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揭发
    ,!

    日上三竿的时候,李路和李家华才爬起来。

    这一觉,他们睡得心安理得踏踏实实的。让他们惊讶的是,秦明怀居然让招待所的人准备好了丰盛的午餐——大鱼大肉。东北的河鱼以及东北的熊肉。

    却是没看见秦明怀。

    李路知道他此时此刻正在忙着兑换美元呢,为了能在出境前兑换更多的美元,秦明怀就只有这两天的时间。

    “他以赴美考察团的名义兑换了五万多美元,加上咱们的那些港币,老三,你估计这些钱在美国是一个什么水平?”李家华低声问道。

    此时,他们正在招待所里吃午饭。秦明怀还是挺上心的,都要跑的人了,还惦记着吩咐给李路他们点鱼肉吃吃。

    李路夹了一筷子鱼,道,“差不多相当于咱们十个万元户吧,生活肯定是无忧的了。”

    “那也不怎么样嘛。都说美国人很有钱生活很富足,也不过如此。”李家华微微摇头道。

    李路一时半会不知道怎样接这个话。

    他身边的人,凡是跟着他做事业的,这会儿基本上都已经属于华夏收入最顶端的一群人。林培森只不过是郭翰威销售团队里的一个分部负责人,都已经到了月收一两万的级别。

    李家华是李路在奋远公司了的代理人,自己也手握百分之十的股份,他的资产实际上他自己都不清楚到底值多少钱,但是三两万块钱这样的数量级,已经很难对他的神经线产生影响。

    每天经手的流水账都在数万元乃至十几万规模,李家华这个半路出家的财务管理人员已经开始产生了“再多的钱也只不过是一串数字”的观念。

    这同时也说明,李路这个开端,冲得非常猛,心理素质差一点的,估计是会崩溃的。从十块钱掰着花的日子到对几万元熟视无睹,这个过程只用了不到十个月的时间。

    李路沉声说,“二哥,一会儿你把车开走,到城南的十字路口等我。我一个人去揭发秦明怀。”

    猛地一愣,李家华皱眉道,“你一个人?这不行,我和你一起去。完事了一起走。”

    “是一起走。”

    李路喝了一口汤,低声说道,“但咱们分开行动,城南十字路口汇合。秦明怀在长春厂工作了这么多年,关系根深蒂固,现在咱们没办法保证他是否会及时得到消息。一旦他知道是咱们干的,狗急跳墙起来就不好办了。分开行动缩小了目标,同时也能够造成一个咱们已经离开的错觉。能够争取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咱们就安全了。”

    “没这么严重吧?他还敢杀人不成?”李家华道。

    李路轻轻点了一句,“这里是东北。而且,揭发他等于毁了他的后半辈子,这是你死我活的仇恨,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李家华沉思着,“我还是觉得你一个人太危险了。咱们一起行动,还能有个照应。”

    “不。”李路摇头,道,“咱们的车是很明显的目标。你把车开走一直出城,这对我来说是最好的掩护。一起行动反而更加惹人注意。”

    李家华被说服了,“好吧,城南的十字路口,你要大概多少时间?”

    李路道,“三个小时。”

    “好,过了这个时间看不到你人,我就直接去找秦明怀。”李家华道。

    李路笑道,“二哥,如果三个小时之内我没出现,你应该去找光明厂驻东北办事处的雷建东主任。”

    “明白了。”李家华记下来。

    吃完饭,两人收拾了行李上车,直接的就离开了长春厂。不出李路所料,杨善道一直在暗中跟着他们,一直跟到城南,杨善道便直接去找秦明怀进行了报告。

    得到李路和李家华二人已经离开长春,秦明怀心里最后一丝顾虑也就没了。说到底,能够对他产生威胁的,就是李路几个知情人。他们一走,他做的事情就没人知道了。

    快下班的时候,长春厂纪检书记一路回应着打招呼的工人,回到了干部宿舍这边。他是外地人,到任时间不长,住到了干部宿舍这里,和秦明怀住的是同一个大院。

    他和往常一样打开房门,摁亮客厅的电灯,把公文包什么的放在门边的架子上,抬眼的时候准备换鞋,却猛地看见客厅沙发那里坐着一个人。

    这一吓非同小可。

    在纪检书记准备去开门的时候,李路站起来开口说话了,“姜书记,我没恶意。”

    姜书记一愣,手放在门把那里,警惕地瞪着李路,此时他的心脏还在加速跳动,如果有心脏病的话,他估计这会儿已经躺下了。

    毕竟是久经考验历经运动的革命干部,姜书记还算沉得住气,“你是谁?”

    李路指了指茶几上的牛皮信封,道,“选择这样的方式拜访,实在是迫不得已。我要揭发的事情关系到两百多万公款的流失,因此不得不慎重。”

    听到两百多万公款这几个字,姜书记的眉头猛地挑了几下。

    “姜书记,咱们能聊聊吗?”李路淡淡笑着问道。

    姜书记迅速做出了判断,确定自己不会有生命危险,将手从门把那里拿开,举步走过去。李路坐下,反客为主地说道,“请坐。”

    “你是什么人?”姜书记盯着李路问道。

    李路打开牛皮纸袋,道,“贵厂销售部部长秦明怀企图利用赴美考察的机会携公款外逃,初步估计涉及到两百万的公款以及二十多万美元。您先看看这些。”

    姜书记皱着眉头,拿起那些资料翻看着,越看越惊心。证据很充分,从银行的交易记录到涉案人物信息以及过程的详细内容时间节点,都非常的清楚和精确。说明搜集这些证据的人花费了很大的工夫。

    实际上这些仅仅是李路等人一个白天的劳动成果。

    “同样的证据资料,其他厂领导那里都有一份。姜书记初来乍到,想必很希望能在工作上有所建树。我建议您尽快采取措施,避免国有财产的重大损失。”李路义正词严地说道。

    姜书记再一次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是哪个部门的?”

    他以为李路是厂里的职工,但是他也看得出来李路不像是车间工人。

    李路缓缓站起来,道,“我是谁不重要。姜书记,这些证据已经足以证明秦明怀早已经在策划外套,而且他涉嫌贪污受贿。如果姜书记的速度足够快的话,也许还能从他家里搜出一些钱来。”

    拱了拱手,李路道,“姜书记,后会有期。”

    他飞快的离去,丝毫不给姜书记反应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