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大武汉
    ,!

    泳州地界。

    范诚跃在分局食堂吃了午饭,便骑了自行车返回两公里外的家中午休。出分局大门上了大路,一辆外形霸气十足的越野车从身边疾驰而过,他下意识的扭头看过去,只来得及看清楚车尾部的号牌。

    他顿时一愣,这个车太熟悉了,记忆一下子就苏醒了过来——这不是几个月前遇到过的外形新奇的部队越野车吗?lc80的造型在汽车稀少的现在,绝对的是让人印象深刻的。

    只是,那车速度非常快,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远处的拐弯处,往北去了。

    范诚跃是记得原来那台车的号牌的,和刚刚过去的那台不一样,但是他总感觉是原来那拨人。

    他一下子就留了个心眼。

    李路等人没有在泳州停留,一路疾驰往北。一直到洛阳,这段路都是熟悉的,自然的比上一次更快。他可不知道上次在泳州偶遇的姓范的交警,刚刚擦身而过。

    这一次,李路他们依然是走原来的路线,一直往北走邵阳方向,若不是往东边的衡阳方向。

    邵阳,长沙,岳阳,武汉,信仰,驻马店,许昌,郑州,安阳、石家庄一线,走保定过帝都,沿承德、赤峰、通辽一线到长春。

    这一路,4200多公里,人歇车不歇,哪怕如此,李路估算中的每天跑的里程也不会超过八百公里——这可是一个没有高速公路的年代。华夏的第一条高速公里要等到1988年才能全线通车,动工时间是三年之后。

    这已经是很乐观的估算。

    出发之前李路打听了一下火车的时间表情况,陆港地区有好几趟终点站是哈尔滨的列车,到长春耗时比他想象中的要慢一些,需要七天七夜的时间。关键在于,这只是计划时间表。而当前的列车误点之严重,完全的不是他能够想象的。通常十天八天时间是绝对需要的。

    这也就坚定了他选择开车的决心。

    四人都是老司机了,除了补充燃油、吃饭、拉屎拉尿,他们是轮流休息,马不停蹄的赶路。道路状况是可想而知的,因此原则是尽量开快一些。这个时代也有幸福之处——极少红绿灯、根本没测速。

    这也就是为什么通过泳州城区的时候,lc80保持了那么快的速度。别忘了,这还是一辆挂着军牌的越野车。

    过岳阳进武汉,李路他们到了第一个也是中途唯一一个休整点。武汉这个地方,李路是想看一看,同时又是相对居中的重镇,敲的在路途一半上,于是就把这里当成一个休整点,人车都好好的休息一个晚上。

    前面还算顺利,除了频繁遇到各种收费站、稽查站之外,没有别的情况。李路和张卫伟都是军工系统的人,车辆挂的又是比较厉害的甲字号军牌,因此通过哪些收费站、稽查站是很顺利的。

    进入武汉城区之后,李路一看路牌,便知道首先进入的是汉阳,他正在左右观察道路两侧建筑物的时候,隐约看到远处有一栋很高的楼宇,心中惊奇,对开车的林培森说,“大嘴,看见远处那栋高楼没有,去那。”

    林培森凝神看了看,看到了远处隐隐约约仿佛在天上的高楼,吃惊地道,“呀,三叔,那是大厦啊,这么高!”

    说完油门就到底了。

    另一辈子,李路经常的光顾武汉,对三镇汉阳、汉口、武昌非常的熟悉。但是,他对八零年代的武汉,是一些印象都没有的,他甚至没有看见过武汉八零年代的老照片。

    八零年代的武汉,道路是那么的宽阔,交通是那么的畅通,除了公交车,就是一些单位的212吉普、上海牌轿车以及进口的苏联制造的伏尔加和拉大轿车,很少很少。行人能够看到的这些车,通常都是在路上飞驰而过。更多的是自行车以及逐渐出现的摩托车。

    不堵车的汉阳,让李路目瞪口呆完全的没能回过神来。

    这个时候的武汉大概是什么样子的?

    北京二环三环还是一片荒芜的时候,它已经是现代化楼宇遍布的样子,它已经有宽敞的双向六车道以及发达的公交出行系统,它几乎是除了上海之外,最能代表华夏城市建设最高水准以及引领时代潮流的城市。

    在李路眼里,这大概是他回到这个年代以来,看到的第一个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有三十年后城市雏形的城市。起码现在的陆港,若不是非常的熟悉,他是很难将此时的陆港与三十年后的陆港联系到一起的。

    武汉这个地方,上下几千年以来都从来是华夏最重要的城市之一,从来没有出现过变化。

    lc80拐入了一条双车道公路上疾驰,李路抬眼看到了路牌——琴台路。他脑海中冒出了几个字——汉阳兵工厂。

    他不由的一阵唏嘘,lc80速度不减,从原汉阳兵工厂北大门前面疾驰而过。解放后,从东北一路南下打到海南岛的四野部队接收了汉阳兵工厂,改名为四野后勤部军械部修械厂,汉阳兵工厂一名从此成为了历史。

    这个见证华夏人民追赶世界枪械制造技术以及反侵略的兵工厂,哪怕已经成为了历史,在军工人员心里,它的地位都未曾改变过。

    李路看着路边不断倒退闪过的汉阳兵工厂的围墙以及那些熟悉的标语,心中思绪万千。当前这个时代,与汉阳厂初建的环境有许多相同之处。面临的内外环境大同小异,差距大同小异,唯一的、最重要的不同是执政的不再是那个腐朽的国民政府。

    “汉口饭店?”林培森讶道。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汉江,进入了汉口。

    “三叔,咱们不会是要住在这里吧?”林培森嘴唇都在打颤。

    乳白色外墙,规整挺立的造型,平整的方体造型在今天看来是过时的设计,如果以摄影九宫格的目光来看,笔直向上的楼梯在三分之一的位置,把饭店划分成了近似左三分之一右三分之二,标准的构图手法,甚至能推断出设计师绝对对摄影技术有一定程度的研究。

    “一二三四……”

    后排的张卫伟和李家华早就醒了,他们指着汉口饭店一层层的数着,数了一遍又一遍。

    “我的天十五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