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连死都不怕 还怕活着
    招待所里小饭堂里,简单粗暴的盘菜都上起了,省军区的物资供应比野战部队的还是要丰富充足一些的,起码鱼肉是不缺的。

    推杯换盏之际,李家华突然的想起卢惠冠说的话,提醒道,“卢惠冠提到过,他过来和我们谈之前,和市高官通过电话。这说明市委领导是知道此事的。如果不是张营长你这边施加的压力,那会是谁?”

    张龙摇头道,“肯定不是我,我一个小营长说不上话,也不会是我们司令员,我听得出来,他是刚刚才知道这个事情的,并且了解不是很清楚,只是交代我一定要保证你们的安全。”

    张卫伟皱眉思索,“那会是谁呢?”

    林培森眉头跳了跳,道,“会不会是老余?三叔之前给家里去了电话,老余是跟陆港市府通报了这个事情,陆港市府肯定会和这边的市府通报的。这样市高官知道这个事情,那就不奇怪了。”

    众人都看向李路,李路手里端着酒杯,沉思着摇头,“不太像。陆港市府的通报不会到市高官那边。对咱们来说是天大的事情,但是在市高官那里,是微不足道的。而且,陆港市府的通报也不见得是很郑重的。”

    那会是谁呢?

    张龙问李路,“老李,咱们以前的老首长,你是不是还有联系?”

    李路摇头,“除了张平山参谋长,目前为止重新联系起来的就只有你,原来的老首长更别说了,我只不过是个小兵。”

    摆了摆手,李路道,“不纠结这事情了,总之事情完美解决掉了,来,喝酒。”

    碰杯一口干。

    那不是酒杯子,是刷牙和喝水通用的口杯,一杯三两多。

    张卫伟、李家华和林培森是不缺酒肉的,作为先富起来的这批人,他们差不多是当今这个时代物资获取最容易的一批人之一了。不过,除了张卫伟,其他两人是不曾试过在部队里吃饭喝酒。

    有点像人民公社时期,但不尽相同。

    一脸盆一脸盆的菜,表面浮着的一层油差不多是这个时代最好的菜的标记了,比碗口还大的军用口杯。

    痛痛快快的放开了吃喝,这几天的路途疲劳以及刚刚过去的糟心事带来的负面情绪统统的随酒水而去。而对张龙来说,再没有什么比与老部下重逢更令人高兴的了。

    他喝高了,搂着李路大着舌头说,“老李,我,我跟你说,老哥我心里苦啊,老哥心里苦啊!他们都认为我张龙日子过得滋润,都觉得老子过得好,他们不知道老子心里有多苦!”

    李路安慰地拍着张龙的肩膀,“老排长,过去的都过去了,不要再去想了,好歹咱们都还活着。”

    张龙摇着头,控制着情绪,重重的锤着自己的胸口,“我比你早入伍两年,我运气好,我上了军校,参战的时候就是排长。可我惭愧啊!老子惭愧啊!”

    他控制不住奔腾的情绪了,热泪滚滚的出来。

    “整整一个排三十九号人,三十九号人!我张龙的手下,我带着他们打出去,但是我没能把他们都带会来,如果不是你,我张龙的排三十九号人都要打光!我对不起他们!我对不起战死的兄弟!如果当时我能够再果断一些……”

    李路出言打断他的话,“排长!你不能这么想。战场的情况瞬息万变,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谁也无法预料。整整一个团的敌军,我们二排死死的钉在那里挡住了他们的反扑!从整个战局来看,咱们是立了功的!”

    “但是不管如何都改变不了指挥失误的事实!”张龙热泪纵横,“顺风顺水的仗,打完收拾铺盖回国,他们都能回来,起码他们当中大部分人都能活着回来!是我犹豫不决错失了最佳战机,形成了后来孤立对敌的局面!”

    他苦中带笑,笑得很惨白,自嘲意味分明,他道,“我回来了,全须全尾的回来了,可是老子的排几乎打光了。我升官了,回来之后就升了连长,一年一步到现在的营长。我多风光,年轻的特务营长,打过仗。”

    他抱着重重的锤着自己的胸口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可是我心里清楚我是踩着我几十号弟兄的尸骨当上的这个营长,我他-妈-的心里难受啊!”

    张卫伟抹了把眼泪,已经在竭力控制情绪。军工厂保卫科就是部队,就是兵营,他张卫伟也是有兵龄的,他也是有战友的,他很深切的感受到了张龙心里的痛苦。

    李家华和林培森尽管没有相关的经历,但是张龙的每一个字都砸在他们心里

    
共4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