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作战计划再蒙阴影
    ,!

    “第124章作战计划再蒙阴影

    “空中机动?李科长,这个玩笑开大了吧?”

    之前表现出不耐烦的营长,此时吃了一惊之后,随即呵呵笑了起来。

    然而,他很快发下,没人在笑。

    他于是再一次愣住了。

    除了他,其他人都猛然的想起了一个一直被忽视掉的因素——直升机。使用直升机投送兵力,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战术。十多年前的越南战场,美国佬投入了三千多架直升机,更早之前的抗美援朝战争,美国佬已经开始大量使用直升机执行勤务支援任务,例如运输伤员投送补给等。

    张平山的眉头猛跳,他开始正视李路的反对意见。如果说之前他是碍于面子而没有反驳李路,那么现在他是没理由反驳李路了。

    也许很多人都会漏掉一个看似没有关联的因素——敌军装备了数量可观的苏制直升机。

    看到张平山的表情发生了变化,李路终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他沉声说道,“连长,如果我们没能很干脆的拿下x山隘,敌守军只要争取到一个小时的时间,315师就能向x山隘投入两个连的兵力。”

    赵荣军的后脊背在发凉,暗暗倒抽了一口凉气,道,“如果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两个连就能改变战场态势。”

    “没错。”李路严肃地说道,“现有的作战计划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突出一个快字。快速行军,快速突击。反过来,如果战斗进程受到了影响或者牵制,那么就会导致整个计划的失败,即使最后胜利属于咱们,付出的代价也会比想象中的更多。”

    李路诚恳的说道,“连长,必须要把敌军的直升机输送能力考虑进去。地形地貌对他们投入营连级部队不会产生限制。我强烈建议报告前指,请求更改作战计划!”

    他已经顾不上自己的身份了,直接提出建议。

    那名营长忍不住插话,道,“敌军有直升机是没错,但是他们没一下子投入营连规模的能力啊!再者说,他们敢飞吗?咱们的防空部队可不是摆设!”

    李路扭头看向他,凌厉的目光让那名营长下意识的心里颤了颤,李路严肃地说道,“敌军有没有足够规模的直升机群,上报询问上级情报部门就能搞清楚。至于他们敢不敢飞,我不知道,但咱们的防空部队发挥不了作用,这一点我是确凿清楚的。”

    赵荣军忍不住提醒了那名营长一句,“陈营长,你别忘了作战区域是在哪。”

    陈营长愣了一下,随即嘴角有些尴尬的抽了抽,低头掏烟点上化解尴尬。他显然是忘了我军防空部队的手不能伸到那边去的规定。

    张平山可不是优柔寡断的人,也并非听不见不同意见的人,从战场上捡了一条命回来,他比其他指挥员更加重视部队的损失。多活着下来一个战士,就意味着少一个破碎的家庭。

    “都听好了,暂缓执行原计划,等我请示前指再说!”张平山干脆利落的下达了新的命令,“各连再把战前工作搞扎实一些,把车辆检修好,先散了吧!”

    一众连队主官敬礼离开。

    李路这才把那颗高高提起来的心放了下去。

    此时,张平山看着他,意味深长的说,“小李,你不应该离开部队。”

    李路只能报以微笑,点了点头,也离开了作战会议室。

    他两辈子加起来打的仗已经够多了,哪怕当年没有犯错误导致军旅前途暗淡,他最后也会选择离开部队回地方进行创业。就好比一件先进的武器能够改变战斗结果一样,现代化的国防军工体系绝对是一支强大军队的有力支撑,并且是唯一的。

    赵荣军追上李路,道,“李科长。”

    李路放慢脚步,赵荣军和他并肩走着,道,“李科长,参谋长说你在前线打了两年,我是新同志,第一次上前线,想和你聊聊,取取经。”

    指了指那边的堆积着的空炮弹箱,李路道,“坐着聊。”

    两人就在空炮弹箱堆那里,寻了两个低矮的坐下,就着月光聊了起来。李路当然希望能够把自己的经验传给没上过战场的新同志,很多时候,一条有用的经验,可以避免许多不必要的伤亡。

    “参加过战斗的部队毕竟是少数,现在我军的许多官兵对敌军的战斗力依然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李路缓缓说道,“当年我跟部队往内河打,一路打过去,之前对敌军的印象,全都被颠覆了。他们不是纸老虎,而是一支有着丰富丛林作战经验的军队。”

    参加过大规模战事的人很多,参加过轮流作战的人也不少,但是连续干下来的人凤毛麟角。李路因为机缘巧合,或者说运气不好,连队被打残了之后被调到其他部队,结果又接着上,如此的反复,一直到张平山所领导的连队,最终还是打残了撤下来。

    换个角度看,李路才是霉星,走到哪个连队,哪个连队必然打残。

    赵荣军的表情很凝重,他道,“参谋长经常跟我讲,咱们许多部队正是因为轻视对手,才付出了一些没必要的伤亡。李科长,坦克部队在热带雨林地域的作战运用,你好像很熟悉。”

    李路笑了笑,说,“我第一次上战场,跟着大部队一路往南打。那个时候咱们的坦克部队挟胜追击,我们步兵两条腿跑不过坦克履带,就出现了协同上的断裂。上级一道命令下来,步兵部队上坦克,就都爬上去。这里的地形你也知道,到处都是崎岖不平,人很容易被颠下来。后来想了个办法,用背包绳把人捆在坦克上面。结果悲剧就发生了……”

    遭遇伏击时,人员无法迅速脱离坦克,只能眼睁睁的像靶子一样在敌军的扫射中倒下,那一片片的。

    稳了稳心绪,李路道,“我是在鬼门关前面走了一遭,之后大家都收起了轻视之心。坦克部队也不敢不管不顾的往前拱了。热带雨林地形里,坦克部队的发挥会受到地形的苛刻限制,但并也不是其他人所讲的那样很难发挥作用。大规模战事里,许多重要的突击任务,都是依靠坦克部队来完成的。作战过程中,你要注意的大概是这几点……”

    李路讲了半个多小时,赵荣军认认真真听了半个多小时。赵荣军很庆幸遇上一名有丰富经验的老兵,而且是显然具有优秀战术指挥能力的老兵。李路告诉他的注意要点,哪怕一个很小的细节,都有可能成为夺取胜利避免更大伤亡的重要举措。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张平山的通信员又跑了过来,通知李路过去开会。

    李路和赵荣军连忙赶到作战会议室,所有的连队主官都来齐了,但是张平山的脸色却不太好看。

    李路的心沉了沉,莫非前指不同意调整作战计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