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不打不相识
    ,!

    马不停蹄连续跋涉了三天三夜,又一个早上,恰是出发的第八天,风尘仆仆却依旧粗粗有力喘气的lc80出现在第一汽车制造厂大门前面。

    印入李路等人眼帘的,是大门正前方居中位置的一块大石碑,上面刻着几个大字——第一汽车制造厂奠基纪念,落款是太祖。纪念碑正后,是苏联风格的建筑大门,红色外墙,左右对称的塔楼。

    李路的看到了洛阳一拖的影子,同样的是苏联援建的工厂。

    这里就是共和国汽车工业的长子所在了。

    始建于1956年的第一汽车制造厂,哪怕几十年后被民众们所诟病,并且受到一些别有用心的以及境外势力控制的媒体的贬低,许多人认为这里是垃圾工厂,出产的都是垃圾汽车。

    殊不知,哪怕到了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这里也依然是国内汽车研制实力最雄厚强劲的汽车厂,没有之一。

    从四缸到十二缸,囊过了所有排量的发动机研发能力,整个变速箱系列的研发能力,其他汽车厂无法比拟的制造工艺以及浑厚的技术底蕴,那都是其他汽车厂所不能相提并论的。

    几十年后涌现出来的地方国营汽车厂、私营汽车厂,上汽广汽长城,吉利比亚迪,甭管他们把自己的技术吹到天上去,和第一汽车制造厂比起来,都是小家伙。

    半个多世纪的技术沉淀绝非你一朝一夕能够相比肩的。

    甚至打军工牌的长安厂,面对第一汽车制造厂,也不敢大声说话。彼此的实力差距如何,自己心里知道。

    当然,体制问题不在讨论范围之内。

    第一汽车制造厂的规模有多大,打个差不多的比喻,三个光明厂加起来也比不上它。

    此时此刻,和光明厂一样的是,实行三班倒的第一汽车制造厂正是早上八点交接班的时候。下半夜的工人陆续的从大门的左侧走出来,几乎人手一辆自行车,而前来接班的工人则由大门的右侧进入,也几乎人手一辆自行车。

    甚至,当中偶尔会出现几位骑着摩托车的年轻工人。这样的场景起码是让出了李路之外的其他人大开眼界的。

    供不应求的解放卡车正在源源不断地为这个庞大的汽车制造厂产生着利润——哪怕是上级停止下达了生产计划!

    和一拖不一样的是,第一汽车制造厂有着大量的订单支撑。国有企业、地方企事业单位、军队,单单是企业工厂的订单就能把第一汽车制造厂撑到三班倒连抽转都依然是要推迟交货时间。

    甚至,第一汽车制造厂把全套技术交出去,让一些有条件的省份开办自己的汽车制造厂以缓解供求紧张的局面!

    有人说,全国的汽车制造厂都是第一汽车制造厂生出来的,这话是不会过分到哪里去的。

    庄严肃穆的大门让四人的心情很快的平复了下来,那些题字已经说明了一切——这不只是一个汽车制造厂,更是一种象征,让华夏告别无法制造汽车历史的象征,以及自力更生的红色精神。

    如果华夏汽车工业需要一个图腾,那么非第一汽车制造厂莫属。

    林培森盯着一辆突突突驶过的摩托车驶过,口水差点流出来,道,“三叔,你看他们的摩托车,这里的工人也太有钱了吧,摩托车都骑起来了。”

    李家华笑着说,“老三,我看咱们奋远也可以搞点摩托车回来卖。小汽车是没几个人买得起的,但是摩托车就不一样了。”

    李路微微点头,说,“这是小日本的本田摩托,125cc排量,要一万多一台,也不便宜。”

    “一万多!”林培森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他尽管已经月收一万多的人,但是消费思维依然停留在几个月前,一块钱计划着花几天的程度。一万多差不多等于一栋小二层混凝土楼房了。在自行车等同于几十年后经济型家用轿车的年代,对广大人民群众来说,摩托车就是豪华轿车的存在。

    李路摸着下巴思考着说道,“不过,弄个装配工厂,咱们自己组装摩托车,倒是不错的选择,学到了技术,再自己造。”

    “对啊!三叔,你的拖拉机厂都开始造汽车了,造摩托车算什么。”林培森拍掌道。

    摆了摆手,李路指了指门岗那边,道,“过去吧,先办正事。”

    车身上全是泥巴的lc80只有前挡风玻璃和后挡风玻璃雨刮范围的地方是干净的,短短几年李路他们几乎是经历了所有的天气状况,路况之差就更别说了。

    尽管脏兮兮的都是干透了的泥巴,但lc80的体格摆在那里,一直都有往来的工人盯着看,从来没见过吉普车,这么大一台。在门岗前面那里停下,穿公安制服的门卫就过来了——第一汽车制造厂有自己的公检法机构……

    “你们,干什么的?”门卫手里拎着警棍,指了指下车的李路。

    李路取出证件,大步走过去,笑道,“同志,我是光明厂保卫科副科长李路,这是我的证件。我找秦明怀主任。”

    “秦主任?哪个秦主任?”门卫看了证件,脸色一下子缓和下来,军工厂也算是同行,对方尽管年轻,但是个副科长,因此给了好脸色。

    李路道,“采购办主任秦明怀同志。”

    “哦,秦部长吧?”门卫说。

    李路皱眉。

    门卫解释道,“秦主任升官了,现在是销售部部长。”

    “原来如此,是我消息落后了。”李路心里高兴得很,这不正中下怀。

    门卫把证件还给李路,指了指其他人,道,“请你们过来登记一下。”

    四人过去登记好,门卫指着笔直的厂内道路,说,“你从这一直走,在机关大楼前面向右转,左手边第一栋三层楼就是。”

    李路道谢,亲自开车驶入了厂区。

    机关大楼两侧建筑物呈对称布置,右转之后,也就是机关大楼的左侧有好几栋三层对称的楼房,找到第二栋,他就直接把车停在了楼前面的空地上。楼梯口那里人来人往,能够看到半开放式的楼梯上上上下下的灰色黑色中山装的人员忙个不停。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什么党政机关的所在,而不是一家汽车制造厂的销售部。

    张卫伟走在前面一路问过去,指来指去,就这么一栋三层小楼,李路他们转了好几分钟问了好几个人才得知紧闭房门的那间没有门牌的办公室是秦明怀的办公室。

    站在部长办公室前面的走廊那里,李家华摇头说,“以他们的官僚作风,这个厂早晚要被搞垮。”

    他接触的是余嘉豪带过来的香港企业运行作风,以高效节奏快而著称。如此,国企迂腐的气味以及官僚的行事作风就被他感到非常的不满了。

    张卫伟笑着说,“国企机关都差不多这个样子,和我们军工厂是不能比的。”

    林培森看了看时间,说,“这都八点过半个小时了,还没来上班。进大门到现在这会功夫,要是在陆港,我早卖出去十台八台收音机了。”

    “耐心等等吧,咱们这是求人办事。”李路道。

    此时的长春厂,他们的ca10卡车就算是积压再多,如果你以个人或者个体户的身份,不找关系走后门,休想买到手,哪怕运气好下了订单,没三五个月甚至一年半载,你别想看到车。

    求人办事就得忍着气。

    又过了十分钟,李路拦住一名路过的干部,问道,“同志,劳驾问一下,秦部长什么时候过来?”

    “领导的事情我怎么知道。”那干部不耐烦的看着李路,“你们是干什么的?”

    李路客气笑道,“我们过来找秦部长办点事。”

    “办什么事,什么事都找领导,领导一天就光替你们办事了,工作还干不干了。”那干部训斥道。

    他看这几个人穿着脏兮兮蓬头垢面的,以为又是乡下来的什么七大姑六大姨隔壁邻居家的儿子的同学之类的人,当然的没给什么好脸色。

    李路微微皱了皱眉头,他不说话了。

    “走吧走吧走吧,别在这影响我们工作了。”那干部挥手赶苍蝇一样说道。

    李路抬手就是一巴掌过去,直接把那干部扇了一个倒栽葱。

    那干部只感觉眼前的东西都在漂浮,半跪在地上都感觉天旋地转的,好半天没能回过神来的。

    张卫伟和林培森一左一右把他架起来,冷冷的笑着,直接架到李路面前。

    李路严肃地说道,“谁给你权力这么跟我说话!把你们领导叫来9无法无天了!把他放开!”

    张卫伟和林培森松开那干部。

    那干部被这一巴掌打懵了,屁滚尿流的跑了。

    没一阵子,一名中年人从楼下大步上来,身后跟了好几位年轻干部,包括那名半张脸红肿得跟猪头一样的干部。

    “科长,就是他们。”那干部捂着脸指着李路等人。

    李路往前走了两步,背着手,盯着那中年人道,“人是我打的,我教训教训这些狗眼长在头顶的东西。你这个同志不过是小小的办事员,官僚作风就这么严重了。再过两年你是不是要骑在人民群众头上拉屎?还反了天了!”

    中年人一看李路这个架势,也是不敢莽撞的,挤出一点笑容,客气道,“你是?”

    “光明厂保卫科副科长。”李路沉声说道,“去通知你们秦明怀部长,就说陆港光明厂李路在这里等他。”

    中年人眉头跳了跳,挥了挥手让身后的人散去,随即笑道,“原来是李科长。真不凑巧,秦部长前两天就到京城开会去了。不过,部长临走前有交代,让我接待你们。我叫杨善道,销售一科科长。”

    “杨科长。”李路和杨善道握手。

    杨善道说道,“李科长,实在抱歉,刚才那个同志刚参加工作,还不是很懂事。这样,我先带你们都招待所安顿下来。”

    李路却是说道,“杨科长,还是直接谈事吧,我们的时间比较紧,完成交易,得抓紧时间赶回去。”

    “不着急不着急。你们大老远过来可不简单啊。秦部长交代过了,一定要好好的替他尽尽地主之谊。来来来,这边请。”杨善道不由分说的就请着他们下楼,直接步行走向招待所

    一路上,杨善道很热情地介绍着第一汽车制造厂的情况,从历史说起来,滔滔不绝的不带丝毫停顿的。让李路以为他是搞宣传的,嘴皮子厉害才调到销售部门。这一点李路还真是猜中了。

    杨善道说道,“李科长,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你们来得正是时候。厂里投产了新型号卡车,老解放积压了一部分,谈妥了后,估计是可以直接安排装车发出去的。这要是前面几年,别说现车了,车架都看不到,实在是供不应求啊,呵呵呵。而且我们要优先供应部队。我们第一汽车制造厂虽然不是军工厂,但是部队的车辆基本上都是我们在提供的,咱们两家也算是战友了。对了,李科长,公函你带了吧?”

    李路摇头说道,“我这次过来不是代表光明厂购买卡车。”

    “这……”

    杨善道之前还感觉到奇怪,光明厂怎么会派保卫科长过来买车,这不对,现在他是明白了。

    “这……李科长你是替私人购买卡车?这个是不行的,除非有一机部批准的采购指标。”杨善道遗憾的说道。

    此时已经到了招待所门前,杨善道说道,“李科长,你们先安顿下来,先休息休息,养足精神,好好逛一逛长春,北国风光你们没见过吧,呵呵,总不能白来一趟。”

    张卫伟他们的脸色一下子都变了,千辛万苦跑了小半个月到这里,结果对方来一句不行,这样的结果谁都无法接受的。

    “好,我们先休息,回头再谈。”李路却是一点也不着急,笑着和杨善道握手。

    杨善道交代了招待所的人安排好,就离开了招待所。就是一保卫科副科长,若不是有部长的交待在先,他刚才就让公安处来人把这些人抓起来追究打人的责任了,怎么可能会这么客气的接待安排。

    做到现在这样,杨善道已经认为自己做得很到位。

    安排好了住处,一进房间,林培森就忍不住气呼呼的说道,“三叔,那姓杨的什么意思,不卖给咱们?这是什么道理?费这么大劲跑过来,他们怎么能这样!”

    张卫伟和李家华的脸色也不好看,但好歹还沉得住气。

    李路说道,“不要急,昨天晚上都没怎么休息,都洗洗休息,养好精神,中午出去找个馆子吃饭,好好的逛一下长春城。姓杨的说得是对的,难得来一趟,不知道长春城长什么样子那可要惹笑话了。”

    林培森闷着气一屁股坐下点烟抽,“哎,哪还有玩的心情。”

    李路看向张卫伟和李家华,“你们也没心情了?”

    张卫伟和李家华苦笑着摇头。

    李路心情却是很好,“得,那你们闷着,我去睡觉。”

    他去了另一个房间,房门一关就真的洗澡睡觉去了。

    张卫伟、李家华和林培森面面相觑,张卫伟问道,“二哥,头儿这是什么意思?他真的一点都不着急?咱们可没多少时间。”

    李家华摇头耸肩,“我也不知道,搞不懂他在想什么。既然他让咱们休息,那就好好休息吧,他不着急,那肯定是有解决办法。”

    林培森起身习惯性的拍了拍屁股,说,“我睡不着,我出去转转。”

    “别跑远了。”李家华叮嘱一句。

    “知道了,二哥。”

    林培森出门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