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专列发车
    ,!

    能不能快,主要看领导的重视程度。

    国企体制能干大事,干其他国家企业干不成的事。比如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集结数十万训练有素的工人搞会战,用人海战术把原本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超级工程在几年时间内完成。这种举国体制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也是国企独一无二无以伦比的巨大优势。

    但是,这样的体制下也能坏事。

    根源在于“领导重视与否”,以及体制的僵化特性,极容易在研发这个方面浪费珍贵的时间。

    优势和劣势同样的明显。

    秦明怀倾情出演,李路要的这一批车,程序走起来自然的是飞快无比。随着专列停靠到长春厂货运站那里,享有优先权的这批车由长春厂的工人驾驶到货轮站这里。

    李家华代表买方与秦明怀代表卖方现场进行交割,签署相关的交割单据。随即工人们轻车熟路的往专列上装载卡车。

    这个时候,已经入夜了。

    领导有指示,货运站和相关部门的工人加班加班干劲十足,速度很快的把一百五十二台卡车装上平板列车,然后使用专用的工具进行固定。

    秦明怀笑着对李家华说,“李总,多出来那两台车,是厂里送的。我秦某人在厂里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李家华呵呵笑道,“这个是非常感激的,秦部长的礼物,让我很意外。往后我们奋远公司需要车辆,肯定的会第一个考虑长春厂。”

    “有机会的有机会的。”秦明怀很开心地笑着,心里暗暗想到,再过两天,我就要永远离开这个国家了,咱们是没机会再合作了。

    心情大好的秦明怀看见李路站在那边看着工人装车,便举步走过去,“李科长。”

    李路转身,笑道,“秦部长,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总算不辱使命。”秦明怀把姿态放得很低,看在两百多万的份上,他的姿态不介意再低一些,道,“李科长,你们是计划跟车回去还是怎么返回?”

    李路道,“分两拨,我还是开车回去,顺道到京城探望几位老战友。”

    “哦?李科长在京城有老战友。”秦明怀略微惊讶了一下子,道。

    李路笑了笑,说,“主要是一些老首长,许多都转业到地方任职了,在公检法系统工作。过来的路上比较匆忙,过京城而不入。”

    秦明怀心里有鬼,猛地突了突,表面上还是能掩饰得很好的,他笑道,“那真不错,李科长当年是在哪里当兵的?看上去,李科长应该打过仗?”

    “在西南打了两年。”李路微微点头,“当年我们部队的领导们,好些人都转业了。”

    秦明怀肃然起敬,竖起大拇指,“李科长,你是英雄。我们厂里也有参军到西南的子弟,死了好几个。你能在战场上打两年,是真英雄。”

    这句话,李路听出了真诚。

    不管秦明怀对这个国家怀着什么样的感情,都不妨碍他尊敬愿意拿命去保卫国家的人。他也许只是对这个国家的某些方面不满,或者对现在的生活状态不满,甚至仅仅是因为一些人对国外的宣传,因而向往那个可能月亮比较圆的国度。

    之于李路,他不会管得那么宽,更不会去深究秦明怀企图往外跑的原因,他只有一个原则——除非他没碰到,一旦碰到了,这种贪官污吏,他绝对不会放过。

    哪怕他仅仅是一个军工厂保卫科的小干部。

    他管不了天地,但是他能尽量保证他能触及到的范围,不会让国家资产受损。国企是全民所有制,理论上讲,那是属于全国人民的财产。从这个方面来看,秦明怀贪污走的哪怕一分钱,那都是全国人民的。

    他李路绝对不可能坐视不管。

    为了心中那个宏伟的理想,他可以毫不犹豫的踩进灰色地带里面去,但是分明拿着老百姓血汗钱去追求奢侈生活的某些工厂干部,他是绝对的不会放过。甚至这个时候,他会拿那位已经被执行枪决的张彪与秦明怀对比,他会认为秦明怀这样的人比张彪更加的可恨。

    秦明怀无疑是心情畅快的,一直在现场看着,亲自进行交割,他已经不在乎在什么地方留下自己的签名以及手印了。

    一百五十二台ca10卡车,在凌晨四点左右的时候全部完成了装车。因为李路以光明厂的名义申请的专列,所以铁路调度那边给予了这次列车优先权。半个小时后,车组就接到了出发的命令。

    张卫伟和林培森登车随同列车返回,走之前,张卫伟和林培森都把侦查到的情况,汇总到了李路这里。

    秦明怀站在边上还热情客气的和张卫伟和林培森握手道别呢!

    张卫伟还好,林培森是有些忍不住了,赶紧的上车躲到里面去捂着肚子笑。

    专列哐当哐当的启动了,获得了优先通行权的情况下,专列会一路南下直接抵达陆港,当然过程中会进行停靠,但是停靠的站点会减少到最低限度。为了争取时间,李路是暂时不考虑回头厂里知道会怎样处理了。他只能寄希望于交接状态中的厂部不会注意到这件事情。

    秦明怀看着专列远去,也松了口气,笑道,“李科长,不会急着走的话,在长春待几天。你匆匆忙忙来又匆匆忙忙要走,我尽地主之谊的机会都没有,这叫我如何向老裴交代。”

    李家华心里暗骂,你交代个屁交代。

    “确实时间安排不过来,我们回去补个觉就要出发了,这个事情已经让秦部长你很受累了。下次,下次到陆港,我请客。”李路笑道。

    “好好好,我理解,那么就慢待了。”

    说了几句客气话,各自离去。

    回招待所的路上,李家华低声骂了一句,“那老狐狸不去演戏可惜了。”

    李路微微叹口气,道,“戏如人生人生如戏。他这样的人,基本靠演技生存。”

    “老三,咱们什么时候动手?老张打听到的消息是,赴美考察团后天就要出发了。”李家华低声说。

    “睡醒了就弄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