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抓捕入室抢劫强奸犯
    正如李路所料,光明厂三产公司拒绝了他提出的合作计划,哪怕他李路现在是厂长身边的红人。

    有人说三产公司是厂领导们的家庭公司,这个话有些夸张,但也道出了事实。三产公司关系到多少人的福利,这里面错综复杂的关系网让李路看了都头皮发麻。

    他本不想和厂里的三产公司有什么瓜葛,如此一来他更省事了,裴磊那边也算是有个交代。

    这个事情必须找周秘书。

    克拉玛依油田驻陆港办事处的所在,李路向林东方推荐了港务局区域的毗邻奋远公司的地方,一样是港务局的一栋临路的三层楼房,油田一口气租了十年,财大气粗的作风让港务局的人眉开眼笑。

    周秘书的老板已经升任地区行署常务副专员,周秘书自然的也跟着水涨船高,成了副处级干部。

    李路首先找到了西城区分局副局长梁红兵,梁红兵正在中堂门口那里给部下部署工作,看见李路,把手里的文件夹交给身边人,挥手道,“行,就按照这个计划来,你们先去布控,等我的命令,这次决不能让他给跑了。”

    精干的警员们马上行动起来,开了一台吉普车和一辆边三轮长江750呼啸出了分局大院。

    李路盯着那台长江750边三轮看,口水都要淌一地。

    “小李!来来来!进来坐!”梁红兵朗声笑着说,“你可是有日子没来看我了,前段时间从你们厂过,打算去找讨口酒水喝,结果你出差了。”

    李路指了指停在外面的lc80,对梁红兵道,“梁局,我这不是过来请你喝酒来了。订了南华大酒店,咱们好好的喝两杯。”

    梁红兵哈哈大笑,“南华大酒店,你小子可以啊!是不是要把老周给喊上?”

    “那当然是好的,正好有些事情想和周秘书谈一谈。”李路说道。

    梁红兵手指点着李路,“我就知道我老梁没那么大面子。南华大酒店那是什么地方,陆港最高档的酒店,听说还有舞厅。好嘛,有机会去见识一下了。”

    李路在台阶下面站住,说道,“梁局,咱俩不说那些个见外的。只要你喜欢吃,把南华大酒店当饭堂都没问题。”

    “别,我还是老老实实吃我的饭堂吧,偶尔去开开荤就算了。”梁红兵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他是知道李路的近况的,那生意越来也多越来越大,一个工厂一个公司,办得火火红红的,都是市府重点关注扶持的企业。因此他知道李路不是在吹牛,真的可以把南华大酒店当饭堂来用。

    梁红兵估摸着,李路怎么着也有个十来万身价了的。十来万已经很难想象了。如果他知道,光是奋远公司一个月的销售额就差不多有这个数,他恐怕会立马**起来。

    李路指了指院子门口,道,“你们好像有个什么行动?梁局,你先忙工作要紧,我在局里等你,或者晚点再过来接你。”

    梁红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确实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抓捕行动。西河县连续发生了好几起入室强奸案件,西河方面锁定了嫌疑人,但是几次抓捕都让那孙子给跑了。这一下跑我辖区里,我梁红兵怎么也不能让他再跑掉了。”

    “那……”

    他犹豫着。

    李路想了想,说,“要不我跟着你过去看看?方便吗?”

    “有什么不方便的,我是求之不得。你可是战场上下来的老兵,还能给我出出主意。走走走,先把那畜生给办了再去喝大酒。”梁红兵连声说,招呼了两个警员,和李路一道直接上了lc80,张卫伟一直在车上等着,一踩油门就去了。

    路上,梁红兵和李路聊案情,道,“劳动节结束的第一天,西河县百货公司售货员方丽报案称,劳动节当天,她的家遭到了抢劫,她本人也被歹徒夺了身子。该案发生不到一周,又发生一起类似的入室抢劫强奸案。西河县局方面成立专案组根据现场的特点进行了并案侦查,又是相隔一周,西河县郊再发生一起此类案件。短短一个月内作案三起,两次从追捕人员手里逃脱。说明这个人具有非常强的反侦查能力。”

    “退役军人?”李路皱眉问道。

    梁红兵摇头,“调查过,这个叫王朝阳的没有服役记录。他是西河县机械修理厂的工人,正好,机械修理厂的职工宿舍和百货公司的靠在一起。那小子估计就是靠着这样的优势进行的作案。”

    李路皱眉道,“那个受害者……方丽,为什么案发好几天了才报警?”

    “这还不简单,抹不开脸皮。一个刚刚结婚的女人,有勇气去报警已经是不错的了。我们怀疑有没有发现的案子,这样的事情,女性通常羞于启齿,藏都藏不及,怎么会主动报警。”梁红兵说。

    这会儿,身边的助手忽然插话说,“梁局,不是女事主主动报案的,是她的丈夫发现了财物损失,对女事主进行逼问,然后打起来,邻居报警,这才问出情况来。”

    “哦,西河县局的通报里怎么没写清楚。”梁红兵道。

    助手说道,“咱们不是办案单位,他们一般不会透露这些细节。”

    “刚结婚的女售货员?”李路摸了摸下巴。

    梁红兵的助手说,“是的,李科长。结婚还不到一个月。”

    “损失了什么?”李路问。

    梁红兵这个是清楚的,道,“五千多块钱的存款单和一些金银首饰。”

    “全都是细软,揣口袋里就能拿走。”李路似在对众人说,也像是自言自语。他总觉得这个案子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梁红兵说,“老子把他给逮了通知西河县局的人来领人,让他们头疼去吧。”

    他对西河县局的通报很不满,大家都是平级单位,既然需要兄弟单位协助,一些案件的细节理应交代清楚的。梁红兵倒不是因为在李路面前丢了脸而生气,而是他一向看不惯这种协查态度。

    “就在前面,左手边数过去第三座院子,我的人已经隐蔽的把那里包围了起来。”梁红兵指了指前面隔着一条马路的一排农家院子。

    李路顿时苦笑——这不是自己村吗!

    眼前这条路就是著名的分割线,一条名为百顺的东西走向的马路把城镇户口和农村户口给划分开去,马路的北侧是城市的世界,马路的南侧是农村的世界。开始活跃的市场,意味着的是人们的思维也活跃了起来。

    于是,百顺路南面的村民把临路的房子给收拾起来往外出租,这就形成了这临路的一片成了龙蛇混杂的区域。

    “梁局,难怪你让我跟着过来。”李路无奈的笑了笑。

    梁红兵哈哈大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