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造就商界大佬的隐情
    ,!

    目送朱科长离开,小梅小声对李路说,“他就是朱科长,方丽的远房表哥,北云菜公司运输科科长。方丽出事之后,他经常来看望。”

    张卫伟不由问道,“方丽的丈夫呢,他怎么回事?”

    “被拘留了。”小梅道。

    “被拘了?”张卫伟一愣。

    小梅反而奇怪的说,“对呀,他打伤了方丽,犯法了呀,公安早就把他拘起来了。”

    张卫伟正要说话,李路打过来一个眼神,张卫伟秒懂,不再就此往下说。

    “我带你们进去。”小梅往里面走。

    李路对张卫伟说,“老张,你在外面等着吧,我进去。”说着目光往朱科长离去的方向扫了扫。

    张卫伟了然,点了点头就去了。

    刚才朱科长明显没有忍住李路来,但是李路可不会记不住他。三年前打过一个照面的人,李路都能记得一清二楚。这是前世作为情报官的基本技能。

    一排排整齐排列的瓦顶平房,条条框框的款式,五户为一排,前后相距十几米又一排,两侧是直通到底的用大块青砖铺成的约两米宽的道路,每一户都是前面客厅中间是镂空小天井最里面是卧室这样的设计,低矮而光线受限。门前的空地有自己搭起来的晾衣架,上面挂着随风飘荡的衣物或者被单被套蚊帐之类的用品。

    每一排平房前都按照同等的距离种植着树木,树木连成的线,把门前十几米的空地一分为二,门前这一侧是平坦的水泥地,另一侧则是比水泥地要高处差不多八十公分的泥地,那里以每户左右两侧墙壁的延长线划出了一块块的方块地,有些人在上面种了蔬菜,也有种了鲜花,还有一些干脆在那里圈养了鸡鸭。

    下午四点多的时分,这片职工宿舍区慢慢的热闹了起来,放学的孩子,下班的爸妈,饿到不住叫唤的鸡鸭。拎着菜挎着包脚步匆匆往家里走还不忘交谈的妇女们抬眼看见自家门前的衣服被风吹落,一边急步过去一边埋怨蹲在门口前面和酗伴打弹珠的孩子不懂捡一下衣服。

    小梅引着李路沿着笔直的路经过一家又一家的门前,指了指倒数第二排右侧最尽头的那户,道,“最里面的那家就是方丽家。”

    李路站住脚步打量了一下周遭,方丽家紧贴着两米多高的围墙,他问道,“围墙那边是什么地方?”

    小梅道,“修理厂的宿舍。”

    微微点了点头,李路知道为什么王朝阳会选择方丽家作为偷盗对象了。翻过围墙直接能从中间的小天井进入,对王朝阳这样的高手来说,这样的防护等于是不设防。

    王朝阳为什么会偷盗东西?他是修理厂的职工,是让人羡慕的职业,待遇方面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一个月一百多块钱是跑不掉的,足够生活得很不错。因何事会沦落到偷盗东西这个地步呢?

    怀着疑问,李路抬脚往房门紧闭着的方丽家走去,却发现小梅站在那里不动。

    小梅说,“那个,我就不进去了。我妈在家等我吃饭。”

    李路笑了笑,说,“你先回去吧。”

    小梅掉头走,脚步越来越快,生怕被方丽看到。

    左右打量了一下,邻居们都放缓了手里的活计,盯着李路看,当李路看向他们的时候,他们却又赶紧的躲闪开目光,生怕惹上什么事情。有几个酗子在那里追逐打闹着,被追的孩子哈哈哈笑着往这边跑,他的妈妈大吃一惊,连忙的像护小鸡一样追过来把孩子给拦下,硬生生的抱起来往家里快步走,巴掌往孩子的屁股上招呼,“让你疯跑!让你不听话!”

    “哇!!!”

    孩子的哭声震天起,现场乱成一团,却是日常生活再正常不过的组成部分。

    李路敲响了房门,良久,里面传来声音,“谁啊!”

    “公安局的。”李路道。

    不一会儿,门栓被打开的声音,门被从里面打开,出现个瓜子脸的披头散发的女人,个子比较高挑,身材不错,的确良浅色衬衣深色牛仔裤,眼角有泪痕,眼睛有些红,显然刚哭过。

    方丽抬眼看见是个部队干部,微微愣了一下,“你是谁?”

    李路指了指里面,“方便进去说吗?”

    方丽犹豫着。

    李路直接把门全部推开,径直走进去。

    方丽连忙的跟上,却不敢阻止。

    打扫得很干净的房子,李路慢慢往里面走观察得很仔细。客厅摆着的是实木沙发,墙壁上打了钉子挂着相框、日历和摇摆钟,茶几上的茶具很整齐,有一层淡淡的灰,显然好几天没用过也没清洗过。

    往里走就是小天井,靠墙壁的位置有水龙头,周边是青苔,地板上用水泥围了一圈,防止水往往外面流,还有一只铁质的椭圆大水桶,里面堆满了衣服。

    看得出,这户人家之前的生活很精致,哪怕是遭遇这样的事情,也保持了基本的整洁。只不过一些地方表现出了女主人的情绪。

    走到卧室门口那里,方丽要阻止,李路却自己在门槛那里停了下来,他打量着里面的情况。

    床铺很乱。

    并且,李路嗅到了一些残留的气味。

    他转身返回客厅,方丽急忙跟着过去。

    李路在单人木质沙发那里坐下,指了指侧对面的长沙发,对方丽说,“坐下吧,咱们谈一谈。”

    方丽却不坐下,盯着李路问,“你不是公安局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光明厂保卫科副科长李路,也是光明民兵营副营长,目前协助西城公安分局调查你的案子。”李路道,“方丽同志,我过来和你谈,你还能有一个比较好的结果,如果是公安局的人来,他们不会和你谈,直接把你抓走。”

    淡淡笑了笑,李路道,“你包庇连环强奸犯的罪名是跑不掉的。”

    这一句话直接击中了方丽心里最脆弱的部分,身子软了软站不稳,直接的一屁股坐到了沙发那里,泪水没一会儿就涌了出来。

    李路缓缓说道,“你是受害者,你现在把真相说出来,让真正的坏人得到惩罚,还能争取一个立功表现。再一意孤行,等着你的就是监狱。你愿意你的孩子出生在监狱里?”

    “我不要那个畜生的孩子!”方丽爆发出来,使劲的捶打自己的肚子。

    一个深藏了多年的让身心都承受着巨大压力的秘密,突然的被一个陌生人分毫不差的戳破,方丽心中压抑着的情感,终于的喷发了出来。

    李路连忙控制住她的手,“请你冷静。首先让案子的真相大白于天下,让你口中的畜生得到法律的制裁,然后你再考虑孩子的事情。”

    方丽不知道李路是怎么知道这些内情的,但是她有了解脱之感,终于不用再背负着那段屈辱生活着了。

    她从头到尾把整件事情说了出来,那是一个阴谋,而无意闯入的王朝阳,被当成了替罪羊。

    李路的心情很复杂,有兴奋和期待,也有好奇与无奈。他正在接近的是造就了前世全球商界名声赫赫的大佬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却与大佬本人无关,他只不过是阴差阳错的在错误的时间做了错误的事情,毁了自己的三十年,却成为了全球有名的地产大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