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马脚
    ,!

    秦明怀的心情是激动的,整整一夜都没睡好。他把那些钱都藏到了床底下,不断翻来覆去,不时的起身巡查房门和窗户。

    一大早,他就顶着两个黑眼圈急匆匆的上班去了,出门的时候还花了半个多小时检查了门窗,并且给卧室门和客厅门都加上了锁。

    他走路都是飘的。

    一上班,他就马上进行相关的工作。李家华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准备。正如李路所料,秦明怀是孤注一掷了,看都没看就签了合同。他是依仗着马上要走的人了,只要能尽快办妥这件事情,他就无所谓。

    面对二百多万元的巨款,别说他一个小小的销售部长,更高级别的领导也无法保持镇定。

    ca10有一大堆的库存车,秦明怀出面,流程走得很快。各个部门的手续,他要么亲自去跑要么让杨善道带着李家华去跑,顺利得很,全部一路绿灯。仅仅一个上午,所有的手续都跑下来了,剩下的就是厂领导签字。

    这个时候,李家华的任务完成了。

    秦明怀趁着中午休息的时间进入了市区,果然出现在银行那里,马上的就进入了林培森的视线。

    张卫伟也在根据李路的安排调查赴美考察团的事情。他熟悉工厂的情况,有他的一套打听消息的方法。

    而李路则在招待所房间朝外的阳台那里坐着,一口一口地抽烟喝茶。他已经在思考下一个环节——卡车到了西南那边,如何送出去。

    申请的专列是直接到陆港的,如果送到西南那边,且不说那边正在打仗,光是这个路程就要耗掉不少时间。而且那是一百五十台卡车,不是十几台。转移位置绝对是一个大工程。

    别说1981年,哪怕是2018年,一百多台车的输送也是一个大工程。

    怎样把这些车送出去又是一个关键的环节。

    他不由的想到,如果自己有货轮,问题就会非常的容易解决。他第一次萌生了拥有属于自己的船队的想法,尽管他现在的钱加起来也买不起一条五千吨货轮。

    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三井野原了。三井公司控股的一家船公司刚刚把业务扩展到华夏这边来,常有两条货轮在陆港这边。三井公司把船公司的业务扩展到陆港这边,很大程度是为了方便与李路这边的业务交割,否则,光是如何把华夏币换成美元或者其他货币,就是个大问题。

    由此可以做出两个判断,第一,三井公司非常重视与红星进出口公司之间的合作,第二,三井公司在这项合作里能够获得非常丰厚的利润回报。按照李路自己的估算,以lc80这种刚刚上市的新车型为例,三井公司以平均每台大约二十万华夏币的价格进行交割,按照官方汇率,那就是大约五万美元。这个价格远高于在该车型在美国市场的售价,也就是说,三井公司能够获得大约三分之一甚至更高的利润。

    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数字。

    如果三井公司的货源还能再非正式一点,他们基本能够做到百分之五十的利润。而与红星进出口公司合作,他们拥有的是一个等同于没有限制的庞大的供不应求的市场。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不重视与李路的合作,这也是三井野原为什么会想尽办法找来三台刚刚定型进入量产还没上市的lc70送给李路作为礼物的原因。

    因此,李路如果提出租用他们的货轮,相信干这个轻车熟路的三井野原不会拒绝。

    眼下,只有这个办法才来得及了。

    只要没有遇上台风,五天时间,货轮就能把卡车送到中南半岛安全的地方登陆,拿下这个订单,那就等于至少打开了在中南半岛的重机械市场。

    这件事情,在李路这里,只能成功,如果失败了,唐九等人这段时间的付出以及他当时费尽心思把这些人弄出去,功夫就全白费了。

    李路要搞军工,造出的枪炮坦克飞机卖给谁?他难道不知道国防军准备进入二十年的忍耐期吗?他知道,那么这些东西卖给谁?

    外销!

    除此之外没别的路子!

    因此,海外市场对他来说,才是根本!

    他为什么宁愿跑个把月也要亲自来一趟长春厂,就是要确保这批车能够按时的送到客户手上。

    他在思考后续行动,其他人也在加紧落实任务。

    林培森一直守在银行门口,秦明怀进去已经有半个小时了,林培森的性子又有些耐不住了。他本是个急性子的人,跟踪这种事情其实是不适合做的,但是李路没有更多的人员,只能让他负责这方面的事情。不过,林培森也有别人比不上的优势——他貌不惊人且身手灵活更适合混在市斤当中。如果是张卫伟,一脸正气的样子,谁都看得出他是个当兵——光明厂保卫科的人和当兵的没什么两样。

    好在,林培森虽然性子急,但是却不傻。秦明怀见过他,如果贸然进去,肯定会被察觉,因此他硬生生的控制性子,耐心等着。

    终于,秦明怀出来了。

    林培森一看,马上发现了不同之处。

    秦明怀进去的时候提了一个皮箱子,此时,皮箱子没了。林培森敏锐地发现,秦明怀的手提包比进去之前鼓了不少。

    正要举步跟上去的是,林培森忽然的顿住脚步,转念一想,改变主意急步走进银行,扫视着里面,他轻易的看见秦明怀的那个皮箱子在柜台那里,一名戴眼镜的中年人手里提着提把,给一名女工作人员指导工作。

    他走过去,问道,“同志,请问你们负责人在吗?我是光明厂驻东北办事处的。”

    光明厂驻东北办事处这个单位是确实存在的,光明厂的许多原材料都是从东北这边采购的,这边的办事处和银行这边打交道是很频繁的。

    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抬起头,打量了林培森一眼,林培森拿出严肃的姿态,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

    “你是……你是新来的?”戴眼镜的中年男子问道。

    林培森点头笑道,“是的,刚刚从厂本部派过来。我想着到华侨商店买点东西,主任说让我过来银行兑换点美元。”

    他记得,三叔跟他说过,光明厂驻东北办事处的名头很好使,也很容易引起怀疑,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好使用。

    林培森认为就是该使用的时候,果然很管用。戴眼镜的中年男子一听这个名号,态度就很明显的很温和。

    全国能造坦克的工厂,除了专门制造坦克装甲车的第一机械厂,也就是光明厂的所属的总厂之外,就只有一个偶尔不务正业的一拖。每年那么多货款交割资金往来,光明厂驻东北办事处的人早和银行的混熟了,自然的是闻言高看一等。

    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放开皮箱子提手,从里面走出来,笑着对林培森说,“这位同志贵姓?”

    “免贵姓林。”林培森笑着和他握手。

    “我是营业部科长张利。”张利笑道。

    林培森忙说,“张科长,您好。我兑换点美元,您看这事……”

    “林干事,你有外汇券吗?”张利问道。

    林培森摇头,尴尬的笑了笑。

    张利说,“那也买不到东西,你们应该有外汇券的啊,你们李主任没告诉你?”

    林培森愕然,“李主任?我们主任叫雷建东。张科长您记错了吧?”

    张利一愣,随即哈哈一笑,压着声音说,“林干事,我这边没美元了,刚刚让长春厂的兑换走。”

    “都没了?”林培森愕然。

    “是,都没了。”张利低声说,“要不你晚点再过来,直接找我。”

    林培森连忙说,“好的,张科长,那可得麻烦你了。”

    “小事,我和你们雷主任很熟。”张利道。

    林培森道,“张科长,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已经获得了想要的信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