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橡胶大王
    ,!

    “卢金奇手里有多少股份?”

    面对李路的这个问题,毕晓龙犹豫了,他摇摇头,道,“这个我不太清楚。”

    李路微微笑了起来,对李家华摇了摇头,示意他不用勉强毕晓龙回答。作为职业经理人,他的确也有诸多的难处。这个人与卢金奇相比,并不是真正心眼坏的人。如果他也是卢金奇这一类人,当时就不会站出来替李路等人说话。

    略微思索了一下子,李路道,“毕经理,我这边没什么事情了,你去忙你的吧。或者你方便的话,把卢金奇老板送到医院去处理一下伤口。”

    毕晓龙一下子就愣住了,这,这就结束了?

    他是不敢相信的。

    李家华瞪眼道,“怎么,不想走?”

    “走,走,走,确实比较忙,呵呵。”毕晓龙连忙的赔笑说。

    那边,林培森拎着卢金奇出来了,推了他一把,卢金奇被推了个踉跄,差点跌倒,连忙站稳,战战兢兢的看着李路等人。

    毕晓龙连忙的过去扶着卢金奇,猛给他打眼色,两人就赶紧的离开了总统套房。

    张卫伟关上门之后,和林培森一起到了沙发那里坐下来,心里是有些紧张的。事情的发展超出了对方的想象,同时也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说到底,毕竟人生地不熟,哪怕有张龙在背后撑着,他们心里依然是没有多少底气的。

    这么大一座饭店,背后的大老板的能量是可想而知的。

    李路笑着宽慰了一句,道,“放宽心,记住一点,我们是受害者,并且损失了二十五万元。道理在咱们这边,说到哪里去咱都不怕。”

    看了看时间,他说道,“洗个澡,好好睡一觉,睡醒了赶路,别忘了正事,咱们不能耽误太多时间。”

    “老三,睡醒就赶路?那,那钱怎么办?”李家华愕然问道。

    林培森最着急了,说,“是啊,三叔,咱们的钱怎么办,那可有二十五万在里面。就这么让他们给拿走了?”

    李路扫视了一眼,忽然问道,“你们觉得这座饭店值多少钱?”

    三人被问住了,完全不懂李路为什么突然问这样的问题。

    林培森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挠了挠头,道,“可能要百八十万吧?”

    李家华若有所思的微微点了点头,思索着说,“咱们陆港的海富大酒店和这饭店规模也差不多吧?可能海富要大一点。一百万估计不行,怎么着也得二百万起。”

    他毕竟是奋远的副总经理,接触的更多,对钱的概念更加的清晰。

    李路却没有回答,摆了摆手,说,“买车才是咱们的正事,踏踏实实的睡觉去。咱们不会吃亏就是了。”

    听到他这么说,三人也就不再多问了——他们知道李路是从来不吃亏的人,就连红星厂买回来的福特公司淘汰的生产线,李路也是一分一分的抠,绝不会给美国人多赚一分钱。

    某些方面,李路非常的抠门,张卫伟等人是知道他绝对不会在这个方面让别人占了便宜的。

    三人各自去洗澡休息之后,李路拿起了电话机往陆港打电话,经过多次转接,接入了奋远公司,等找到余嘉豪过来听电话,已经是好几分钟后的事情了。

    把情况说了一遍,李路简要的交待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余嘉豪是有经验的了,别忘了,前面有稻江县路政执法大队无理扣押奋远公司一批电器的案例在。奋远公司已经正式将稻江县路政执法大队告上了法庭,要求赔偿损失、企业声誉损失、企业员工精神损失、以及承担一切诉讼费用。民告官,着实的让陆港地区法院头疼不已。直到现在,双方都还在拉锯。奋远公司丝毫不急,李路已经发话了,十年二十年,哪怕三十年,也要讨回公道。

    此时,李路不想用其他任何方式,他依然的决定采取法律武器进行反击——以港资合资企业奋远公司的名义。

    说到底,他不在乎一时的得失,几十万暂时没了就没了,对现在的他来说,没有到伤筋动骨的地步。在这样一个时代,他哪怕像是蛰伏的猎豹随时扑出去觅食,也不会主动去做非法吞并的事情。

    但是!

    如果有作死的把脖子伸到他的屠刀之下,他是不介意挥刀解决问题的!

    大抵上,他是遵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处事原则的。

    如果卢金奇没有把那笔钱占为己有的想法,这件事情说破天了也就是意气之争的冲突。既然试图把那笔钱占为己有并且实施了行动,在李路看来,性质就发生了变化。

    这已经不是“外乡人被看不起”的社会阶层歧视问题了,而是涉嫌犯罪的刑事案件。

    没有选择依靠张龙这个省军区关系去讨回公道的另一个原因是比较隐晦的,在得知汉口饭店大老板是橡胶大王卢惠冠的产业之后,李路不想与其撕破脸皮。作为资深情报从业者,李路很清楚橡胶这样的战略物资的重要性。他要造车,离不开轮胎,轮胎离不开橡胶。

    得罪这样的人物,对于尚且处于小胳膊小腿阶段的李路来说,没有好处。

    挂了电话,李路喝了两杯茶后,去洗了个澡,就踏踏实实的睡下了,这会儿整是天气炎热的时候,空调开着凉爽得很,睡觉那叫一个舒畅。

    卢惠冠的的确确的是坐不住的。

    余嘉豪挂了电话之后,马上以奋远公司的名义向陆港地区专署通报了这件事情。奋远公司是陆港地区第一家非全民所有制企业,第一家港资合资企业,也是第一家市府重点扶持的企业。奋远公司的通报顿时引起了地区领导的重视,陆港专署马上和武汉这边进行了联系通报了情况。

    三个小时后,这些事情就完成了。

    这个速度在这个年代里是非常的快速的了。卢惠冠综合从各个渠道获得的消息,了解了整件事情的发展经过,哪怕是为了他的侄子,他也不会怠慢此事。

    得到了指示的皮德旺率领分局的刑警勘察了现场把面包车和那一麻袋钞票带回去作为物证封锁了起来。市局接到了省军区的电话,要求市局严格办理该案,首先就关掉了某些人从中作梗的大门。皮德旺这个时候才清楚的感觉到来自于部队的强大压力。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卢惠冠在医院见到了卢金奇以及毕晓龙。整件事情究竟是怎样发生的,也就更加的清晰了。

    二十一世纪初期,卢惠冠家族所掌握的橡胶园供应了全球半数以上轮胎公司,也就是说,每生产十台车,其中有差不多五台车用的轮胎所使用的原材料,是卢惠冠家族提供的。

    李路不知道此时的卢惠冠家族掌握的橡胶资源几何,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都不是李路现在可以相抗衡的力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