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刮骨疗伤开作战会议
    256高地防御战的第一轮交锋,我军取得了绝对的胜利。

    李路对部队进行了重新编组,再一次调整了防御部署,重新配置了火力。

    仗,还没打完。

    这仅仅是敌军的第一轮进攻。

    尽管,当我军炮兵部队覆盖了敌军主力部队,但敌军显然势必要夺下256高地,否则他们被切割包围的上万人部队,是逃不掉被全歼的命令的。此时此刻,正面战场上,随着我军主力部队陆续完成切割包围任务,整体的态势清晰了起来。

    意味着,敌军对256高地的进攻会越发的丧心病狂。

    手里拿着皱巴巴的一张统计了伤亡数字的纸,坐在阵地指挥所的工事里,嗅着硝烟的味道,凝视着上面的数字。

    三十年后,国防军倘若牺牲数名战士,便会引起举国关注,高层高度重视舆论强势要求打回去。而现如今,数十人的伤亡也只不过是捏在他李路这么一位连现役军人都不是的军事顾问手里的一张纸罢了。

    如果有空中支援,这场仗不会打得这么惨烈,伤亡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能让他感到宽慰的是,韦德等人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被强大的冲击力量震得有些晕,脑袋胳膊磕了几下,并无大碍。

    战场研究队的人被他全部召集了过来,除了在医疗点那边处理伤口的刘向阳、韦德和瑞秋三人,其他人都来齐了。

    李路看向张卫伟,道,“老张,战场研究队由你指挥,你把他们带到阵地后方去,我给你一个班,务必要保证他们的绝对安全。”

    “头儿,我留下,让赵旭带他们走。”张卫伟说。

    赵旭不干了,“张队,我留下,你带他们走。”

    黄光辉插话说道,“我接到的命令是保证那个洋鬼子的人身安全,那男洋鬼子去哪我去哪。”

    摆了摆手,李路沉声说道,“我不是在跟你们商量,这是命令!谁也不能留下,256高地阵地后方有天然的屏障,你们转移到那里最安全。记住,如果有敌人出现在你们面前,说明主阵地已经被突破了。你们什么都不要管,马上跑。明白吗?”

    众人低下头,谁也不愿意离开。

    “走!”李路低吼道,瞪着他们。

    张卫伟咬了咬牙,起身起找韦德等人,黄光辉跟着他快步离去。赵旭还要说些什么,被李路一瞪眼给吓了回去,也百般无奈的起身离开。

    李路对坐在身边的牛军低声说,“牛老师,你也走吧。”

    牛军很随从的点头,“嗯,你要注意安全,打完仗了我来找你。”

    目送牛军最后离开,李路终于松了一口气。战场研究队安全了,他才能专心的指挥接下来的战斗。他已经接到了张平山的命令,短时间内不会有部队支援256高地,338高地那边也打成了一锅粥,因此,256高地只能凭借着现有的力量守住敌人接下来的进攻。

    毫无疑问,256高地这边,只能由他继续指挥。

    卫生员背着急救箱过来,半蹲在李路身边,道,“首长,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李路看了看左大臂那里渗着血的位置,点了点头,直接从那里把上衣的左衣袖给撕下来,左臂长袖变成了短袖,露出被弹片击中的伤口。那卫生员取出钳子,用一瓶消毒水消毒,然后直接往伤口那里倒,痛得李路倒抽一口凉气。

    正想训斥几句,李路却发现那卫生员是个女兵,一下子就忍住了粗口,婉转的说道,“别紧张,慢慢的来,新兵?”

    “报告首长,是!”卫生员更加紧张了,这个时候她看清楚了伤口,不由的吃惊的张了张嘴巴,道,“首长,弹片还在里面,都看见骨头了。”

    她很吃惊啊,都伤成这样了,还能像个没事人那样坐在这里安稳的看战损报告,这人怕不是铁打的吧,或者干脆没有神经触觉。

    李路盯着卫生员道,“别愣着了,把弹片拔出来。”

    “哦哦,是。”卫生员稳了稳心绪,下意识捏了捏手里的医用镊子,却是始终不敢下手。那白森森的骨头看着就吓人,有些黑乎乎的鲜血慢慢流出来,在周边散开变成鲜红色,翻出来的皮肉能够看见皱褶。

    李路接过她手里的镊子,说,“我自己来吧,把阵线准备好,伤口太大,要进行缝合。”

    卫生员愣在那里,看着李路扭着脑袋盯着自己的伤口,右手稳稳的拿着镊子,准确的夹住了弹片,稍稍的用来撬动了一下——居然还撬动了一下。李路在感知弹片嵌入的力度,然后才开始用力,慢慢的把弹片往外拔。他敏锐的感觉到,弹片恰在骨头之间,并且切断了好几条细小血管,因此出血量才这么多,痛感才如此的明显。

    “你靠后点,一会儿血会溅到你脸上。”李路看见那卫生员满脸紧张兮兮的神情,起了戏耍之心,严肃的说道。

    卫生员下意识的要往后靠,但是猛然想到自己才应该是动手处理伤口的那个人,毅然的蹲在了那里不动。

    李路猛地用力,弹片被拔了出来,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剧烈的痛感。他下意识的倒抽了一口凉气,然后才感觉到一阵舒畅,重重的呼吸了一口。再一看那卫生员,居然下意识的抬手挡住了脸。

    “如果喷血的话,我就离死不远了。静脉血管压力极小,你们学校没有教过?”李路笑道,把镊子往那不锈钢托盘里一扔,指了指伤口,道,“来吧,缝合,缝合学过吧?先缝合再消毒包扎。”

    卫生员满脸通红尴尬得很,连忙的开始动起手来。

    李路还叮嘱了她一句,“缝好看点,呵呵。”

    “是,首长。”卫生员浑身的神经末梢都乍了起来,精神高度集中,开始认真的一针一线的在血肉之前找到表皮,然后进行缝合。

    赵荣军、牛二、麦光华以及龚令辉四人齐齐大步走过来,在工事里围着桌子坐下。赵荣军拿出烟来递给李路一根,给他点上,李路抽了一口,扫视了一眼,道,“时间紧迫,我先传达团部的命令。”

    “团指挥所命令我们继续坚守阵地,短时间内没有兵力增援。另外,我继续以团部军事顾问的身份担任指挥员,直至完成256高地防御作战。”

    众人重重点头,他们显然早已经毫不怀疑李路的地位。此时的李路,在256高地防御部队的官兵里,具有极高的威望。倒打火力点工事周边那三百多具尸体是最有力的说明。

    钢铁的战士最崇拜的是比他们还要强悍的领导人,跟着这样的人打仗,那才叫痛快。

    尽管不到一天的时间,但是依靠彪悍的战斗作风以及优秀的作战指挥能力,李路在官兵们心里快速建立起了极大的威望。

    眼前这四名干部,就是他最忠实的命令执行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