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砖厂
    随着市一建公司建筑队的进场,标志着国光建筑材料厂正式进入了建设施工阶段。

    李国光注册了国光建筑材料厂,挂在了百兴村集体的名下,随后与前进农场签订了承包一千亩荒地三十年的合同,合同约定,国光建筑材料厂以每亩每年八块钱的价格向前进农场承包一千亩荒地,具体是d177到x955、b351到n7线内地块。采取十年一次议价的方式,同时规定合同签署十个工作日之内,国光建筑材料厂一次性支付前进农场十年的租金。往后二十年同样采取十年一交的方式支付租金。

    也就是说,国光建筑材料厂十天之内必须要向前进农场支付八万元的租金。

    一力促成此事的陈光荣得到了农场领导很高的评价以及各种表扬,一文不值的荒地变成了一笔巨额的额外收入,这让农场领导非常的高兴。出于对国光建筑材料厂的回报,农场领导指示陈光荣,务必给予全力的帮助。

    陈光荣自然不遗余力。

    李路本来只是想挂老爹的名义,结果却是,李国光了解了情况之后,要带蔡叶芬搬到这里住下,要好好的把厂子给弄起来。李路兄弟几个人好不容易把老妈蔡叶芬给劝住,却是劝不住李国光了的。

    于是,李路只能由着李国光。

    压力最大的就是杨青松了,村里这些长辈,他们这些年轻人最惧怕的就是李国光,每次见到他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不过,杨青松很快就发现国光叔坐镇的好处。

    杨万斤找了好几个人才把工厂位置给问出来,然后骑了自行车就寻了过来。一到那里,他就看到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建筑工人们嘿哟嘿哟喊着号子搅拌泥浆,挖掘地基的工人们挥舞着铁锹,拉砖头和河沙的卡车一辆辆的往那边空地上卸货。

    尽管场面如此震撼,但一想到自己的儿子放着国营工厂好好的铁饭碗不端,跑到这荒山野岭的什么私人工厂干活,杨万斤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停好车,把绑在后座上的那把杀猪刀抽出来提在手里,就大步往工地那边去,大吼着:“杨青松你个小王八蛋给老子滚出来!今天我非剁了你不可!你个小王八蛋好端端的饭碗不要居然敢辞职!你给老子滚出来!”

    满脸横肉的杨万斤提着杀猪刀凶神恶煞的模样惊住了众人。

    杨青松正在那里和市一建公司的工程师讨论具体的施工方案呢,这会儿听到声音心就凉了一半,扭头一看,真的是他老子,他下意识的就把脑袋锁了起来,浑身都开始发抖起来。

    他是子承父业的屠夫。

    杨万斤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屠夫,不管多肥的猪多壮实的牛,他手起刀落保证给你妥妥的搞掂。他人如其名,号称力万斤,没有什么畜生能逃得过他的双手。他这辈子最得意的是把大儿子给培养了出来,成为了有国家编制的屠夫,那可是他毕生想要实现却没实现的事情啊。

    他最引以为傲的最得意的一件事情就是把大儿子给送进了屠宰厂,成为捧铁饭碗的屠夫。然而现在,这一切却让他的大儿子自己亲手给毁掉。

    对他来说,仿佛天要塌下来了一般,这日子可怎么过。

    杨青松肝胆俱裂,撒开丫子就跑。

    市一建公司的几位建筑工程师正在和杨青松商量地基怎么个打法,突然的看见他脸色惨白的没命似的跑开,就像看见了什么非常恐怖的事情一样。

    工程师们是丝毫不敢瞧不起这个年轻的厂长的,说起话来头头是道,思路很清楚待人接物很到位,做事雷厉风行胆大心细,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这几天他们看到的都是杨青松挥斥方遒的一面,因此对他这副老鼠见猫的模样,是很意外的。

    杨万斤提着杀猪刀就追上去。

    这个时候,工人们才反应过来,顿时都紧张起来,大喊着举着锄头冲过去阻止。他们还以为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敢跑工地谋财害命来了。

    杨青松回头一看都吓坏了,赶紧的停下,他怕其他人不明就里把他老爹给伤到。

    李国光比他更快,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大吼了一声:“都住手!”

    比厂长说话更好使的是老板。

    国光建筑材料厂的工人以百兴村的村民为主,因此都知道这个工厂是李家老三搞的,李家老三才是老板。而名义上,这个工厂是李国光的。这些人当然知道是哪个才是说了算的。

    最关键的在于,在国光建筑材料厂上班的百兴村村民,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年轻酗子,村里那么多户人家那么多长辈,他们最惧怕的是李国光。因为百兴村这个年纪的人,几乎都在当时村里的小学里上过学,而李国光是当时村小的校长。

    没有不怕校长的学生。

    就都停了下来。

    “大力,你干什么,你要杀了你儿子!”李国光大步朝杨万斤走去,大声喝道。

    杨万斤猛地站住了脚步,整个人都愣住了,“国光哥,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我们家的工厂,我不在这里在哪里。”李国光冷着脸走到杨万斤面前,盯着他。

    手里的杀猪刀不由自主的放下来,悄悄的往后藏,杨万斤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上李国光,更想不到这个工厂是李家的。

    “国光哥……”杨万斤犹犹豫豫的说着,目光看向远处的杨青松的时候,还是依然愤怒难填。

    李国光摆了摆手,挥手对其他人说到,“都干活去吧,这是杨厂长的老爹。”

    众人哦了一声恍然大悟,这才放心干活去。那些百兴村的酗子就冲举锄头往前冲的工人笑——那是老子打儿子,你们凑什么热闹。这部分工人都是李国光亲自到一些他比较熟悉的村子招来的农民,都是三四十岁的人,正是男人压力最大的年纪。国光建筑材料厂开车五十块一个月的基本工资,以及采取其他各种补贴的方式,一个月能拿到手二百多块钱,是绝对的高薪。

    最关键的在于,他们每个月都有六天的休息时间,而且休息时间是照样付给薪水的。不干活还给钱,天底下的好事都仿佛落到了自己头上,因此干起活来那是卖力得很。

    围观的工人散去,李国光把杨青松叫过来,拉着杨万斤往那边的休息棚走去,一边说,“别气,坐下来喝杯茶慢慢的说。”

    杨万斤急得不行,道,“国光哥,当年你不在家,你是不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劲儿才把那小王八蛋搞进屠宰厂。求人,送礼,迁户口,好不容易吃上公家饭,他倒好,说不干就不干!”

    杨青松忍不住道,“屠宰厂都要倒闭了!有个什么奔头!”

    “小王八蛋!”杨万斤作势就是砍他,被李国光死死拽住手腕,杨万斤不敢和李国光对着干,只能恨铁不成钢的盯着杨青松。

    李国光拉着杨万斤坐下,瞪了杨青松一眼,“泡点好茶给你爹喝。”

    杨青松赶紧的忙活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