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想跑没那么容易
    ,!

    秦明怀回到家,把公文包放到门边的鞋柜上面,脱了外套,然后换了拖鞋,正要往里面走,就听见有人在敲门。

    这会儿南方天气炎热得很,东北这旮旯却是有些凉意了。

    “哪位?”

    秦明怀一边开门一边问道。

    外面的人却是等门开了,对着秦明怀笑眯眯的说,“秦部长,我是李路。”

    “你……”秦明怀猛地想起来了,心里微微一惊,道,“光明厂的李路李科长?”

    “是的,是我,秦部长你好。”李路笑着点了点头。

    “快快快,快请快请。哎呀,小李啊,你是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不来找我?”秦明怀责怪着说道。

    李路身后的张卫伟和林培森心里暗暗骂到,老狐狸你演技是不错!

    进了门,张卫伟和林培森开始把放在门外的皮箱子以及麻布袋都搬进来,在茶几边上那里放好,然后他们就直接走了。

    秦明怀一直在注意着,盯着那几个大箱子以及麻袋,看着张卫伟和林培森默不作声的出去带上门,这才问李路,“小李啊,你这个是……”

    李路笑道,“秦部长,我两个兄弟不太会说话,别见怪。”

    他装作不懂。

    “没什么关系,呵呵,来,请坐。”

    两人落座。

    秦明怀连水都没倒一杯,指了指那几个箱子和麻袋,再一次问道,“小李,你这个是什么情况?你来就来,带什么东西。”

    李路笑道,“秦部长,大老远过来,不带点礼物,那当然的不行。冒昧来访,秦部长别见怪。”

    秦明怀再一次责怪道,“你这个同志,我和老裴说好了,你来了就直接来找我。你怎么不直接到厂里找我。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

    李路说道,“本来是计划找你的,接待的杨科长说你有交代,怕你工作忙,就没第一时间去打扰你。这不,问了杨科长地址,我才敢冒昧登门拜访。”

    秦明怀心里骂杨善道好几遍蠢材,面善笑呵呵的说,“唉,这段时间厂里上新型号,忙得不可开交,我倒是一时忘了这个事情。”

    李路站起来走向皮箱子那边,一边说道,“秦部长,你也知道我的来意。你工作繁忙,我就直接说了。之前电话里,裴科长和你说过,我这次过来是希望从长春厂采购一百五十台卡车,不要新型号,就库存的ca10。我这边来回一趟大半个月的时间,也是紧张得很。我思来想去,既然秦部长是我们裴科长的老同学,我就干脆找到家里来,和你直接谈这个事情。”

    说着话,他就打开了皮箱子和麻袋,满满的全是现钞,绿油油的现钞。

    秦明怀的心跳一下子飙升,眼睛都直了,血压都在上升,下意识的站起来,盯着那些钱,说话都要不利索了,“小李,这,这是,你这是……”

    猛地,他反应过来,连忙的走过去把箱子盖上把麻袋口扎上,压着声音声线在颤抖,说,“你这是干什么,小李你这个,唉,这些钱是买车的?你心可真够大的,那么大老远直接带着现钞就来了。”

    李路说道,“秦部长,我不太熟悉这边的规矩。我这批车要得确实比较紧。这些钱的确带过来是经历了不少危险,这一路过来土匪路霸不少,好在我们带了配枪,总算安全到了地方。”

    坐下来,李路道,“秦部长,咱不是外人,就直接说了。”

    秦明怀努力平复着激动的心情,在李路对面坐下,连忙的端起暖水瓶倒水,道,“说,小李,不是外人,你直接说,在秦叔这里不要客气。”

    这会儿就变成秦叔了。

    李路笑道,“秦叔,厂里是个什么章程我不懂。我的意思呢,请你帮着走这么个程序。你也知道我这边的情况,不是厂里要的车。我二哥和一位香港人合资搞了个贸易公司,规模也不大,几百万的资产……”

    他停顿了一下。

    秦明怀差点咬了舌头,港资合资公司,几百万的资产规模,这是很了不得的了。他贵为长春厂销售部部长,一个月工资补贴奖金什么的加起来也不过六百多块钱,这已经算高工资的了。

    但是面对数百万元现钞,他彻底崩溃了。

    李路继续说道,“我二哥的公司急着要一批卡车,敲我们裴科长和你是同学,于是就过来了。这些钱……我打算交给你。我没别的意思,只想尽快的拿到车。”

    秦明怀毕竟是当了差不多二十年的干部了,又刚刚经历了运动,很快的冷静下来,他为难的说,“小李啊,你这个情况,我基本了解了。一百多台卡车不是小数目。而且你没指标。这个事情不好办。你打算什么时候要车?”

    “越快越好。”李路道,“一个星期之内不能装车发出去,我就不要了。”

    “这么急?”秦明怀眉头一皱,抚摸着下巴思考着。

    李路笑道,“这笔买卖就是这么个情况,要求的时间很紧,过了这个时间,就失去意义了。”

    秦明怀的目光不住的往那堆钱打量,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

    李路低声说,“秦部长,这里有两百五十万。多我也不要,就一百五十台ca10。”

    这个价格是很好的了。

    市场售价不过三万元,李路要的是积压的ca10,而且还是大批量。全部下来两百五十万,长春厂是有很大赚头的。

    李路自己估算,秦明怀估计会自己留下二十万到五十万这个幅度的钱,剩下的钱,他出面和厂里谈,操作一下,完全没问题的,甚至都谈不上贱卖。

    但是他还是低估了秦明怀的贪婪。

    李路表明了意思之后,秦明怀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能够给从这笔钱里弄多少进自己的口袋。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二百万。

    两百五十万,秦明怀就要拿走两百万!

    秦明怀基本上心里已经决定做这件事情了,反正都是要走的人了,不趁这个机会大捞一笔更待何时?

    他开始认真思考这件事情如何操作,他道,“小李,我也跟你说实话,看在裴磊的面子上,你这个忙我无论如何是要帮的。但是你要求的时间太紧。就算是厂里马上出货,安排运输也不是一两个星期能处理下来的事情。”

    李路笑道,“秦部长,运输问题我自己负责。你只需要把车发到火车站去,和我这边进行了交割,其他的就是我的事情了。”

    秦明怀一愣,“你自己联系车皮?”

    他是不相信的。

    李路很肯定的点头,“是的,我自己负责,咱们在车站完成交割。你明天能发过去,明天就可以交割,我非常肯定。”

    “这样……”

    秦明怀站起来慢慢的来回踱步思索着。

    运输问题确实是最大的问题,到了这个份上,他是不会再吊李路胃口的。而此时在李路看来,他已经很肯定一点——秦明怀要跑。

    第一次见面,秦明怀再怎么着也不会表现的这么急切,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是在破釜沉舟,根本不考虑后果了。什么情况下才不会考虑后果,除了远走高飞到一个国法管不到他的地方,没别的解释。

    秦明怀站定,看着那几箱子钱,叹了口气,说,“如果是美元,那就更好了。”

    随即,他紧接着解释,“小李,是这么个情况。你要得太急,一些关系是要进行疏通的。眼前有个事情,厂里最近有个赴美考察团。要出去了,美元不够用啊。如果能解决这个问题,我想厂里的领导会很快批准你这批车的。”

    李路站起来走过去,打开其中一个箱子,把面上那一堆现钞拿开,露出里面的现钞,道,“美元我弄不来,我二哥的公司因为是港资合资企业,倒是有一些港币。这里差不多有八十万的港币。”

    秦明怀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

    赴美考察团是要先到羊城,然后入港,再乘飞机前往太平洋的那一边。港币显然比华夏币要有用得多,虽然麻烦一些,但是出去之后人家认这钱啊!

    “这个……”秦明怀还矜持了一下。

    李路低声道,“秦部长,外面有不少兑换美元的专业人士,都守着银行呢,专门给洋鬼子兑换华夏币。你花点时间,给点辛苦费,兑换一些还是没问题的。”

    秦明怀猛地想起了,对啊,自己那些美元不都是这样换到手的吗,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花点时间,能兑换多少算多少。

    李路又坐回去,拿出烟点了一根抽起来,等秦明怀的答复。

    他差不多是瞄准了秦明怀的死穴了,一出手就是暴击,秦明怀根本不可能在这样的诱惑下还能挺住。这对他来说,几乎是送上门来的馅饼,走之前大捞一笔。

    没两分钟,李路一根烟没抽完,秦明怀就装作毅然地道,“小李,你这个事情我怎么着也给你办了。你具体什么时候要车?”

    “明天行不行?”李路笑道。

    秦明怀把牙齿一咬,“行!”

    他坐下来,沉声说道,“小李,这样,明天请你二哥以……你二哥公司叫什么?”

    “奋远贸易公司。”

    “好,请你二哥以奋远贸易公司的名义向我这边递交相关的手续证明,主要是证明你们是港资合资企业,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一切顺利的话,明天下午不行的话,晚上肯定能把车发到火车站去。”秦明怀仔细地交代着,沉吟了一下子,问道,“小李,老实说,你是怎样解决车皮问题的?”

    “这个不便细说,就是弄了一个专列。”李路道。

    秦明怀并不关心这个,只要是在装车前交割,他就彻底放心了,他思索着说,“如果专列能开到厂里的货运站进行装车的话,时间会更快一些,厂里也会更配合。”

    李路微微点头,“这个问题不大,只要厂里货运站腾出位置。”

    “当真可以?”秦明怀问道。

    李路点头,“是的,没问题。”

    秦明怀一拍大腿,道,“成,那就没问题了,其他的我来办!”

    离开机关干部大院,李路才走到偏僻处,张卫伟和林培森就从黑暗处冒出来,跟在李路身边两侧。

    李路低声吩咐,“秦明怀要潜逃美国,咱们不能助纣为虐。”

    “那现在怎么办?不跟他合作,咱们的车怕来不及。”张卫伟担忧道。

    沉吟了一阵子,李路道,“只能主动出击了。回去再说。”

    三人回到招待所。

    关起门来,四人围坐在一起,李路用了一根烟的功夫理清楚了思路,开始排兵布阵,道,“现在可以确定秦明怀想要捐款跑路。他提到长春厂近期有一个赴美考察团。老张,考察团的事情你来负责,要把情况全部搞清楚。最晚明天装车,秦明怀这个情况,他肯定会拼尽全力办成这件事情。所以,你一定要在明天白天搞清楚考察团的情况。”

    张卫伟缓缓点头,“放心吧头儿,我一定想办法摸清楚情况。”

    李路看向李家华,道,“二哥,你准备好材料,明天以奋远公司的名义向销售部提出购买车辆,其他事情秦明怀会处理。”

    林培森忍不住了,“三叔,我呢?我干什么?”

    “你的任务很重。”李路沉声说道。

    林培森一下子精神振奋了起来,“三叔,我保证完成任务!”

    李路笑道,“明天去银行门口蹲着,秦明怀肯定会出现,跟着他,看他接触过什么人去过什么地方,做过任何事情,全部记下来。”

    看到李路没继续安排,林培森挠了挠脑袋,“就这些?”

    “就这些已经够你忙活的了。”李路道,“能不能抓到他企图潜逃的证据,就看你的了。”

    李家华沉思着,道,“老三,不对,咱们的钱怎么办?再说,揭穿他,咱们也会被认为有行贿的嫌疑。”

    李路微微一笑,道,“出发前,老余不是让法务部的拟了一份合同给你吗,明天你让秦明怀把那份交易合同签了。这样能多少摆脱一些嫌疑。”

    “你是说那份全是英文的合同?”李家华想起来了。

    “没错。”李路道。

    李家华有些担心地说,“秦明怀会不会看得懂英文?”

    李路摇头道,“放心,他会装作看得懂,再说,看得懂也没关系。他走火入魔了,不会在意那些细节的。合同里明确注明了甲方,也就是卖方在签订合同之时,已经收到购车全款两百五十万华夏币。”

    林培森道,“让他开发票或者收据岂不是更好。”

    李家华扫了他一眼,道,“他显然不可能开具这样的证明。”

    林培森话出口才醒悟过来,尴尬的嘿嘿笑着。

    李路缓缓说道,“走走关系买一批车没什么,但是咱们不能和**分子同流合污。那份交易合同很重要,是唯一能证明咱们清白的证据。所以,二哥,明天一定要注意让他签名用公章。”

    “明白。”李家华沉声说,“那咱们明天什么时候开始动手?”

    李路道,“明天老张和大嘴跟随专列回去,我和二哥留下寻找时机把证据交上去,然后我们开车返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