十年就可以了。”

    陈光荣尽管不是很懂具体的意思,但是字面意思他是听懂了,有些尴尬的说,“李科长,这对你来说,可不是很有利。”

    他是知道的,一旦农场看见烧制厂生意做得火红,十年后租金大涨那是肯定的。他当然是了解上面领导的套路的。

    李路笑着摆了摆手,道,“亏本的买卖我当然也是不能做的。只要确保我租用的自由权就行,十年后涨得太离谱,我大不了不租就是了,你说是这个道理吧?”

    “自然是的。”陈冠荣连忙点头道。

    李路说,“我这边给十块,可以一次性付清十年的租金。陈大队,你看怎么样?”

    陈光荣吓了一跳,“这个太高了太高了,寸草不生的荒地,哪能十块钱,这个使不得使不得。”

    他是真的被吓到了,顶好的水稻田,承包的价格也不过几十块钱。

    李路心里暗暗想,幸亏没把五十块的心理价位直接开出去,否则估计其他人都会被吓到。他对这个时代的物价依然还没有一个完全清晰的概念,有些时候不由自主的就串到了三十年后去。

    想了想,李路道,“陈大哥,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最高能接受就是这个价,交给你和农场方面谈,谈下来多少是多少,如何?”

    陈光荣愣了一下,沉吟着思索了起来,“这样啊……”

    其他几个人都微微笑了起来,钟华不由的认真打量了李路几下,心里暗暗想,这个李科长别看年纪轻轻的,这方面的套路却是有很深的造诣。

    “成!”陈光荣咬了咬牙,举起酒杯,道,“既然老弟信得过老哥,我就当仁不让了,来,喝酒,呵呵!”

    李路招呼道,“来,我们一起敬陈大哥!”

    哐当的碰碗,一饮而尽,一顿午饭吃喝了两个多小时,干掉了五六斤的米酒。末了走人的时候,李路实在是心疼剩下的那些野味,硬是让陈光荣给他打包带回去。陈光荣哈哈大笑让人把存货都取了一些出来,大多是干货,都给李路打包带上。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李路眉开眼笑的亲自醉驾回城。

    (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弟兄们不要学三哥。)

    回到光明厂的时候,大家的酒已经醒了一大半。杨青松也是个牛人,他决定辞职之后,什么都不管了,为了学车,干脆的直接跟着到光明厂这里来,也不管夜幕正在降临,就让张卫伟带着他到厂里的大操场那里去学车。

    李路直接在大门口那里下车,让张卫伟开车带杨青松去,还没走几步,抬眼看见大门一侧墙根那里蹲着一个人,那人抱着膝盖靠着墙根蹲着,低着头拿着烟抽,边上靠着围墙搁着一台破旧的自行车。

    准备下班的赵旭连忙的跑过来,道,“科长,你回来了。”

    李路从赵旭手里接过配枪和武装带以及帽子,点了点头,“你下班回去吃饭吧。”

    “是,白天没没什么事情,哦对了,给坦克团的试验车,下午走了三辆,技术科的人说明天再走三辆,这就是十二辆了。我都登记好了。”赵旭汇报道。

    进出厂里的任何车辆物资,保卫科这里都乎进行严格详细的登记,并且会和厂里其他科室核实了情况检查放行条之后,才会放行。需要出厂的车辆以及产品什么的,保卫科都会提前进行跟踪,提前发给放行条,这样来节省检查出厂的时间。

    “知道了。”李路指了指墙根那个人,问赵旭,“那人是干什么的?”

    赵旭一拍脑袋,“我给忘了,对了科长,那人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就过来了,一直在等你。我不知道都这么晚了他还没走。”

    “等我的?”李路皱了皱眉头,举步走过来。

    那人抬起头来,李路这才看清楚是谁。

    原来是梁广波。

    “小梁?”李路唤了一声。

    梁广波都犯困了,听到声音,连忙的站起来,看见是李路,赶紧的把烟头扔掉,道,“李科长,你回来了。”

    李路道,“怎么跟这蹲着,不到里面去等。”

    梁广波看了看赵旭,下意识的拍了拍身上的衣服,他的衣服脏兮兮的,不好意思的说,“我这浑身脏兮兮的,不好意思进去。”

    赵旭怕挨骂,连忙说,“科长,我先下班了。”

    说完一溜烟走了。

    他并不是故意的,主要是梁广波没说清楚,再加上梁广波这一副逃难的模样,赵旭就没放在心上。这天天都过来几个人说找科长,那怎么行。

    李路带着梁广波进了值班室,给他倒了一茶缸的茶水,梁广波端起来就咕噜噜的喝,一口气喝了一大半,李路又给他续上。

    “等多长时间了,你这是什么情况,不知道的以为你从哪里逃荒过来的。”李路坐下来,道。

    梁广波缓了口气,道,“没多久。李科长,你让我办的事情,我办好了。”

    “二百吨全都收过来了?”李路一下子想起之前和梁广波的约定。

    梁广波有些自豪,“是的,二百零五吨,我过了三遍,没有错的。我在城边找了家农户,三块钱一天租了个仓库放着。”

    李路满意的点头,“一个月的时间没到,你的效率是可以的。”

    梁广波呵呵的笑着。

    他眼睛通红面容憔悴,看得出这大半个月是怎么过来的。为了车皮,或者说为了更大的生意,他简直把命都豁出去了。

    “好,很好。”

    李路不断的点着头,这个酗子比他想象中的执行力还要强,出乎他的预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