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军区首长召见
    ,!

    裴磊走过来,看见杨鹏武站在机要室门口,便问,“杨干事?”

    杨鹏武连忙让到一边,“裴工。”

    “你在这里站着做什么。”裴磊手里拿着电文,估计是要向总厂电报汇报的重要资料。

    杨鹏武说,“李科长在里面打电话,我在这等他。”

    “哦,小李啊。正好,我找他有事。”裴磊点了点头,举步走了进去。

    里面,李路刚刚挂掉电话,转身看见裴磊进了这里间的门,看了眼裴磊手里的电文纸,便道,“裴工,亚洲虎坦克定型会议结论准备上报?”

    裴磊顺手的把电文递给过来,道,“是,总厂批复后,就可以组织生产了。我正找你呢,军区的首长要见你,半个小时后到王厂长那边去。”

    “见我?这是……”李路把电文还给裴磊,都是会议确定下来的内容,并无其他不一致。对于军区首长要见他这一点,他是有些惊讶的。

    裴磊笑道,“你小子太优秀。首长们都以为你是我们厂的青年技术员、名牌大学生,结果知道你是保卫科的之后,都感到很吃惊,所以就想见见你这么一位对陆战主要装备使用这么有心得的保卫科长。”

    李路顿时苦笑,压了压声音道,“裴工,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不要把我往枪口上推,就让我安安静静的做做研究,就挺好挺好的了。”

    裴磊瞪了一眼,“你小子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你那点尽量我还不知道,如果不是之前你俘虏苏联科学家搞到的……”

    说到这他猛地就刹住了,一下子才想起来这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他换了个话题,“你到机要室往哪打电话呢?”

    李路不瞒他,直接道,“我想搞一批卡车,时间比较急,过来用机要室的电话往第一汽车制造厂那边打会快一点。”

    “你早跟我说这个事嘛,我一个同学在长春厂当采购主任。”裴磊一愣,随即道,指了指电话机,“要通,我来跟他联系一下。”

    李路喜出望外,“裴工,你这个同学是遍布全国工业系统啊!太好了,我这就再要过去。”

    连忙的让话务员要通电话,等着接通。

    裴磊谦虚的摆了摆手,脸上更多的是沧桑之色,“当年那一批人,能出来的就都出来了,出不来的,回老家务农,当大领导的不多,单位中层的不少。也就是那么回事。”

    他或许没有意识到这些人脉资源的厉害之处,在李路眼里,却是一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关系金矿。

    “你要几台车,我给他说说,尽量给低价格。”裴磊随口问。

    李路道,“起码一百五十台。”

    裴磊差点被咬了自己的舌头,着实的被这个数字给吓了一跳,惊讶的盯着李路,他道,“小李,你要那么多卡车做什么?”

    李路半真半假的说,“裴工你知道的,奋远的供货一直是个问题,运力一直短缺,老余琢磨着索性搞自己的车队。”

    狐疑的打量了一下李路,裴磊是半信半疑的。奋远公司的情况他大概是了解的,通过光明厂的关系,加上市府支持,现在已经获得了稳定的车皮供应,运力是没多大问题的。不过此时他也不打算深入的问,他知道李路这个人做事还是稳重的。

    “电话要通了。”李路把话筒递给裴磊。

    裴磊和那边叙旧十来分钟,这才转入正题,几句话就说清楚了情况,得到了满意的答复,随即裴磊对李路说,“你得去一趟长春厂,找秦明怀主任,其他的他会带着你办,具体怎么样你再跟他谈。”

    “太好了。”李路眉开眼笑,有熟人办事就是顺畅许多。

    裴磊摆了摆手,道,“你赶紧的去王厂长办公室,见到军区首长,好好说话。”

    “明白了。”李路心领神会点了点头,快步离开。

    厂长办公室里,王嘉庆正在和军区后勤部常务副部长方鹤成聊天。亚洲虎坦克项目具体放在了南方军区里面,部队这边的最高负责人是方鹤成,他是定型的拍板人。他同意了,再上报总后,总后通过之后,亚洲虎坦克就算是确定下来了,和生产厂家这边是两回事。说到底,最终的决定权在部队手里,

    王嘉庆给方鹤成倒了茶,说道,“方副部长,部队是否采购亚洲虎坦克,对光明厂是很重要的。总厂以及我们光明厂的意思是,多少买点,开工率上不去,对以后的出口也是有影响的。”

    方鹤成是少见的技术出身的部队领导干部,并且三年前的大规模战事中,他是负责整个战区的后勤保障工作的,是个既有技术又有丰富工作经验的领导干部,作风非常的务实。

    “王厂长,我是说了不算的。你是知道的,上面已经决定大幅裁减兵员,压缩军费开支,全力支持地方经济建设。光明厂移交地方,就是其中一个具体的举措。据我所知,部队没有采购亚洲虎坦克的计划。该型坦克设计之初,就是为了外贸。”

    方鹤成笑着指了指王嘉庆,道,“你们要移交地方了,军转民,以后就是生产民用产品的了,你要坦克订单是没有意义的。依我看,抓紧亚洲虎这个机会,多拿一些外贸单子,有外汇在手,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王嘉庆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外贸不是那么好搞,尽管总厂把进出口资质给了光明厂,可是光有资质没有用,客户可是一个都没有。美国人显然是不会帮忙的。”

    谁知,方鹤成却是纳闷的说道,“我得到的消息可不是你说的这个情况。当时光明厂申请相关的进出口资质,其中有一条很充分的依据,光明厂有目标客户。”

    “有这事?”王嘉庆一下子就愣住了。

    方鹤成笑了笑,道,“老王啊,你这个厂长当得,不是很称职啊。”

    “首长,这个情况我还真的没有掌握。你也知道,我上任时间不长。回头我得好好的了解一下相关情况。”王嘉庆心里是有些愤怒的,很明显,上一任厂长并没有向他交接这一个重要情况,而下面的人以为他知道因此没有重复汇报,这就形成了只有他一个人被瞒着的局面。

    王嘉庆不愤怒才奇怪。

    此时,李路来到了门口那里,立正站好敬礼,“报告!保卫科副科长李路奉命前来报到!”

    他们却不知道,“教唆”裴磊提出出口军品搞外汇方案的始作俑者就是门口站着的这个年轻的保卫科副科长。

    “进来。”王嘉庆招了招手。

    “是!”

    李路走进去,在二位领导面前站好,腰板挺得直直的,双目平视前方,军姿扎实扎实的,丝毫的都没有比大胡话。

    满意的点了点头,方鹤成微笑着说道,“你这个兵是不错的。你刚才说,你是保卫科副科长,李路同志,你这个情况……”

    王嘉庆笑着解释道,“首长,小李的确是我们厂保卫科副科长,前面两年在前线打了两年仗,前不久的战场研究队,就是他负责的,很圆满的完成了任务。”

    “原来是我们部队出来的。但是你这个同志英语造诣这么高,又懂技术。”方鹤成看向王嘉庆,笑道,“王厂长,这样是不是太屈才了,我看这个同志完全可以担任更合适的职务嘛。”

    王嘉庆笑道,“首长英明,厂党委有意重整技术科,让小李也加入进来,搞搞技术,外语很好翻译国外专业文献也是很好的嘛。不过人各有志,李路同志比较倾向于在现在的岗位上继续为厂里做贡献,厂党委也表示了理解的。”

    “原来如此。”

    方鹤成微微点头,看向李路,“小李啊,好好搞,是人才,放在什么岗位都是能做出一番成绩的。”

    李路一板一眼地回答道,“报告首长!我一定不忘初心!始终战斗在工厂保卫的第一线!”

    方鹤成的脸色忽然的严肃起来,道,“你说对了,我和王厂长找你来,就想和你聊聊工厂保卫这个事情。王厂长介绍了你的一些情况,你是战场上下来的战斗英雄,现在负责光明厂的保卫工作,你是战斗英雄,我相信你是一名讲政治的同志。来,你坐下。”

    李路在对面的椅子那里坐下,双腿分开与肩部同宽,双手掌心向下自然放在两膝上,腰板挺得直直的。

    王嘉庆严肃地说道,“小李,境外敌特分子从来没有放松过对我**工情报的刺探,亚洲虎坦克项目是很具代表性的合作研发项目,现在定型了,一些境外的谍报组织是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还有长期潜伏在境内的敌特分子,他们无孔不入,时时刻刻都在找机会刺探情报。军区首长很重视这方面的工作,具体的担子是要压在你的身上的。”

    方鹤成微微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地方安全部门通报了一些情报,有迹象表明潜入在陆港地区的敌特分子以及被策反收买的人员蠢蠢欲动,极有可能瞄准了亚洲虎坦克。你们保卫科是第一道防线也是最后一道防线,又正值光明厂移交地方的当口,人员情况变得很复杂,你要想尽办法确保亚洲虎坦克的任何技术资料不外泄。”

    李路凛然道:“是!坚决完成任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