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卖主求荣
    ,!

    北上的列车上,郑东云坐在卧铺那里,一口一口地抽烟,心跳急促,默默念叨着快开车快开车,他无法安生。

    此时,他还不知道于晓曼自杀的事情。

    列车终于拉响了汽笛,郑东云浑身一震,恢复了一些精神。他知道,这是准备开车的迹象。他心里越来越紧张,只有列车开动起来,把陆港这个地方远远的甩在身后,他才能把那颗提到了嗓子眼的心放下来。

    站前派出所的两名警察突然的出现在郑东云面前,当郑东云看清楚了他们身上的制服,放大的瞳孔之中很快的就生出了死灰一般的绝望。

    他被戴上了手铐带下了列车。

    提前到达的李路站在那里,身后两边分别是张卫伟和赵旭,左手边是梁红兵。李路面无表情的看着警察把郑东云带过来,梁红兵结束和身边站前派出所所长的谈话,摆摆手示意两名押解的警察停下来,随即和所长走远了一些。

    李路走到郑东云面前,看着他。

    郑东云的两条小腿在打颤,他抬起头看了眼李路,随即很快被吓得把头埋得更低。

    “把头抬起来。”李路的声音没有任何感**彩。

    郑东云想要抗拒,但是意识却根本控制不住,赶紧的抬起头来,惊恐地看着李路,牙齿都打颤。忽地一阵恶臭传来,他尿了一裤子。

    李路盯着他,缓缓的说道,“我本想把你那玩意儿割了喂鱼,再把你扔到黑矿里去,但我最后认为,这对你来说,还不是最足够的惩罚。郑东云,你斗不过我,但你非要斗,我奉陪。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对我的家人下手。记住,我会让你这一辈子都生不如死地活着。”

    说完,他便转身大步离去,张玮玮和赵旭紧跟其后。

    出了火车站,风尘仆仆的李路赶到了医院——于晓曼在抢救。

    海军医院抢救室外面,于晓曼的父母和李家华站在那里浑身颤抖着等待着。李家华极力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他手里握着于晓曼的绝笔信。

    看见李路大步走过来,李家华死死咬着牙齿迎上去,像狮子低吼一样说道,“人呢,在哪?”

    “二哥,这件事我来处理,我会让他生死不能。”李路挡在李家华面前,他生怕他冲动起来做了傻事。

    此时,抢救室的门打开了,医生走出来。

    李家华冲过去抓住医生的胳膊急声问道,“医生,怎么样,人怎么样?”

    医生叹息着摇头。

    于晓曼的父母一下子站不住了,跌坐在座椅上。

    李路要上前准备抱住情绪要时空的李家华,此时,李家华反而安静下来,任凭医生和护士从身边走过,他才慢慢的走进去,看见了覆盖了白布的于晓曼。他走过去掀开白布,看到了于晓曼惨白的脸色,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李路看见这一幕,把牙齿咬得咯嘣作响。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卫伟走过来,低声对李路说,“头儿,杨鹏武过来了。”

    李路深深呼吸了一口,对他说,“看着我二哥,你和小赵这段时间什么都不要做,就跟着他,寸步不离的跟着。”

    “放心吧头儿,他就是去拉屎,我也守着。”张卫伟斩钉截铁地说。

    李路转身走出去,杨鹏武在外面等着。

    这件事情,是杨鹏武告诉李路的,因此李路的动作才能在这么快。杨鹏武以这样的方式宣布自己与郑东云划分界限,投到李路这边。他能这么做,说明这个人做人还是有底线的。

    “李科长,我发现这件事情的时候,是于晓曼同志已经被……之后。我很抱歉没能阻止郑东云。”杨鹏武低声说。

    李路面无表情,道,“说说你还有什么干货吧。”

    厂办是最接近厂核心的部门,他们通常能够更早的知道一些其他人不知道的消息。李路明白杨鹏武的意思,虽然他只是一个小干事,但却是在领导门前跑前跑后的角色,肯定有不少消息。

    要转换阵营,就得拿出点真东西来。

    杨鹏武显然早有准备,他道,“李科长,最新消息,光明厂进入移交地方的程序,文件已经下来了,除了保留一车间之外,其他的全部移交,厂部率先进行改革,郑凯韵副主任很有可能担任行政部经理。”

    顿了顿,他补上一句,“这个消息只有几位厂领导知道。”

    他在提醒李路,哪怕是裴磊,也不知道这个消息。

    看样子光明厂还是按照历史轨迹准时移交了,有变化的是,一车间得以保留,显然是为亚洲虎坦克项目留下的。李路心里哀叹着,微微深呼吸了几下,尽量让自己从悲伤和愤怒中冷静下来。

    如果这是一场战斗的话,于晓曼就是无辜牺牲的那一部分人,未来也许还会有其他人在路上倒下,但这条路是没有尽头的,必须的一如既往的走下去。利益的争夺兵不刃血却更加的残酷,人类在追逐利益的道路上,无所不用其极,到处都充满着和危险。

    光明厂对李路来说何其重要。

    这样一个军工大厂,岂是小小一个皮毛都没长全的红星厂所能比拟的。

    “李科长,按照惯例,副经理会分管保卫部。我建议你争取一下行政部副经理一职。郑凯韵副主任显然不能担任行政部经理了,他的经济问题一旦查出来,会很严重。不过争取经理的话,你的资历不太够,争取一下副经理却是没问题。”杨鹏武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李路盯着杨鹏武,那从刚从血火里淬出来的目光,让杨鹏武完全不敢直视,下意识的躲开去。

    “做好你自己的事情,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李路淡淡的说道,却显得凌厉非常。

    杨鹏武心里微微一个哆嗦,低头道,“是,我明白。”

    移交在即的光明厂,人心浮动,每个人都在想办法谋取更好的岗位,杨鹏武心里自然是急切的。但他没有考虑,此时的李路正处于痛失准嫂子的过程当中。这个人是有城府的,但他始终还是年轻了,太心急。

    李路何尝看不出来,这个人他不会重用,但是目前他必须得利用一番。他手底下没有能够接近厂部核心的人,杨鹏武敲填补了这个空白。

    其他的暂且不论,单单是杨鹏武毫不犹豫的把郑东云给彻底卖掉这个举动,就已经让李路对他产生了足够的警惕心——哪怕这个人做事是有道德底线的,也弥补不了他反骨的秉性。

    这一天,郑凯韵被纪高官约谈了,随即,在众人稀里糊涂的时候,他带着老婆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个一干二净。厂里的调查组查出那批原材料的问题,连带着查出了一批涉嫌贪污的干部职工。此举被部分干部职工认为厂里是在借查贪腐之名裁减人员,一时之间,光明厂人人自危。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唯有亚洲虎坦克项目组风平浪静,像个独立的小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