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吃瓜群众
    ,!

    汉口饭店的大堂是清凉的,六月的大武汉已经开始进入炎热的时节。采用了进口中央空调系统的汉口饭店,仿佛另一个世界,凉爽宜人舒畅无比。

    李路的目光顺着大门往外面看去,航空转盘另一侧有一家国营商店,十几名或蹲或站立的青年男女捧着西瓜啃食着,垃圾桶就在边上,周遭没有哪怕一块瓜皮。

    炎热的夏天怼上几块西瓜无疑是解暑的好方式。

    “老张,去,整几个西瓜。”李路道。

    张卫伟答应一声就大步去了。

    汉口饭店大堂有专门的人员负责给客人免费供应水果茶水什么的,这时节显然是西瓜的主打期。那边就有服务人员推着推车随时为客人提供所需的水果茶水,这样的服务在这个年代是让人受宠若惊的,但是自始至终李路等人都被区别对待。

    卢金奇轻蔑的笑了笑,有些不耐烦了,对毕晓龙说,“把他们赶出去,别耽误了下午的事。”

    “是。”毕晓龙答应一声。

    卢金奇就抬步往里面走。

    “嘭!”

    沉闷的声音,重物摔在地板上的声音,却不是硬碰硬发出的声音。卢金奇猛地站住脚步,回身看过去,看到先前出去的那个有张大嘴巴的乡下小子气呼呼的站在那里,一口麻袋被他摔在了地面上。

    林培森扫视了卢金奇和毕晓龙,最终目光在前台姑娘那里停留了一下,像是对她说,也像是对在场的所有汉口饭店的工作人员说,“我们穿的衣服是没有你们的光鲜,我们也的确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高级的酒店,我们也的确是农民,但是你们没有权利对我们区别对待!你们这是歧视!”

    他没见过世面吗?

    陆港地区哪家高端酒楼他没去过,洛阳哪个好饭店他没去过,他林培森已经快搞不清楚自己有多少钱了,他什么饭店住不起?

    悲愤中带着委屈——凭什么瞧不起我?

    我真的很有钱!

    我住得起你们最贵的房间为什么连块西瓜都不给我吃!

    很难想象他心中的悲愤和委屈,而无疑,林培森的心理活动是最具代表性的。

    他半蹲下去,利索地解开了扎紧袋口的麻绳,一松手,那五十公斤标准的麻袋倒下去,里面成捆成捆的崭新的十元大钞流了出来。

    林培森看到了眼前这些人露出了惊愕的神情,他心里那一口气终于得到了释放,他再一次的咬牙切齿的道,“不就是钱吗,嗯?”

    他呵呵笑,裂开了大嘴。

    李路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他必须让林培森把这口气出了,并且一定要依照他的方式!这便是他一直没有干涉没有过多左右事情发展的原因!他不能让自己的弟兄受委屈,不能让自己的弟兄心情不畅快。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处理不好以后会在心里留下阴影。

    他甚至像是对待孝一样,由着孝依照自己的方式去做,擦屁股的事情,他这个当老大的来做。

    卢金奇不能不侧目了,一麻袋的崭新的现钞,全都是十元大钞,甚至还能闻到油印的味道。

    李家华走到卢金奇面前,盯着他,一字一句地问道,“能办不能办?”

    现场的所有人都还在震惊之中,这样的场面是未曾见到过的,尤其是这样一大袋钱是被几个一分钟前大家都还认定为穷酸乡下人扔出来,给予大家的震惊那是前所未有的。

    卢金奇的脑中闪过好几个念头,心里略微一动,随即笑道,“哈哈哈,真人不露相啊。有钱就没问题,本饭店的宗旨是顾客至上。”

    他扭头去问毕晓龙,“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毕晓龙恍惚了几下,连忙的稳住状态,道,“顾客就是上帝。”

    “没错没错。”卢金奇夹着雪茄的手指了指林培森,“顾客就是上帝。毕经理,还不快给客人办理入住手续。”

    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给毕晓龙递了几个眼神。

    毕晓龙瞬间就读懂了含义,只是,他此时心里有了顾虑。能够随随便便把一麻袋前往地上扔的人,显然不是普通人,别说穿着寒酸,哪怕什么都没穿!

    况且,他一直在留意着一些细节,比如他刚才细心的观察到林培森是从外面的一台体型很大而且外形有些熟悉的越野车上拎下来的,车尾箱还有好几麻袋呢!就在刚才,他猛然的想起了那是什么车。

    岛国研发出来的刚刚登陆美国上市的大型豪华越野车,香港那边已经卖到了过百万港币,而且订货时间半年以上。

    主要是,那越野车屁股后面挂着的是军牌!

    他心里一阵后怕的,很显然的看走眼了,碰上了惹不起的人。

    但是很显然,他看得出来,他的老板卢金奇并没有在意这些,或者根本就没看出什么端倪来。

    他因此犹豫着要不要配合下去。

    卢金奇看见毕晓龙没动,略微扫了他一眼,“毕经理,还不快去?”

    “是,马上。”毕晓龙无奈,只能亲自走到前台那边去,接替了前台姑娘的工作,亲自开办手续。

    只是,这位被从上海高薪聘请过来的酒店现代化管理人才,不得不很真诚的抱歉的说道,“几位先生,对不起,我刚刚查询了一下,总统套房已经预定出去了。我给你们换别的套房,布局一样的很不错的。”

    反应迟钝如林培森,此时也都明白了——敢情一直被当成了猴子一般的耍。

    李路反而是慢慢咧开嘴笑了笑,转身走过去沙发那里坐下,点了根烟抽了起来,仿佛正在发生的事情根本的与他一块钱关系都没有。

    林培森已经气得发抖。

    他咬牙切齿地慢慢的吐出一句话,“you can kill me ,but can’t f me.”

    士可杀不可辱。

    李家华挡住了要上前动手的林培森,看向卢金奇,冷冷淡淡的说了一句,道,“卢老板是吧,今天这个生意,你还非做不可了。”

    他眼中迸出杀气,依然还沉浸在杀妻仇恨之中的他,双眼的目光令人感到犹如堕入冰窟一般的寒冷。他慢慢解开了轻薄麻布上衣的纽扣,露出了挂在左肋快枪套里的64式手枪,看着卢金奇冷冷的笑。

    卢金奇的眉头猛跳了好几下,看清楚了那是一把枪,嘴角不由的有些畏惧的抽动了起来。眼前的空气变得凝固,其他人不明白李家华的动作,他们只是清楚地从刚刚还不可一世的卢金奇脸上看到了紧张和惧怕。

    毕晓龙大概猜到了什么,联想到外面的那台军牌越野车,他猜到了八成。他连忙的说道,“卢总,我刚才核查了一下,预定的客人明天晚上才会入住,总统套房今天是可以提供的。”

    他开始解围了。

    卢金奇缓了缓神,有些僵硬的笑了笑,“哦是啊,快给几位先生办理入住手续。呵呵,小兄弟,入住愉快。”

    他转身走了。

    毕晓龙笑着对林培森道,“这位先生,我这就给你们办理入住手续,请提供身份证件。”

    林培森却是一点也开心不起来了,他的心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累。他突然的发现,原来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可以大到这样一种难以想象的程度。

    张卫伟抱着几个大西瓜走回来,径直的放在了李路坐的沙发那边的茶几上,熟练的取出随身携带的弹簧式匕首一摁,刀身弹出来,他几下就把西瓜给切开去,冲李家华和林培森喊了一句,“吃西瓜!”

    李家华和林培森把身份证件拍在前台那里,便走过来坐下吃西瓜。林培森似乎在瞬间悟透彻了,脱了脏兮兮的解放胶鞋,蹲在了沙发上捧着西瓜就唰唰的啃着。

    卢金奇尴尬的笑了笑,一丝不苟的开始办理其手续里。而那一麻袋的钱,就那么扔在地板上,李路这边的人似乎不打算去收拾,而酒店的工作人员则不敢去收拾。往来路过的客人都盯着看,那绿油油的钞票无疑是最刺激眼球的物品。而另一件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则是,大堂休息处的沙发那里做了几个衣着落魄的年轻人不顾形象的大啃西瓜,甚至其中一个人还赤脚蹲在沙发上面!

    酒店的工作人员都在看着,却无人敢管。

    “舒畅吗?”

    李路抹了一把嘴巴,扫视了大家一眼,问道。

    林培森含糊不清地连连点头,“很甜,水多得很。”

    “我不是问西瓜。”李路淡淡的说。

    三人都微微愣住了,慢慢的放下西瓜,没了继续吃的心情。

    “老三,这帮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是要教训教训。”李家华说道。

    张卫伟和林培森不敢这么和李路说话,李家华是李路的二哥,他的身份说这个话是合适的。

    微微点了点头,李路沉声说道,“我支持你们的行为,不管对错。但是我希望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要学会看开一些,换一种方式来处理。不过,这件事情,大嘴没有错,我们都没有错。”

    张卫伟和林培森的心情顿时大好,甭管怎样折腾,原则只有一个——李路允许并且支持。只要建立在这个原则之上,杀人放火也是在所不辞的。林培森最清楚,他今时今日的生活,他家里那栋还在施工的三百平地基六层大楼房的钱是怎么来的。没有李路,别说他,连他的老大郭翰威都依然是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二流子。

    “好了,老三,事儿过了就过了,咱们明天一早赶路,也没有必要跟他们计较那么多。”李家华摆摆手说道。

    李路缓缓摇头,道,“这事才开始。”

    三人都疑惑的看着李路。

    李路拿出随身携带的小记事本和钢笔,刷刷的写了一个地址和一个名字,撕下来递给张卫伟,“老张,你马上去找这个人,把情况告诉他,他知道怎么做的。去雇一台车去。”

    张卫伟看见李路神情凝重,顿时不敢怠慢,接过纸张一看上面的地址和人名,眉头猛跳几下,一下子明白了几分,连忙的去了。

    李家华百思不得其解,问道,“老三,这是什么情况?”

    指了指地上那一麻袋钱,李路道,“露白了,而且大嘴是从车上搬下来的钱,这可瞒不过这里的人。别急,等着吧,见招拆招。”

    林培森此时开始后悔了,这里可不是陆港,人生地不熟的,这要是出个什么事情,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尤其是车上那二百多万现钞,这要是被抢了被扣了那还了得。

    “三叔,我,我冲动了,我刚才……”

    李路摆手打断他的话,“不,就该这么做。别人欺负上门了,你就该一巴掌扇过去,先扇了再讲道理。忍气吞声不是你三叔的作风,怕是没有用的,要怼,站稳了马步去怼,记住,你是农民的儿子,也会社会的栋梁。千家万户因为你,用上了廉价的收音机电视机。你对社会的贡献是很大的。你明白吗大嘴。”

    “三叔,我明白。”林培森心里的愧疚一下子消失了许多,犹豫着问道,“我去把车上的钱搬下来?”

    李路笑了笑,说,“放在车里是最安全的。”

    他这话刚落音,首先是外面一阵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然后是轮胎和地面摩擦发出的尖锐的声音,一台212吉普车带着一台捷克产面包车风驰电掣的过来,在lc80边上停下,堵住了前后,随即车上跳下来是十来号人,马上有几个人把lc80给围了起来。

    为首的那个人走过去拉车门门把,发现拉不开,皱了皱眉头,看见挂着的军牌,他犹豫了一下,不再有什么动作,只是让手下把车给包围起来。

    李路这脸被打得啪啪响,仿佛让人拉开架势左右开弓甩左右两边脸巴掌那样,清脆而响亮。连李家华和林培森看着李路的目光里,都有在替他感觉到尴尬。

    前台那里毕晓龙一看这阵势,低声自语了一句,“得了,这总统套房还是继续空着吧。”

    前台姑娘很不确定地问道,“毕经理,那,还要不要继续办手续?”

    “办,怎么不办。客人要住店,咱们就要满足,继续办。”毕晓龙道,目光落在前台与休息处之间地板上的那一麻袋现钞上面,心里叹了口气,这袋钱成了烫手芋头了,谁还敢去动。

    林培森的后槽牙有些发亮,吸着凉气低声问道,“三叔,咋办?”

    李路微微打量了一下四周,目光顺着中空看上去,二楼护栏那里,卢金奇站在那,笑呵呵的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正在发生的事情。李路淡淡的笑了笑,莫名其妙的说,“他想要搞事,那就陪他玩两局。这个饭店,还是不错的。”

    “老三,怎么办?”李家华问。

    李路撸了撸袖子,指了指茶几上的西瓜,道,“继续吃,瓜不错,做个吃瓜群众就挺好。”

    拿起西瓜继续的啃,吃瓜群众当得呼啦啦的。

    林培森和李家华哪里还有吃瓜的心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