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他是地产大鳄
    滚滚而来的记忆让李路陷入了沉思和震惊之中。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他绝对想不到,刚刚被他擒住的嫌疑人,在三十多年后会成为实业界的大佬级人物。

    王朝阳的一生是传奇的一生。任何媒体提到他的时候,都会着重的强调一个词——坚持。他的成功源自于坚持,而从来不会有人将奇迹一次用在他的身上。然而,他这个人,就已经是传奇的另一种表述。

    上一辈子,李路听妻子提起过陆港地区一起轰动全国的冤案——八十年代的县国营修理厂青年职工因为一时糊涂,偷盗了一个人家的钱财,而他被捕之后,被认为是几起相似案件的案犯,同时犯下了强奸罪、伤害罪,被判刑十五年,那男子不断的上诉,却在严打期间作为典型,延长了服刑期。在监狱里足足待了三十年,得来清白出狱,已经五十多岁,面对的却是足足断层了三十年的社会。

    那个人获得了五百多万国家赔偿款,在媒体打算争相跟踪报道的时候,这个人却突然的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一个人最好的三十年全都被耗费在监狱里,他原本只是三五年的刑期。就这么一个人,如果当年的办案人员能够认真一些谨慎一些多一些怀疑,就不会被毁。

    那个人叫王朝阳。

    只是,李路上一辈子并不知道王朝阳是个身手了得的人。

    关键在于王朝阳的后小半辈子。

    一个地产公司像是凭空冒出来一般,在短短的几年内席卷了东三省的地产界,短短几年膨胀成一个集商业地产和高端住宅开发于一体的地产大鳄,然后只花了五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全部大城市的布局。

    那个人就是王朝阳。

    尽管这当中相隔了三十多年,从相貌很难联系起来,但李路已经肯定,就是他,一个五十多岁高龄起家,依靠五百多万的国家赔偿款杀入一片血红的地产界,杀出一个地产大鳄的猛人。

    李路忽然的问,“梁局,这个案子的侦查案卷,能不能给我看看?”

    梁红兵略微考虑了一下,道,“没问题,我跟局长打个招呼,一会儿到局里我让西河县局发一份过来。”

    “好的,谢了。”

    梁红兵道,“说这个干什么,你协助我们办案,我们得感谢你。”

    说话间,回到了分局。

    王朝阳已经被押进了审讯室进行突击审讯。

    梁红兵的效率很快,马上让西河县局紧急送过来一份案情汇总。西河县局得知王朝阳已经落网,他们的副局长带队,携带市辖区西城分局要的案情汇总,马上就驱车赶过来。

    李路在梁红兵的办公室那里等着,张卫伟坐在他边上,看见李路伸手要去端茶喝,却端起了茶壶。

    “头儿,头儿?”张卫伟唤了一声。

    李路微微回神,扭头看过去,“怎么了?”

    张卫伟指了指他手上的茶壶。

    李路愣住了,佯作自然的要倒茶,却发现茶杯是满的。他失神了。

    他此时心里很挣扎,拿不定主意是否插手王朝阳的案子。按照原本的轨迹,王朝阳毫无疑问和另一个平行时空那样,冤坐三十年大狱,然后在五十多岁的时候得到一笔五百多万的国家赔偿款,接着消失,创业,再出现公众面前,已然是地区大地产公司,六十多岁的时候会坐拥资产数千亿的地产集团。

    一想到自己能够影响到未来这样一位大佬的命运,李路那少将的矜持也没有了,他很清楚这是一股多大的能量。

    该不该出手?

    他没有一个清晰的倾向。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王朝阳这个人是非常有能力的。

    还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王朝阳的这个案子,他是有罪,但罪不至坐牢三十年。

    梁红兵拿着案卷走进来的时候,李路突然做了决定——就算只是冲王朝阳这个人,也应该出手,把他从被冤枉的悬崖边给拽回来!

    况且,他李路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对这个世界产生了影响!

    “小李,案情汇总,所有的线索都在这里,包括西河县局的分析判断以及一些证据的描述,都在这里了。”梁红兵把案卷递给李路,道,“你慢慢看,我去审审那小子。”

    李路道,“梁局,给我个面子,不要动手。”

    梁红兵站住脚步,转过身看着李路,道,“小李,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认识他?”

    李路摇头,“并不相识。”

    “那你为什么处处维护他。这一路来我就觉得你有些过度维护他,你的话是没错的,但是我不明白啊!”梁红兵摊了摊手说道。

    李路微微笑了笑,说,“梁大哥,我是为你好,请相信我。”

    梁红兵无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行,我答应你。”

    为他好,他怎么会相信呢。

    事实却是,李路的确是在救他。三十年后的王朝阳案,当年所有的办案人员以及负责领导,没死的,都受到了处分,本该安享晚年,生活却是被尘封的往事所严重影响。

    张卫伟站起来,道,“头儿,我到外面抽烟。”

    他出去了,就在门口走廊那里站着,一来是站岗,二来是避嫌,他知道什么样的东西自己不该看。跟了李路几个月,张卫伟学会了很多的东西,在李路的一众手下眼里,他已经是李路机要参谋的角色。

    花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李路把所有资料看完,对整个案件的脉络清晰起来。他的第一印象是,西河县局所谓的确凿证据里面,对王朝阳最不利的居然是方丽的口供,而方丽的供词里,有大量描述是没有物证支持的。其他所谓的线索,几乎都是主观臆测的产物。

    就是这些所谓的铁证,让一个年轻人把最好的三十年献给了监狱。

    西河县局并案侦查的最大根据居然是这三起案件发生的时间相距很近距离很近!

    而王朝阳主动承认偷盗了方丽家财务这个犯罪事实,西河县局的侦查里面,却没有足以呈堂证供的证据。也就是说,如果王朝阳不主动招供,西河县局甚至拿不出证据来证明王朝阳偷盗了方丽家的财务。

    李路感到了些许的悲哀,或者这就是时代的悲哀,但他依然对此给予了最宽容的理解。这个年代的办案手段绝然无法与三十年后相比,大部分案件要依靠嫌疑人的主动招供,这就有了刑讯逼供,有了冤假错案。

    他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眼下的情况,还没有到无法挽回的地步。找到真正的案犯,王朝阳的嫌疑自然解除。哪怕以偷盗罪入狱,也是几年的事情。有他给梁红兵施加影响,把目标转移到真正的案犯身上,也许并不困难。

    然而,他找遍未来记忆,也想不起来犯下这几起强奸案的人叫什么名字。

    他点上一根烟,在烟雾缭绕之中,陷入了一遍遍的回忆……

    真正的案犯到底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