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被搞懵逼了的三哥
    饭店里的总经理办公室,卢惠冠一口一口地抽烟,接连的打了几个电话,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沉思一阵子,下定了决心,拿起话筒拨通了市委办公室的电话。作为归国投资的知名企业家,他在市委办公室那边是挂了号的。市委办公室接电话的一听名字,语气马上就变得客气的很起来。

    “卢总您好,您稍等片刻,我去看看书记在不在。”接电话的秘书连忙的说。

    卢惠冠笑呵呵的说,“不着急不着急。”

    秘书连忙的起身朝里面走去,敲了敲里面那道门,报告道,“书记。”

    “进来。”里面传来个浑厚的声音。

    秘书推开门,弓着腰,道,“书记,汉口饭店的卢老板来电找您。”

    “卢惠冠?”戴着老花镜书记抬起头,停下手中的笔,“接进来吧。”

    “是,您摁一。”

    书记拿起话筒摁下一,沉着声音说道,“我是汪钧,哪位?”

    “汪书记您好,我是卢惠冠。”卢惠冠再一次报清楚了自己的名字,姿态放得低低的,“汉口饭店的卢惠冠啊。”

    “是卢先生,你好啊。”汪钧佯作刚刚知道,笑道,“卢先生专程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情呢?”

    卢惠冠解释道,“汪书记,这么晚了打扰你,实在是抱歉。”

    这会儿距离下午下班已经不到一个小时。

    汪钧笑道,“不打紧不打紧,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说。”

    “好的。”卢惠冠整理了一下措辞,道,“本来应该到市委拜访您的,只是这个事情……唉,都是我那个不成器的侄子,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部队的人。”

    他把事情简要的说了一遍,末了,试探着说道,“汪书记,这个事情涉及到部队的同志,部队的同志提出了一些要求……”

    “卢总啊。”汪钧的表情严肃起来,稳稳开口打断了卢惠冠的话。

    汪钧响起了一个小时前接到的电话……

    办公桌上的红色专线电话机突然响起,正在批文件汪钧下意识的站起来,拿起话筒,站直了说道,“武汉汪钧。”

    “汪书记,我是军区的张德东。”话筒里的声音带着历经风雨沙场洗礼的厚重与沧桑。

    汪钧下意识的挺直了腰板,“张司令员,您好你好,首长有什么指示?”

    “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军地协作国防动员这方面的事情,我想听听你们地方的意见,看看怎么把这个事情搞好搞顺,加强军地联系,避免出现一些误会,影响了地方经济建设大局。”张司令员道。

    汪钧一头雾水,根本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他连忙说道,“首长,请您指示。”

    张司令员道,“汪书记,南面还在打仗,部队那根弦时刻绷紧,尤其是军工系统的同志,为了研制先进装备提供前线的部队,可以说是废寝忘食的。地方上的同志呢,希望能多多理解。”

    汪钧满脸苦笑,道,“首长,还请明示。”

    张司令员道,“没什么要紧的事情,你们地方上的同志多多理解。我还有个会,就这样。”

    “是,好的好的,首长您忙。”

    挂了电话,汪钧脑袋都是懵的。

    他坐在那里想了半天没有个所以然,就把秘书叫进来,问道,“军区大首长来电话提醒我注意军地关系,让我多包涵部队的同志。这几天咱们机关单位和部队有没有什么矛盾冲突?或者其他奇怪的和部队产生联系的事情?”

    秘书愕然,摇头道,“书记,没听说有这样的事情啊。”

    汪钧皱着眉头沉思着,“这就奇怪了,军区的大首长不可能无缘无故的专门来电说这些话的。”

    军区大首长是什么人,那是手握近百万精兵的大将领。梳市高官是很大的官了,但是在这样的大将领面前,那就是小兵的角色。八十年代的军区大首长绝非三十年后的能比拟的——几乎都是从抗日战争时期一路打过来的开国的那一批人。

    军地领导权威分化非常的严重,甚至有些时候地方的正厅级行政官员也不敢在一名团长面前拿架子。

    那么大一个军队领导专门来点说了这么几句话,汪钧如果不能领会出能写几千字文章的含义来,他这个书记算是白当了。

    “马上去查一查。”汪钧指了指秘书。

    “是!”

    秘书转身还没走几步,突然顿住脚步返身回来,道,“书记,倒是有一个奇怪的事情。陆港地区政府的领导中午给市府那边打了电话,通报了一件港资合资企业领导被咱们这的公安机关误会为抢劫犯的事情。好像里面还涉及到军工厂的干部。”

    “什么时候的事情?哪里?”汪钧马上就抓住了要害,绝对是这件事情,他快速问道。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是汉口那边的分局,在汉口饭店抓的人,具体情况得问市府那边。”秘书连忙说。

    汪钧马上拿起电话给市府那边去电,详细了解了情况,随即他对秘书说,“去,让公安局长过来见我!”

    “是!”

    于是,市局局长、副局长、分局局长、副局长等等一干各级领导全都到了汪钧的办公室里来,皮德旺作为直接接触这件事情的人把情况详详细细的汇报了,不敢有半分的隐瞒。

    这些事情结束之后,卢惠冠来电话了。

    收回思绪,汪钧沉声说,“惠冠同志,你是爱国侨胞,回来投资办厂支持祖国经济建设,上面领导是很重视的。我个人尤其非常感激你能选择到我们武汉投资,也一定会全力支持你。”

    卢惠冠听到这些话,心有些冰凉了,尽管他还不知道到底惹到了哪路神仙,但是此时他已经能肯定一点——汪钧果然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市高官都知道了,那几个外乡人还有可能是普通的港资合资企业老板、普通的军工厂干部吗!

    他已经得到消息,几个外乡人都非常的年轻。

    他早已经怀疑不长眼的侄子惹到了什么厉害家族的子弟。

    此时此刻,他一点也不生疑了,肯定是这样。

    果然,汪钧话锋一转,道,“惠冠同志,这个事情我是了解的。穿的衣服破落些,那也是人民群众嘛。饭店的接待工作还是要加强的。我党不就是从千万劳苦大众里面来的吗,所以啊,饭店有饭店的规定,作为咱们武汉的代表性涉外饭店,对仪容有严格要求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出现歧视老百姓的现象,这是不恰当的。”

    卢惠冠心里叹了口气——完了。

    不过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道,“汪书记,饭店的接待工作是需要认真检讨和整改的。只是,这里面还出现了一些难以启齿的事情……”

    “嗯,想必你说的是,卢金奇同志与我们公安系统内部的某些心术不正的干部勾结侵吞港资合资企业货款这个事情。惠冠同志,相信这件事情你是不知情的。”汪钧道。

    卢惠冠彻底绝望了,叹气道,“是的,我并不知情。”

    汪钧沉声说道,“这个事情相关部门会秉公处理的,你就不要操心了。”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哪怕卢金奇再废材,他也是大哥唯一的儿子,卢惠冠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保住卢金奇不会被法办。否则他不会给汪钧打电话专门说这个事情求这个情。

    现在,汪钧不但详细的了解过这件事情,而且没等他开口就拿话堵住了他求情的门口——重点说饭店的接待态度问题,就是半个字不提里面卢金奇和杨股长试图吞掉那笔钱这件事。

    卢惠冠苦苦求道,“汪书记,卢金奇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生这个的贪念,但是事情毕竟没有对他们造成实际的伤害。汪书记,我们卢家是全心全意的要为祖国的经济发展做出一些贡献的,希望政府能网开一面,毕竟这件事情,是没有成既成事实的。”

    汪钧严肃地说道,“惠冠同志,你要明白,公安机关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对方提供了很充分的人证物证,我们是要秉公执法的。”

    他转而叹了口气,说道,“惠冠同志啊,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当事人可以表示谅解,其他的都是好说的,正如你说的,毕竟没有造成既成事实嘛。”

    卢惠冠的精神一下子回来了,连忙说,“是的是的,汪书记,我明白,我明白。”

    “嗯,就这样吧。”

    挂了电话,五十多岁的卢惠冠仿佛打了一场架一样。重新整了整精神,他起身就大步往外走去。

    皮德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毕晓龙陪着他在外面等着,看见卢惠冠,小心翼翼的说,“卢总,我刚刚从市委回来……”

    “是从汪书记那里汇报回来了是吧?”卢惠冠冷冷的说。

    皮德旺无奈的点头,道,“是的,我如实的汇报了当时的情况。”

    微微叹了口气,摆了摆手,卢惠冠道,“皮副局长,我现在去和事主谈一谈,如果他那边答应协商解决,还希望你们高抬贵手。”

    “卢总,瞧您这话说得。如果事主不追究,我们这边好说。”皮德旺连忙说,“您只要能争取到事主的谅解,其他的都好办。”

    卢惠冠微微点了点头,举步往总统套房那边走去,毕晓龙连忙的跟上。

    李路刚刚睡醒,洗脸的时候,卢惠冠和毕晓龙到了,在摁门铃。客厅里,张卫伟三人也早都起来了,一边喝茶一边用好奇的目光看电视,上面的每一个画面对他们来说都是新鲜得很的。

    听到门铃声,林培森起身去开门。

    抬眼看见个小老头,颇有气质,身边是毕晓龙,林培森打量着小老头,“你们是?”

    毕晓龙连忙说,“林同志,这位是卢惠冠先生,是我们汉口饭店的总经理。”

    “哦,卢总,请进。”林培森让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卢惠冠微微一愣,显然,那些人没跟他说实话,人家这几位是很有礼貌的。他看得出来,林培森虽然穿着朴素,和乡下的青年没什么两样,但是言行举止是很得体大方的。

    毕晓龙面对林培森的时候是尴尬和惭愧的,当时如果不是他出言挤兑林培森,也不会有后面的事情。顺利的登记入住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

    张卫伟他们也站了起来,至少,他们这些人尽管成为了华夏第一批巨富起来的人,但是他们还没有学会瞧不起人。

    林培森介绍道,“这位是李家华先生,我们奋远公司的副总经理,这位张卫伟同志,光明厂保卫科队长,我是奋远公司销售部经理。”

    听到这里,卢惠冠不由的斜了一眼毕晓龙——这些人没有一位是普通人,你这双眼睛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毕晓龙也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是什么时候瞎的。

    “李家华先生,张卫伟同志,林培森先生,我是卢惠冠,汉口饭店总经理。”卢惠冠不等毕晓龙介绍,伸出手次第握手。

    毕晓龙在旁边补充介绍道,“卢惠冠先生是南洋橡胶集团董事长,汉口饭店是卢惠冠先生在内地的产业之一。”

    李家华很客气的握了握卢惠冠的手,道,“卢董事长,幸会。”

    “惭愧惭愧,李先生,卢某惭愧。”

    李家华指了指沙发,“卢董事长,请坐。”

    几人纷纷落座。

    卢惠冠满带歉意地说道,“李先生,张队长,林经理,卢某首先替那个不成器的侄子向诸位道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卢董事长,我知道你是为上午的事情来的。实话说,这个事情不是添麻烦那么简单。”李家华沉稳地说道。

    他在奋远公司干了大半年,跟着余嘉豪是确确实实学了许多东西的。掌管着资产数百万的企业人事和财务大权,他就算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熏陶也会被熏陶出个样子来。

    张卫伟沉声补充了一句,“卢金奇已经涉嫌犯罪了。”

    卢惠冠微微点头,叹着气说,“是的,我承认这一点。来之前,我和市委第一书记汪钧同志通了电话,请诸位相信,卢某是很清楚这件事情的性质的。但是,客观地说,这件事情尚没有给诸位造成实际的损失,卢某希望咱们能够协商解决此事。按照眼下的情况进行下去,对大家都不好嘛。”

    林培森摇头说道,“卢董事长,之所以没有给我们造成实际损失,是因为关键时刻省军区出面把我们救了出来。如果不是这样,此时此刻我们就是在分局的黑狱里,会遭遇什么对待,你可能是想象不到的。”

    “是的,是的,我完全的了解了情况。”卢惠冠沉声说道,“对此我感到十分的愧疚以及抱歉。我希望能够给予诸位补偿,用协商的方式解决此事。卢金奇不学无术,他起了贪欲,但他没有害人之心,这一点我是可以保证的。不怕诸位笑话,卢金奇是我大哥唯一的儿子。还请诸位能给予卢某人一些理解。”

    三人不说话了,不是因为没法接话,而是因为李路洗完脸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们纷纷站起来。

    卢惠冠见状,也站了起来,摆头看过去。

    稳稳当当迈步走过来的年轻人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气质,尽管看上去是这些人里最年轻的,但是却绝对是最沉稳的。卢惠冠一下子就猜出来了——对方有四个人,其他三位的身份都对上号了,眼前这位显然才是说了算的那位神秘的李科长。

    能够给市委第一书记施加那么大的压力,卢惠冠不难做出推测——这位神秘的李科长才是有强大背景关系的人物。

    杨股长等人扣了人离开汉口饭店还不到半个小时,省军区的人就在路上拦截了下来,这等速度已经能充分说明了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