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他真的会打死我的!
    客厅里安静了下来。

    郑东云不敢去看郑凯韵,死死咬着牙齿,越来越犹豫。

    “你是不是又惹事了?”郑凯韵的脸色逐渐沉了下来,“又是那个李路?我跟你讲过多少次,不要去招惹他不要去招惹他,你就是听不进去。”

    缓了缓语气,郑凯韵语重心长的说道,“东云,光明厂移交地方在即,厂部会首先进行改革。你叔叔能不能进一步,这段时间是非常关键的。厂办主任这个位置,厂里没有让我上,而是从外面调进来一个白鸥,说明厂领导对厂办的工作是有看法的。”

    他端起暖水瓶到了点水,道,“新来的王厂长是我老领导的部下,我厚着脸皮找了老领导搭上了王厂长这条线,厂部改革移交之后,我很有可能担任行政部经理。你这段时间,给我老实点。”

    郑东云心头无名火起,极力控制着,“他李路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战斗英雄吗?那边在打仗战斗英雄多得是!他凭什么上来就是副科长!叔,你告诉我,我怎么就不能惹他了?他算个什么东西!”

    “放肆!”郑凯韵猛地一拍茶几。

    婶子受惊的从厨房里跑出来,郑凯韵朝她吼了一句,“没你的事!”

    “你消消气,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冲孩子发火。”婶子说是这样说,还是听话的回厨房里去了。她也是溺爱郑东云的,视为己出。

    郑凯韵收了收火气,盯着郑东云说,“我警告你,不要再去招惹他,否则我的乌纱帽都不保!”

    “晚了。”

    郑东云心头火越来越旺盛,反而不是单纯害怕了,而是委屈和愤怒以及惊恐混杂起来的复杂情感,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味。

    “你什么意思?”郑凯韵感受到了不妙。

    郑东云依然的有些难以启齿,但事已至今,再隐瞒下去,到头来完蛋的是自己,眼下除了他叔叔,谁也救不了他。

    “前天给红星厂的那批原材料,我动了手脚,换掉了。”郑东云低声说。

    郑凯韵顿时怒目圆瞪,“什么!”

    郑东云连忙说,“叔,以前都是这样干的,再说了,他红星厂凭什么例外,就因为是李路的私人工厂?再说了,大部分钱我都给婶子了,留下的那些我也都没花掉……”

    “你……”

    郑凯韵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这么大的事情,他居然一点也不知道。他更没有想到,这个宝贝侄子居然敢向红星厂的原材料伸手!

    并不是因为红星厂有多不一样,而是因为首批南方15型手扶拖拉机对光明厂的转型来说非常的重要。提供给红星厂的原材料不符合规定,最终受损失的是光明厂。

    “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么!”郑凯韵忍着怒火,咬牙切齿的说道。

    郑东云解释着,“叔,原材料不会有很大的问题,他们不会发现的。再说,红星厂的厂长李耀华已经签字确认,如果有问题,他们也有责任。”

    “红星厂的技术工人不是吃干饭的!你知道不知道马金涛是国内著名的材料学专家?他是红星厂的特聘专家!你真以为你那点伎俩别人看不出来?”郑凯韵气不打一处来,瞪着郑东云。

    郑东云微微躲闪了一下郑凯韵的目光,慢慢低下头,横竖是瞒不住的,心一横,便低声吞吞吐吐的说,“还有一个事情,我喜欢上一个女孩子,那女孩是李家华的对象……”

    郑凯韵心里的不妙越发清晰了。

    “李家华是李路的二哥。”

    这会儿,郑凯韵的怒火反而慢慢的下去了,神情重归平静,逐渐的把后背靠在沙发上,目光逐渐变得平淡,就这么看着郑东云。

    他是很了解他这个侄子的,什么都好,就是生活作风这一点很不严于律己。厂里的风言碎语他也是听说过许多的,不过那些都是些流于表面的事情,他倒是没有过于放在心上。

    单身男青年和单身女青年之间,再怎么闹也闹不出什么大事来,感情纠葛这些不可避免。郑凯韵也就权当听了,并不多做理会,只是心里着急——郑东云二十七八岁的人了,还没有对象,在这个十**岁就结婚生子的年代,可想而知家里如何着急。

    然而现在,在这样一种情况之下,郑东云告诉他,喜欢了一个女孩子,而且是李路二哥的对象。这还不算什么,仅仅是喜欢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

    郑凯韵了解自己这个侄子的秉性!

    如果不是出了天大的事情,比对原材料偷梁换柱还要严重的事情,他是不会这般失态的撞上门来求救!

    郑凯韵马上就明白为什么郑东云看到自己就大呼救命。

    “你是不是对那女孩子做了什么?”郑凯韵看着郑东云,抱有最后一丝希望地问道。

    郑东云微微点头,脑袋更低了。

    郑凯韵一下子眼前有些黑,轻轻甩了甩头让自己冷静下来,声音低沉着说道,“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一遍,不要隐瞒任何细节!”

    郑东云的声线终于颤抖了,他显然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意味着什么。

    “三天前的晚上……”

    大概二十天前,郑东云也和其他人一样,对名气越来越大的奋远商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听说那里能买到连华侨商店都买不到的进口商品,且不说在华侨商店购买商品需要使用外汇券。

    在这个领导干部都欠缺生活资料的时代,郑东云这样的小干事又哪里能例外,他自然的也想去购买一些能体现他干部身份的商品。

    于是,他就看到了于晓曼,顿时惊为天人。他喜欢牛军,但是李路已经明确表示了那是我的女人,他连一点心思都不敢有了。现在终于又遇到一位能让他心跳加速的女人,他心里那股“我郑东云也不比谁差”的气一下子就起来了。

    借着购买商品这个由头,他和于晓曼有了几次接触。刻意表现得温文儒雅的郑东云,完美的掩饰了自己好色之徒的本质,在于晓曼面前建立了良好的形象。他有意无意的表现出自己是军工大厂行政干部的身份,让于晓曼这么一位没有多少社会经验的女孩子产生了崇拜感。

    三天前的晚上,郑东云以购买一批电视机给厂里职工当福利为由,约于晓曼出来面谈。晚上于晓曼是不会出门的,但是一想到这会是一个大订单,她就应约了。郑东云以谈事为由在市招待所要了一个房间,他本以为于晓曼会半推半就的,结果却是,于晓曼反抗很激烈,并且说出了自己有对象而且是李路的二哥李家华。

    于晓曼的这句话让郑东云彻底失去了理智,本来就精虫上脑的他,强行了于晓曼。事后冷静下来,郑东云才知道后跑,跌跌撞撞的回到厂里,却得知李路被流弹打死的消息,顿时欣喜若狂心里大喊天助我也!

    只要李路不在,他那几兄弟,郑东云根本不怕!

    郑东云说完,声音已经带着哭腔,“就是刚才,我才知道昨天晚上的电报是有误的,李路没死。叔,他还有两三个小时就回来了。他要是知道这个事情,肯定会打死我!他二哥没这个胆子,他是个疯子,他真的会打死我的!叔,求求你救救我!”

    郑凯韵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这一次,他彻底死心了,这个侄子,已经走得太远。

    “你走吧,走得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再回来。”

    “叔……”

    “走,不想坐牢就走,谁也不要联系,走得越远越好!”

    郑东云犹如丧家之犬一般,跌跌撞撞的离开,跌跌撞撞的回到自己的住所,慌忙的收拾了细软,慌忙的车门向火车站那边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