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是他?
    ,!

    西河县百货大厦,只是一栋三层高的直角型大楼,却已经是县城的标志性建筑物,以它为根据形成的十字路口沟通东南西北,而十字路口区域就是县城最繁华的区域,路口另外三个角分别是建筑公司大楼、国营五金商店和畜牧局办公楼,几乎囊括了民生的所有。

    距离下午下班还要十分钟,李路和张卫伟赶到了这里。

    把车往路边一停,他们大步走进了百货大厦,里面光线有些昏暗,售货员们百无聊赖的把肘部搁在高高的展柜上说着话。

    百货商店的柜台和供销社的是差不多一个路数的,高高的,柜台和后面货架之间的通道也是垫高的。这就形成了这样的场面,群众买东西总是要昂着头看售货员,而售货员可以惬意的把手肘搁在柜台上居高临下的和群众对话。

    这样的布局暗暗的体现着这个年代的阶层,也充分体现着计划经济的特点。

    卖东西的才是大爷。

    李路和张卫伟都是一身的军装,李路的四个兜明显得很。看见他们的售货员虽然不敢怠慢,但也谈不上热情。

    “同志,我们这下班了。”一雀斑小姑娘有些烦躁的说。

    雀斑姑娘十**岁的样子,却把头发给弄成了香港明星的卷发款式,成熟的发型配上青涩的面容,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的。那斜着向下的目光更是充分的体现了作为一名售货员的高傲。

    请客吃饭托人找关系才能买到一些稀缺商品的年代,售货员的社会地位之高并不是当今能够想象的。

    李路看了看手腕的海鸥机械表,离下班时间还差十三分钟,他道,“找一下方丽同志,她在哪?”

    几个售货员一听方丽的名字,就都不由的站直了一下身子,相互的看了一眼。

    张卫伟取出证件出示了一下,道,“光明厂保卫科的,协助公安办案。方丽在哪?”

    他们俩的语气都很硬,没必要给这些势利眼好态度。他们穿着军装尚且得到这样的对待,遑论是普通群众。

    “方丽,方丽她好几天没来上班了,我不知道她在哪。”雀斑姑娘典型的欺软怕硬,放低了语气,道。

    张卫伟指了指雀斑姑娘,道,“这位同志,麻烦你带我们去她家。”

    说着,他撩了撩衣摆,露出腰间快枪套里的马卡洛夫手枪华夏版,也就是59式9毫米手枪,主要配备给团以上指挥员使用,威慑的意味不言而喻。

    年纪稍大一些的妇女连忙的赔笑说,“好的好的,小梅,你带他们去方丽家看看。”

    雀斑姑娘噘了噘嘴,去拿了自己的小包,没好气的说,“走吧,我带你们去。”

    李路在走之前,打量了一圈货架上的商品,一些电器已经蒙上了一层很明显的灰尘,显然已经许久没有销售的痕迹了。这说明奋远公司的奋远电器商场的影响力,已经扩展到了县域市场。

    叫小梅的雀斑姑娘出了门左转抬脚就走,一边走还一边盯着路边的lc80看。她没少坐汽车的,包括吉普车,也坐过县政府的三菱越野车,但是这个车似乎比县政府的三菱越野车还要大一些。

    “小梅同志,这边上车。”张卫伟喊住小梅。

    小梅猛地站住,指着她还在艳羡看着的大吉普车,不敢相信的道,“这个,这个车?”

    “嗯。”

    张卫伟取出钥匙,摁了一下开锁键,便听见清脆响亮的咔嚓的一声,四个门的车门锁齐齐弹起来,他拉开主驾的车门坐上去,钥匙插入,旋转打火,v8发动机发出有力低沉的声音。

    小梅都看呆了——开车门怎么不用插车钥匙的吗?

    本该在差不多十年后才出现的lc80,提前出现在销售市场上面,它那超高的配置,全然不是国门刚刚开启的华夏人民所能想象的。甚至在李路眼里,此时的lc80,有许多配置是三十年后许多中低端车都不具备的。

    简单的遥控钥匙在这个年代人们的眼里,那是让人吃惊的高科技。

    小梅赶紧的过来,折腾半天才拉开后座的车门,爬上车的时候脑袋还磕到了门框,她一点也不觉得疼,赶紧的做好屏气凝神的,眼睛停不下来的到处打量。这个车真够大的,座椅太舒服了,前面方向盘一侧中间的位置还有许多英文字母的案件……

    李路刚要上车,瞥见后排车门没关好,走过来用力关了一下子,把里面的小梅给吓了一跳,这会儿却是不敢抬着下巴说话了,尴尬的谄媚的笑着。能开这么高级汽车的干部,怎么会是普通干部。

    一路上,小梅的话多得很,问问这个问问那个。李路一概不搭理,而是围绕着方丽问了许多问题。小梅本就有心搭讪,就非常热情的巴拉巴拉说了许多,不过更多的是女人之前的八卦。

    “同志,这个不是我背后说人坏话,门市谁不知道,方丽和北运菜公司的朱科长就是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那个女人,真的,我都不好说她什么,平时在门市,对我们是没有好脸色的,说话很难听……”

    “你等等。”李路打断她,问道,“北运菜公司的朱科长,这又是谁?”

    小梅下意识的捂嘴了嘴巴,才意识到说太快说秃噜嘴了,掩饰着说,“什么朱科长?我不知道啊。”

    李路盯着她,道,“梅同志,你刚才很清楚的提到,方丽的生活不太检点,和北云菜公司的朱科长是地下情人关系。”

    “没有啊!我可没说过她和朱科长是地下情人!”小梅急忙纠正强调。

    李路什么也不说了,就那么看着她。

    小梅好不容易回过味来,该说的不该说的,实际上已经说了,死不承认自己说过的话,做人的脸皮可就没了。

    “是,我听人是这么传的,不过我有一次的确在河边看见了他们,动作还挺亲密的。保卫同志,你可得替我保密,这个事情我谁也没告诉。”小梅低声哀求着说。

    突然出现在案件里面的这个朱科长,让李路的思路开阔了一些。按理来说,既然和方丽有不清不楚的男女关系,西河县局在侦查过程当中,是很容易能查到这个人的。但是案卷里却没有哪怕一个字提到朱科长。

    案子的真相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

    李路道,“我们不会泄露个人**的。还要多久到方丽的家?”

    “到了到了,前面拐弯就到,那边就是我们百货的职工宿舍。”小梅指着右手边那片平房说。

    张卫伟靠边停车,小梅恋恋不舍的下车,带着两人往百货公司宿舍小区里面走去。

    刚刚走到距离门口还有十米左右的位置,从里面出来个蹬着自行车车把吊着黑色公文包的中年秃顶男子,李路看清楚了那人的长相,微微一愣。

    小梅向那男子笑着打招呼,“朱科长,您又来看望丽姐啊。”

    他就是朱科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