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仗 其实可以这样打
    犹如无数股溪流一样,不计其数的敌军士兵,以班排为单位,从阵地左翼宽大正面之丛林里,在黑夜之中,像暴躁的猴子一样,端着ak-47自动步枪戴着绿色宽沿帽就着月光就往256高地阵地上冲。

    没有出乎意料的是,敌军发起进攻的方向没有错,首先这说明敌军315a师的增援部队到了。其次,龚令辉率领的侦察小组拥有极强的存在必要性。正是他们,为阵地提供了足够的预警时间。而龚令辉接到李路新的指令——继续寻找敌军的自行火炮部队。

    自行火炮部队成了李路心里的一个结。那些随打随走的火炮,拥有极强的机动性以及火力强度。也许会在关键的时刻给你来那么一下,影响战场态势。

    重新部署过的火力,优化了配置,更加的便于发扬,打击的死角几乎没有。左右两个副阵地得到加强的工事,成为了敌军想要攻占主阵地必须先攻占的要地,首当其冲的是左翼副阵地,恰恰是李路特意加强了火力配置的副阵地。

    事实证明,李路对整体的战场态势把握是很清晰的,他对敌军的行动判断是很准确的。

    256高地本身易攻难守,敌军可以从三个方向展开进攻,除赵荣军和牛二指挥的装甲突击纵队反击出去的中路,李路要在左右两个方向选择一个重点防御方向。他手里的兵力根本不足以全面重点布防。

    若不是因为一个草包的指挥员,之前争夺256高地的战斗不会打得那么困难。

    眼下,可能是大规模战事之后两军交战中最激烈的夜间阵地攻防战。

    一上来,李路就感受到了敌军的决心。

    他们的迫击炮在进行覆盖性射击,而步兵部队根本没有等待炮火准备结束,而是冒着己方的炮火同时向阵地发起了冲击。

    上来就是冲锋。

    说明敌军已经完全意识到了一点——256高地拿不下来,他们就只有全军覆没这样一个结果。

    整个战场的压力骤然的集中到了256高地身上,主力部队一边加紧完成正面之敌的歼灭工作,另一边开始重整部队准备支援256高地。但是,可想而知,哪怕是距离最近的位于338高地一侧的坦克团主力部队,也很难在短时间之内组织起兵力支援256高地。

    李路这边得自己扛着。

    他亲自到了左翼副阵地上指挥作战。

    他把左腿屈收起来,小腿正面压在堑壕壁上,以此作为身体与堑壕之间的接触面,而右腿停止脚掌稳稳的蹬在堑壕底部,小半个身子探出去,左右臂肘部依托在堑壕边沿,呈现出有依托射击姿势。

    这样的姿势充分说明了一点——随时可以发起反冲锋。

    只需要右脚用力一蹬,双手一扒堑壕边沿,整个人就可以像出猎的豹子一样冲击出去。

    兵们有样学样,纷纷采取这样的射击姿势。

    李路手里的是和那名小战士换过来的56半步枪,他打的全是曳光弹,他大吼着说,“弟兄们!看我的射击方向!集中火力向我射击的方向开火!”

    说着就是一发曳光弹过去,那是敌军的一名趴在草丛里的机枪手。

    阵地上除轻重机枪火力之外,一大半的步枪射手都跟着李路打出的曳光弹指引出的方向射击。

    密集的子弹以散布均匀的覆盖面笼罩过去,敌军机枪手以及副机枪手哪怕隐藏得再好,只要他们有暴露在外的身体部位,就逃不掉被射杀的结果。敌军的机枪火力顿时就哑火了,只露出个脑袋的敌军机枪射手副射手以为自己姿势这么低很安全,却料不到是被爆头的结局。

    这是事先确定好的战术,集中步枪火力打击敌军火力点,而轻重机枪负责照顾敌军的冲锋步兵。

    所有步枪射手跟随指令开火,效果取决于指引方向的李路。

    单个或者几个步枪射手的射击效果过低,尤其是在夜间,而集中火力之后,可以确保一轮打击就能保证打掉敌军一个火力点。没有机枪火力的支援和压制,敌军的冲锋步兵就是我方轻重机枪下的菜。

    李路打出的曳光子弹成了地狱使者的请柬,往什么地方打过去,什么地方就寸草不生。也许一支枪两支枪威胁不大,但是几乎整个阵地的步枪火力集中起来,总会有打中你的那一颗子弹。

    有效的火力分配,明确的目标指示,大大提高了阵地火力在夜间射击时候的精准度以及命中率。在缺乏夜视器材的情况下,李路想到了各种办法提高夜间作战的效率,而决定采用的这种指示打击法,是最适合当前这种情况的。

    这样做有一个非常致命的缺点——负责指示目标的射手会成为敌军集火的对象。

    敌军也不是傻子,很快就发现,曳光子弹打向哪里,哪里就会被集火。这个集火不是一般的集火,而是整个阵地除轻重机枪外的步枪火力高度集中。这样的集中打击下,除非人埋在地面,否则很难逃掉被命中的结果。

    需要指出的是,轻重机枪的配合尤其重要,否则,在你步枪火力集中的情况下,没有遭到打击的敌军步兵极有可能会冲上来。这就涉及到阵地火力之间的默契度了。

    李路毫无疑问的被集火了,他被集火,就要进行躲避。这个时候,替代指示射手的作用就凸显了出来。

    他大吼道:“换手!”

    马上有顺位指示射手接替了他的工作,而他可以把身体隐藏在堑壕里,躲避敌军密集的子弹。

    指示射手的快速切换,让敌军陷入了极为尴尬的境地。当他们朝指示射手集火之后,同时也暴露了自己,随即便遭到了集火攻击。而我军战士依托完善的阵地工事,比完全裸露在外的敌军士兵无疑更具优势。

    陆续有“换手”这样的高吼声响起来,战前制定的方案具体到每一个人身上,每一名士兵都很清楚自己到了哪一步、遇到何种情况应当采任种应对措施。李路费尽心思把行动具体到单兵身上,最终的目的是——在保证能够充分发扬火力打击敌人的同时,尽量的降低己方士兵的伤亡。

    他把伤亡看得无比重要。

    遭到集火的士兵严格按照要求进行隐蔽,而不是像以前那样顶着敌军火力去射击。

    阵地前面不断倒下的黑影以及己方没有任何一名战友倒下,这样的对比让每一名战士都非常的兴奋和激动!

    仗,其实是可以这样打的!

    只要事无巨细把方案做具体做详细,准好多种应急方案,让每一名战士都清楚每一个阶段的情况以及自己该有的动作,就不必盲目的拿命去拼!

    千万不要以为只要是指挥员就能指挥部队打出这样行云流水般的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