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请出门左转
    “什么十五层,是十七层,你再数数!”

    李家华纠正张卫伟的惊讶之言,笃定地说道。

    张卫伟又数了一遍,确定地说,“没错啊,是十五层。”

    两人争论起来。

    谁见过这么高的楼!

    那么大一座那么高一栋。

    他们早已经被武汉城区到处都是的楼房给震撼到了,这才是城市啊!现在,一栋那么高大的楼房出现在他们面前,其激动和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李路呵呵笑着说道,“不用争了,到那里一问,不就知道了。或者有电梯,看电梯楼层数字。”

    “电梯?”张卫伟和李家华顿时两眼放光,“电梯是什么?”

    “使用电力作为动力从而实现自动升降的直立式电梯,比如说你要到三楼,只需要摁一下三楼的摁键,电梯就会自动上升,到达三楼之后会自动停下来。”李路笑着解释道,“马上到了,我待会教你们怎么用。”

    林培森回过神来,大吃一惊,“三叔!咱们住在那里?”

    李路点头说,“没错,看来汉口饭店是汉口的地标建筑无疑了,咱们也见识见识大城市的现代化酒店。”

    “不行吧?三叔,那估计很贵!”林培森牙齿微微打颤了一下,非常没有底气地说道。

    “大嘴,你是没什么叼用的,你好歹也是月入过万的人了,一个月一个万元户一个月一个万元户,住个好点的旅馆你都怕。”李家华冷笑着讥讽道,但是谁都听得出来,他是在“强颜欢笑”,尽管话说得很有底气,但是他那颤抖的声线完全的暴露了他。

    “二叔……”林培森尴尬的笑着,他可不敢跟李家华顶嘴,甚至,他不敢和李家兄妹任何一人顶嘴,只能尴尬的笑着。

    李家华心里终究是没底的,他佯作不在意的问,“老三,住一个晚上能要多少钱,这酒店也就是高点大点,也没什么的。”

    车里忽然的陷入了一种难言的紧张气氛之中。

    很快,李路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哪怕是张卫伟自诩为城里人、军工子弟,突然的置身武汉这样的超级城市里,见到了不知道甩陆港市区多少条街的整齐规整楼宇群,都会发自内心的感觉到——自卑。

    李家华和林培森的感觉尤其强烈,他们紧张、激动、兴奋、害怕犹如受惊了的小兔子怯生生的看着周遭陌生的一切,甚至街边走路或者骑着自行车的有着一样外形的同类,都让他们感觉到陌生,彼此之间有一道无形的深深的无法跨越的鸿沟。

    哪怕他们坐着的是百万级别的豪车,哪怕他们当中收入最少的林培森一个月能赚回来一栋二层小洋楼——这年月修建一栋百平方左右的二层小洋楼,花费不会超过贰万元。

    暴发户这样的词语为什么会逐渐变成富有而不文明、品位低、张扬等贬义词的代名词?

    停车的时候,停车场的保安指引着林培森停到特定的位置,而林培森则根本不管,方向盘一打,脚下刹车都不带,停在了另一个位置上。

    林培森一马当先的往饭店大堂那里走去,不仅仅是因为订房这些小事应该由他来做,更多的是因为他不愿意在三叔面前落了有钱人的面子。

    他就是有钱人,他敢站出来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就是个有钱的王八蛋!

    心里那个由自卑而生的羞愧继而发展成的自尊心受创的情绪,在驱动着他。他始终没有忘记自己农民的身份,而他认为他能够住得起大城市最贵的旅馆。

    不仅是他,张卫伟、李家华都有类似的情绪。

    李路保持了沉默,他再清楚他们的心理感受不过了。

    “阿妹,我要你们这里最贵的房间!”林培森大步走到前台那里,尽管富丽堂皇的大堂震慑住了他的内心,但他竭力的控制住,用极强的意志力支撑着让自己的言行举止自然一些大方一些随意一些,这才能凸显出有钱人的身份!

    林培森的话引来了边上几位穿西裤白衬衣黑皮鞋的形象规整的客人的注意,他们都颇为诧异的看向林培森。

    李路站在稍后一些的位置那里,张卫伟和李家华在他两侧。

    他们四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打扮?

    好几天没洗澡,好几天没刮胡子,为了便于长途跋涉以及吸汗而选择的此时大多数农民穿的麻布衣裳,脚下是解放胶鞋,浑身风尘仆仆的,甚至手上的污垢都是非常明显的。

    这是哪里来的乡下人?

    市朝运营的汉口饭店不需要介绍信,你只要有钱,就能登记入住。前台后面的墙壁上挂着的时钟显示着几个主要时区的时间,昭示着这是一家极有可能涉外的饭店。

    前台的三名武汉妹子一个比一个标志,旗袍式的短袖工作服,脸上略施粉黛,脸蛋儿白里透自然红,身材均称笔挺,笑起来牙齿洁白,正在为客人办理入昨者退房手续。

    此时都看着林培森,注意到了他的衣冠不整以及蓬头灰脸,以及那大嘴。

    大嘴放炮,哪里来的精神有问题的乡下人?

    隔着前台正对着林培森的瓜子脸妹子有些害怕,她的第一反应是,眼前这几个精神有问题的人混进来肯定没好事。她一边急忙的朝门口那边已经在关注这边情况的保安打眼色,一边嘴唇有些哆嗦,是一句话也不敢对林培森说的。

    林培森看到眼前的妹子居然不搭理自己,自尊心受到了重重的一击,用力拍着前台,声音却是不敢有多高了,毕竟面对的是一个漂亮姑娘,他道,“阿妹,我要住房,麻烦你给我最贵的房间,我要有四张床的。”

    边上一名形象得体的客人一听,忍不住笑出了声音来。

    李路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但是他依然是什么话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倒是身边的张卫伟和李家华心头憋了一口气。

    从他们进来,就已经非常明显的感觉到周遭所有人都在用异样的目光打量过来。那仿佛供人观赏的动物一般。

    那边严正以待的两名保安大步走了过来。

    林培森却不知道,他看见前台姑娘没反应,一急,把口袋里的钱都掏了出来,一抓就是一大把十元面值的,厚厚的一摞,放在前台上。

    前台姑娘顿时就震惊了。

    林培森却是还没有停手,他又去掏其他口袋,把身上所有的口袋都掏了个干净,绝大多数都是十元面值的,只有一些路上买东西找回来的零钞几块钱。钞票向小山一样堆在前台那里,林培森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这也应该够了吧?

    他是一点概念都没有的。住过最贵的旅店就是一拖的招待所,一块五一天。他身上装着大量现钞也并不是有什么嗜好,而是这一路基本上花钱的事情都是他在办。

    前台姑娘眼尖得很,她大概能看出,这些钞票绝对超过了五百块钱!那可是她差不多半年的工资了!

    她下意识的捂着嘴巴后退了两步,惊恐地看着林培森——此时林培森在她眼里,是被怀疑成为非法获取钱财的人员。

    方才发笑那名客人此时目光也有些直了,有钱人他是没少见的,更多的人也是见过的,但是随身带着几百块钱的人,他是没有见过的。十块钱能花半个月的八零年代,几百块钱就是名副其实的巨款。

    保安要上前扭住林培森的胳膊,然而,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被李路允许在自己面前发生。不用他吩咐,张卫伟和李家华上前,挡住了保安,把林培森护在了身后。

    张卫伟可是上过战场的!

    李家华更是从小打遍附近十几条村庄无敌手的狠人!

    保安一下子就滞住了,不敢上前半步。

    这个时候,李路才举步慢慢走过去,“你们饭店招待客人的方式蛮别致。凡是住店的客人,是否都要先和你们的保卫人员切磋切磋?”

    方才发出讥笑的客人这个时候微微愣了一下,举步走过来,笑道,“没有的事没有的事,我们汉口饭店是武汉地区最高级的饭店,服务一流是人尽皆知的。”

    “对不起,这里面可能有些误会。”他笑着朝李路伸出手,“哦对了,我是汉口饭店值班经理,毕晓龙,幸会。”

    李路眯了眯眼睛,和他握了握手。

    原来他是值班经理,却一直在看笑话而不出面。

    毕晓龙对前台姑娘说,“给这几位先生办理入住手续,最贵的有四张床的房间。”

    说着他有些忍俊不禁。

    前台姑娘稍稍回过了神来,低声说,“毕经理,我们的房间没有四张床的……”

    毕晓龙佯作刚刚想起的样子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笑道,“不好意思,我忘了,我饭店只有总统套房才有四张床,是很大很大的套房,有一大三小四个房间……”

    说着,他问前台姑娘,“门市价多少来着?”

    前台姑娘读懂了毕晓龙的眼神,心领神会,回答:“一千八百八十八。”

    林培森顿时就炸了,“一千八百八十八!你们怎么不去抢!”

    张卫伟冷冷地盯着毕晓龙,冷声道,“你们是黑店吗!”

    “这位先生可千万不能这么说。”毕晓龙指着墙壁上的价目表,道,“我们是明码标价,看见了吗,一千八百八十八rmb,没有错的。”

    李家华呵呵笑了笑,道,“欺负我们看不懂是吗?”

    毕晓龙摊了摊手,道,“抱歉,的确是这个价钱。你们不是要最贵的房间吗?客人的需求就是我们的宗旨,总统套房的确是本饭店最贵的房间。”

    他心里欢笑不语,感觉分外的有趣。更重要的是,他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这几位衣着有损饭店形象的客人知难而退。他非常善于用温和的方式处理事情,而不是硬碰硬。

    三人都看着李路。

    毕晓龙也看出来了,眼前这位显得最年轻的剑眉青年才是这些人中那个话事人。做他这个职业的,这点看人的目光是显然具备的。

    “好,那就总统套房。”李路淡淡的笑了笑,说。

    毕晓龙微微挑了挑眉头,“没问题,不过有一点要提前说明,总统套房的物件比较贵,因此押金蛮多的,你们连同房钱交五千元,除掉一千八百八十八,其他的作为押金,退房的时候全额返还,如果本饭店的物件没有受损以及没有其他消费的话。”

    他心里一横,报出了一个吓他自己一跳的价格。

    五千元,两间崭新大瓦房了。

    连那三名前台姑娘都惊讶的张大了小嘴。

    毕晓龙想着,这下你们该知道本饭店不是你们这些乡下人该住的地方了吧?

    看见李路兀自在那笑着,毕晓龙以为他要知难而退了,换了一副真诚的口吻,低声说,“同志,我看你们估计赶了很长的路,一定很辛苦了。你看这样行不行,出门左转有几家旅店,你报我的名字,不用介绍信,一两块钱能住一晚上,那是不错的。”

    看得出来,他的本意并非刁难,而是站在他的角度想以温和的方式合理的赶走这些不合格的客人。前台桌面上那几百块钱他是看到了,但是他不认为这就是一群有钱人,怎么看都不会像。他见多了许多乡下人借遍所有认识的人凑出几百块钱来医治某位病重的至亲。

    武汉有很好的医院,这几个人大概是为病重的请人送来医疗费的吧,只是一时的气不过才如此冲动的行事。

    毕晓龙显然认为,他是在为这几个酗子着想。

    然而他没有意识到,如果这几个年轻人衣着得体,得到的接待绝对不会如此,起码不会遭到这样的怀疑!他已经站在了高他们一等的角度来对待客人,却没有意识到这致命的一点。

    林培森气得胸口在剧烈起伏,他走到毕晓龙面前,怒目而视,“你别瞧不起人!我一个月赚的钱比你一年的都多!”

    果然是个神经不正常的。

    毕晓龙保持着礼貌的微笑,说道,“没有的事没有的事,这位先生,作为汉口饭店的值班经理,我绝对的没有瞧不起客人,你误会了。当然,我是相信先生你一个月赚的钱比我的多。我也是本着更好的为客人服务这个宗旨来做事的,只要进门就是客人嘛。”

    林培森梗着脖子道,“那就给我们办手续!不就是几千块钱吗!”

    “哟呵,哪里来的酗子,口气不小嘛。”

    那一边笑呵呵的走过来一个人,手里拿着雪茄的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正是汉口饭店副总经理卢金奇。

    “卢老板。”毕晓龙马上毕恭毕敬的问好。

    卢金奇看了眼前台桌面上那一小堆钞票,又打量了林培森一下,目光从张卫伟、李家华脸上扫过,最后落在李路脸上。他显然一下子就看出来了,这几个人中的话事人是李路。

    毕晓龙来到卢金奇身边,给他说明情况,“这几位先生要住总统套房,我报了价格,然后我们没能在价格上达成一致。我建议他们出门左转寻合适的旅店。”

    卢金奇微微点了点头,打量着李路,道,“酗子,你这个兄弟口气可不少,我看你们不像是来我饭店住宿的吧?”

    听这话,毕晓龙嘴角就在抽——不愧是不学无术的废物,一把年纪了说话都不会说,这样说话不是引发矛盾吗,白费了我一番口舌。

    这个卢金奇,跟大老板比差远了,毕晓龙兀自心中叹气。

    李路微微一笑,“依你看,我们是来干什么的?”

    稳妥泰山语气平平缓缓目光淡然稳定,这样的气势绝不是普通乡下人。卢金奇再废物,看人的目光还是有的,他笑了笑,说,“酗子,我这里最贵的房间是总统套房,房费加押金五千元。你和你这几位弟兄,要不先出去商量商量?”

    李路却没搭理他,看向林培森,道,“阿森。”

    林培森心领神会,他就等三叔这个眼神,举步就朝停在外面的lc80走过去!

    他们可是几百万随便扔车上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