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要砍儿子的老爹
    正值初夏,这会到了中午,气温上来了,工人们趁着开饭前的这一段时间,加快速度干活。杨厂长是好人,大老板的老爹更是待人温和,中午有足足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杨万斤坐在那里有些拘束,他大约是没有尝试过这种监工一般的样式。人们经过工地的时候,都会用艳羡的目光看着背着手在工地上走来走去的那个人,因为那是监工。

    看着别人干活的都是干部都是领导。

    杨万斤因此有些手足无措。

    李国光语重心长的对杨万斤说,“大力,你家老大这个事情,我早想找你喝个酒谈一谈。大力,这个砖厂,是我家老三搞的。我家老三在外面也做些生意,这个你知道。他告诉我要找你家老大过来当这个厂长帮着他管理砖厂,我起初是反对的。”

    感慨着叹气,杨万斤说,“国光哥,我们家老大比不上你家老三。你家老三十六岁就去当了兵,复员回来又进了光明厂当干部。我家老大……”

    说着扭头瞪了一眼站在侧后大气不敢喘的杨青松,杨青松吓得一个激灵。

    “我家老大青盲字不识一个,除了会劏猪,还会什么。他就是个劏猪的命,有口饭吃,攒点钱找个老婆,我就心满意足了,不指望他有多大出息。”杨万斤说起来就停不下去,“我家老大和家华是同一年的吧我记得,二十多了,连个对象都没有。你说,他要是没了这个饭碗,以后可如何是好。”

    父母的忧心忡忡不是晚辈们能够深刻理解的。

    李国光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我是坚决反对的。不过,大力你听我慢慢跟你分析。”

    “国光哥,你慢慢说。”杨万斤竖起耳朵来。

    其他人的话他不会听,若是不顺耳的,不但不听,当成就能跟你翻脸。杨屠夫杨屠夫,这个绰号并不只是因为他是劏猪的。但是李国光的话,他一般都会听得进去,因为李国光是村里最有文化的人。

    在这个年代,能够把自己的名字写完整的农民,那就是村里有文化的人。能够写一篇几百字的文章的人,那就是秀才一般的存在。李国光当年尽管是以工农兵的身份进入的大学就读,但那也是扎扎实实学到了东西的大学生。

    回想起过去的十几年,李国光是何等的风光,二三十岁的年纪,在一个造反有理的年代,离经叛道的事情也不曾少干。因此才有纠正之后的劳改之灾。所幸的是,李国光的当年并不狂热,甚至可以说,他用未来的劳改之灾换取了当年在高校里学习的机会,哪怕当年的高校已经接近瘫痪。

    李国光沉声告诉杨万斤,道,“国家提出了改革开放,很多地方都取消了计划生产经营,遵照市朝的逻辑,激发竞争活力。未来的形势会发生很大的变化,现在的铁饭碗不代表以后一直都会是铁饭碗。屠宰厂的情况已经有些苗头。你自己也有所感觉。这几个月找你劏猪的人是不是越来越多,除了村里分猪肉请你来杀,是不是有不少个体户找你帮忙?”

    “是啊!村里那几户养的猪比较多的,前些日子请我过去吃饭,好酒好烟给着,给他们劏了三头,全都拉出去卖猪肉了。”杨万斤说道,“不过,你说的好多东西,我听不明白。”

    李国光笑着解释道,“说白了,以后国家不会管这些事情了,任由我们自己选择。比如以前家里不能养猪,全都集中在大队,现在家家户户想养就养。以前干多干少都少不了一碗饭吃,现在包产到户了,你不干就要饿肚子,你干得好就吃得好。”

    顿了顿,李国光道,“同样的道理,现在不再规定生猪必须要卖给屠宰厂,那么屠宰厂就要自己想办法收生猪,不想办法就没生猪,没生猪供应,屠宰厂还怎么搞下去?”

    杨万斤听明白了,但是他总感觉心里空落落的不踏实。几十年根深蒂固的观念,想要扭转过来非常一朝一夕的事情。

    他犹犹豫豫的说,“可是,可是国家单位怎么可能破产呢?”

    是啊,国家的工厂怎么会破产倒闭。在很多人的认知里,只要国家在,公家的单位企业都不会有什么影响。这样的观念之下,当国企改革浪潮全面涌过来,国企工人们以及他们的家庭会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李国光说道,“以前咱们也不相信国家会把田地分给个人,现在不也照样成了现实?没有什么不可能。你家老大在这里工作,还当了厂长,一个月两千块钱的工资,还有一成的干股。你就没有必要非要他回去屠宰厂上班了。”

    “一个月两千元?”杨万斤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杨青松终于得到了开口说话的机会,叭叭的说道,“那当然,两千元啊,一个月两间大瓦房。爸,屠宰厂没什么前途的,你不在里面上班你不知道具体情况。厂里已经两个月没发工资了,厂领导只顾着自己享受,根本就不管职工们的死活,你说这样干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再说了,我一分钱没出,就出个力气,李路不但给了高工资,还给了一成的干股。国光叔也在这里,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完了他小声补上一句,“我大小也是个厂长,你别动不动就要打要杀的,这叫我以后怎么管下面的人。”

    多少干股这些,杨万斤脑子里没有一个明晰的概念,说到底,他还是被一个月两千元钱的工资给震住了。一个月赚比一个普通家庭一年的收入都要多,农村家庭一年下来辛辛苦苦也不过一千多的收入。也没有什么不能满意的了。

    长长的叹了口气,杨万斤对李国光说道,“国光哥,既然你同意,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总不会让这孩子吃亏。”

    他也没有别的办法,米已成炊,哪怕他想让杨青松回屠宰厂去,也没有这个可能。而李国光在这里,多少能让他放心。不过,李国光依然能看得出来,杨万斤心里有不甘以及对大儿子未来的担忧。

    李国光拿出烟来给杨万斤点上,感慨着说,“大力,儿孙自有儿孙福,把他们养育成人,就尽到了咱们当父母的责任。青松这小子很聪明好学,你大可不必担心他以后过得好不好。至于儿媳妇,就更不用担心了。青松,你自己说吧。”

    杨万斤一愣,猛地扭头看向杨青松,“搞对象了?”

    杨青松连忙说道,“没有,爸,是这样的,李路找人帮忙,给我在陆港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报了个编外班,我这每周去上两天课呢。回头我给你找个大学生儿媳妇回来。”

    杨万斤顿时眉开眼笑起来,不住的点头,“是咯是咯是咯,这个好这个好,呵呵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