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别在我面前摆上帝的嘴脸!
    ,!

    野战医院遭袭的事情,前指很快就接到了汇报,对此,前指非常的震怒。那么多部队摆在前面,居然让一队敌军特工溜进来,前线部队遭到了前指措辞严厉的批评,同时前指给参与行动的部队下达了补充命令,要求各部务必行动迅速雷厉风行,狠狠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看各部队的指挥员怎样去解读领悟了!

    野战医院这边,张卫伟带人把敌军的伤员集中了起来,向李路报告,“头儿,战场打扫完了,死了十八个,伤的有七个,其中三个伤势很重。对了,这是他们使用的武器,口径很小,和咱们的56冲不一样,但是外形很像。”

    李路接过张卫伟递过来的自动步枪,仔细一看,马上认出来了。这是ak-107,突击步枪,确切的说应该是用于试验的初始型号。这款枪并不是ak系列步枪,极少人对它有深入的了解。

    而ak-107以及该系列的突击步枪,与ak系列步枪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ak-107多了一种平衡抵消同步装置。说白了,就是利用火药燃气能量,让平衡抵消同步装置有自动工作的特性。也就是说,射手在进行射击的时候,自动平衡抵消同步装置就开始工作,以达到减少后座撞击力的作用。

    打过枪的人都知道,如果自动步枪没有后座撞击力,那么射手可以轻而易举的在连射状态下,把每一发子弹都打在目标身上。而现在的自动步枪,尤其是ak系列自动步枪,后座撞击力很大,在点射的时候,第一发子弹命中目标,因为后座里的作用,步枪在射击后续子弹的时候,瞄准点已经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因此,后面的子弹很难打中目标。

    这也是为什么有三脚架的机枪对定点目标进行精准射击,效果比自动步枪更好。这也是为什么,一名能够在两发或者三发点射的时候,把所有子弹都打在百米外胸靶上,是让人禁不住竖起大拇指的原因。

    “5.45毫米口径的,苏联人搞出来的一种新式步兵武器。”李路道,“有多少支?”

    “十二支。”张卫伟道。

    “刚好一个班的数量,看来是用于战场试验的。”李路低声说,“全部装上车藏好,带回去研究。”

    “明白。”张卫伟心领神会,随即请示,“那,那些伤员怎么办?”

    李路看了眼两三百米外的野战医院,医护人员正在对伤员进行救治,清晨的阳光开始撒下来,他问道,“野战医院的伤亡出来了吗?”

    “死了三人,伤五个。不过,补给点那个班的战士,只有两人活了下来。”张卫伟神色暗淡,低声说。

    李路的目光落在了那边躺了一地的敌军伤员,冷冷的说,“先放着吧,让野战医院的人先把自己的同志救治好。”

    “明白。”张卫伟压了压声音,道,“要不把他们转移到树林里,找个安全的地方,这里还是太暴露了。”

    “可以。”李路点头答应。

    张卫伟就带着黄光辉、赵旭他们忙活了起来。

    李路走到韦德他们那边,询问他们的情况,韦德说,“路,你太厉害了,你简直是战神。我第一次如此深切的感受到,战争可以残酷到什么程度。”

    “你死我活的场所,容不下任何一丝悲悯之心。”李路道,看向牛军,“牛老师,你的脸色不太好,上车休息一下吧。”

    牛军有些木然的点头,走向车那边,突然的就扶着车门呕吐了起来。

    残肢断臂,血肉模糊的尸体,外漏的内脏以及崩裂的头盖骨,边上还有红的白的一团。这样的场面就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不同的死亡的姿势,双目圆蹬的,干脆面目全非的,都在狠狠的刺激着他的感官神经。

    李路知道这样的冲击对牛军来说意味着什么,君不见刘向阳已经在那边干呕,牛军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非常的不错。

    他知道,牛军从此以后都不能再看见劏猪的场面——何其相像。

    瑞秋看见张卫伟他们把敌军伤员往树林里搬,站起来问李路,“他们在干什么?”

    李路笑了笑,说,“给他们换一个安全的地方。”

    “为什么不让他们得到救治?这里不就是医院吗?”瑞秋指着野战医院,质问李路。

    韦德轻轻拍了拍瑞秋的肩膀,“孩子,首先抢救自己的战士,这是没有错的。”

    “但是,也应该对他们的伤势进行检查,分出轻重伤员,再根据受伤的程度进行救治。路先生,放下武器的人都应该得到公平的战俘待遇。”瑞秋据理力争。

    李路却是淡淡的笑道,“我不是军人,日内瓦公约在我这里并没有什么用处。你看见了,他们射杀的是手无寸铁的医护人员。瑞秋小姐,让被他们射杀的一户人员首先去救治他们?你脑子瓦塔了?”

    瑞秋愤怒地说道,“绝对不能如此坐视,这是不对的!”

    李路扬手就是一巴掌过去!

    瑞秋被李路直接扇翻在地上。

    “路!”韦德连忙拦住李路。

    李路笑了笑,拍了拍韦德的胳膊,说,“韦德先生,我不会伤害她,请您放心。”

    他走过去,拽着瑞秋的胳膊把她拽起来,大步往野战医院那边拖去,其他人担心出事,连忙跟着,连刘向阳都强忍住了恶心,跑着跟过来。

    瑞秋被李路拖着几步一踉跄的走。

    野战医院前面的雨布上摆着牺牲的医护人员以及补给站守卫班战士的遗体,幸存的两名战士分列两边端着枪守护烈士遗体,脸上满满的都是泪痕。

    李路用力把瑞秋拽到烈士遗体跟前,指着烈士遗体,对瑞秋说道,“看看,他们的平均年龄是二十岁。这三个女护士,她们救过上百人的命,其中包括敌军士兵。现在呢,看看她们,她们躺在这里,她们死了!”

    李路揪着瑞秋的衣领,话语简直是从牙缝之间蹦出来的,“听着,首先不遵守日内瓦公约的是他们,在我这里,我不是军人,但是,犯我姐妹者,我会一个个的把他们都杀干剥净,我会让他们每一个人都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二,请你不要拿你们美国人那一套所谓的人权思想来绑架我华夏的传统道德,我,不吃这套!”

    他盯着瑟瑟发抖的瑞秋,沉声狠狠的补上一句话:“最后,奉劝你一句话,给我老老实实的,再在老子面前摆上帝的嘴脸,我会把你比基尼都打出来!”

    李路松开瑞秋,瑞秋一下子就瘫坐了下去,浑身再没有一丝的力气。

    站在那边的韦德,看向李路的目光越来越复杂。

    而能听懂英语的刘向阳,此时看李路的目光,充满了崇拜和敬仰。

    李路恨不得把敌军的特工部队全都送下十八层地狱,瑞秋居然站出来要求对他们实施优先救治,这不是厕所里打灯笼吗!

    电:月票,月票,求月票,让我们手挽手继续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