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撞击战术
    使用了mtu公司提供的900马力柴油发动机以及匹配程度更加完美的变速箱之后,亚洲虎坦克的机动性比它的前辈59坦上升了个档次。t-62m自然也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刚才的战斗中,担任预备队的赵荣军连一直没有动静,八台亚洲虎坦克犹如林中猛虎一般蛰伏在侧面的隐蔽地里,距离战场有一公里多。

    此时,在最关键的时刻,赵荣军率队冲杀了出来,群虎扑食。

    亚洲虎坦克那门m68a1型105毫米炮线膛炮发射出穿甲弹,八台亚洲虎坦克齐射,从侧面攻击碾向李路所在的倒打火力点工事的敌军t-62m坦克。

    没有任何悬念的战斗。

    敌军那几台t-62m坦克都被击中了,都被打爆了。早就憋了一股气的猛虎连的坦克手门,第一轮齐射就打来了个满门红。车组的战斗力得到了验证,亚洲虎坦克的火-控-系-统的性能也得到了检验!

    韦德通过潜望镜看到了李路的处境,他用英语大声喊道:“刘!冲锋!冲锋!冲下去!宰了那帮-狗-娘-养-的!快!”

    刘向阳把油门加到最大,操作着跛脚的亚洲虎坦克冲过去。他的距离更近!

    连韦德这样的知识分子都爆了粗口,可见他们的内心是多么的愤怒。如果不是李路,他们很清楚,成尸体的就是他们。

    韦德大吼着:“穿甲弹!穿甲弹!打正面那台t-62m!”

    瑞秋把一发炮弹送进去,熟练的瞄准正面之敌,随即果然的击发出去!亚洲虎坦克浑身颤了颤,一发105毫米穿甲弹就出去了。可惜,颠簸造成了炮弹失去了准头。炮弹擦着正面那台t-62m的乌龟壳顶部飞了过去。敲此时,对方也发射了一发炮弹,几乎是擦着亚洲虎坦克的车长潜望镜飞过去的,那强劲的气流吓了韦德一身冷汗。

    跛脚亚洲虎和那台t-62m怼上了。

    两台车正面对正面以最快的速度对冲过去,速度越来越快到了最高速度。让人惊讶的是,两台车都在行进间射击,两台车都打飞了!

    “瑞秋!打准点!一炮干掉他!”韦德着急的喊道。

    瑞秋满头大汗,她大声说道,“我一直在尽力!”

    刘向阳死死咬着牙齿,用方言大吼道:“飘鲁麦鸡!来啊!来啊!挖撞鲁妹鸡死库!”

    他恨不得把油箱取出来直接往发动机里面灌入柴油——如果这样能够让跛脚亚洲虎跑得更快一些的话!

    一侧履带缺少了一节,意味着刘向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让跛脚亚洲虎跑直线。他拼尽了吃奶的力气维持着平衡,死死咬牙。杀红了眼,就是撞,他也要把眼前的敌坦克给撞碎掉!

    “哦我的天,瑞秋,你最好尽快把它干掉,刘已经发疯了,他要撞击敌人!”韦德下意识的捂住了太阳穴,摇着头大喊道。

    瑞秋早就急得如同热锅蚂蚁一般的,但是,越急越打不准!

    诡异的是,敌军的t-62m坦克居然也没有一发能打中跛脚亚洲虎坦克的!

    叠加速度绝对超过了八十公里每小时,要知道,这可是在野外山地。敌我双方的一些官兵都看见了,两台坦克正面对正面,不要命的极速对冲过去。

    另一边,突然杀出来的赵荣军干脆利落的干掉了敌军仅有的几台t-62m,随即开始用并列机枪招呼那些敌军步兵。

    那简直就是屠杀。

    **在弹片和弹头编织而成的火力网里颤抖和破碎,肮脏的生命在烈火中谢罪与忏悔。

    主阵地的部队反冲锋下来之后,战局已定。

    “啊啊啊啊!注意保护好自己!”

    “轰!”

    跛脚亚洲虎和那台敌军的t-62m正面对正面的撞击发出的剧烈的声音,成为了这场残酷的战斗的尾音。

    两台坦克因为惯性,车头冲在一起高高的扬起,两台车的车身组成了一个人字,随即重重的落地。

    枪声逐渐稀落之后,两拨人冲了过去,一拨人冲向倒打火力点工事,另一拨人冲向跛脚亚洲虎坦克。冲向跛脚亚洲虎坦克的是黄光辉几个人,而赵荣军则跳下坦克跑向倒打火力点工事。

    夕阳犹如回光返照一般发出最后一束光芒照亮了整个256高地战场。牛二和麦光华率领部队挟胜追击而去,其余人开始清理战场,医疗队飞快对伤员进行战地救护,部队有序不乱的进行着手尾的工作。

    工事倒塌了,战士们挖开,看见的是狭小的空间里,李路躬着身子抱着牛军,两人毫发未损,只是李路昏迷了过去,牛军则瞪着大眼睛,被李路牢牢的抱住,她动惮不得。

    满脸是血的张卫伟不知道从哪里爬出来,他跌跌撞撞的跑过来,趴在工事边沿,“科长!科长!牛老师?牛老师!科长他怎么了你说话啊!?三哥!三哥你醒醒!”

    他绝望了,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

    赵荣军半蹲在张卫伟身边,安慰的拍打着他的肩膀,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三哥……”张卫伟哭出了生意来。

    “吵吵吵,你就不能消停会!”

    众人惊愕的顺着声音的来源望过去,但见侧身抱着牛军的李路慢慢的醒转过来,看清楚了之后才发现,李路根本没事,他甚至极有可能是在装昏迷。牛军为什么瞪着眼睛明明醒着却不敢说话,是因为李路呼出的热气直直的喷在她的脸色,胸口跳动的强劲感受非常清楚。

    她知道李路没事,但这么多人看着,自己这样被抱着,除了装糊涂,还能有什么办法化解尴尬呢!

    李路返身起来,瞪了惊愕的张卫伟一眼,“别嚎了,老子还没死。”

    张卫伟猛然醒悟,他可能破坏了三哥的好事,不能吧,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儿女私情?

    李路把牛军扶起来,托着她的屁股把她抬上去,上面的兵们拽着牛军的胳膊往上拉,正要去拉李路,李路却是扒着工事边沿利索的翻了出来。

    身手矫健得很,哪里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李路扫视了众人一眼,道,“别围着了,抓紧打扫战场,抢救伤员。老张,去看看韦德他们的情况,快去!”

    “是!”张卫伟抹了一把眼泪,连忙的去了。

    赵荣军带着兵们跳着方格子连忙的忙活开了。

    李路和牛军并肩站在那里,扫视着周遭。

    越看越吃惊,牛军此时才发现,以他们所在的工事为中心,敌军的尸体密密麻麻的铺了开去——这就是为什么赵荣军等人走路要跳方格子,因为能够下脚的地方有限。

    横七竖八的敌军尸体密密麻麻的,从空中远远看下来,像是暗绿色的麻袋杂乱的堆放着,几条被战士们清理出来的路把这块敌军士兵大量俯尸的区域划分为好几个小块,仿佛那些就是被清理到两侧的杂物。

    死在李路和牛军两人枪下的敌军士兵,超过了三百人。

    她怎么也想象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一个手里沾满了鲜血的女魔头,然而她却为此感到骄傲和自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