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挨训
    赵旭见到李路的时候,就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救星。

    这会儿是在保卫科办公室里,灯火通明,张卫伟和杨鹏武站在李路身边两侧,李路坐在那里,赵旭坐在他对面,呈谈话姿势。

    过去二十多个小时里,赵旭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绝望。让他最为恐惧的是,一切的发生都没有任何的征兆。

    “……就好像一夜之间所有人都知道我即将要倒霉或者说所有人都参与设置了一个陷阱,只有我不知道,然后我就一脚踩了进去。科长,差不多是这样一种感觉。”赵旭垂头丧气的低着头说道。

    李路走之前特意交代他看好家,重点保护的第三仓库也自然的是李路强调的重点。赵旭这段时间也确实干得不错,始终把第三仓库视为最重要的保卫目标。但还是出事了,而且一出就是大事。

    手里拿着花名册,李路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东西丢的?”

    赵旭想都没有想,说,“二十一号早上八点,我和下半夜的交班,清点交接的时候,发现丢了东西,我马上就向厂部作了报告。”

    杨鹏武打开笔记本,看了看,递给李路,道,“赵队长报告的时候,时间是九点二十七分。”

    他当时在厂部,负责记录报告的详细过程。他当时意识到事关重大,因此记录得非常的详细,时间精确到了分钟,并且反复询问确认了赵旭的报告细节。

    李路接过笔记本认真看着,问道,“上一班没有发现丢失东西,是否能够确定是下半夜这段时间失窃的?”

    皱着眉头点了点头,赵旭道,“科长,上半夜的交接情况很正常,到了下半夜和我交接的时候,发现少东西,这样看,失窃的时间是下半夜。但是……”

    “但是什么?”李路抬眼看了他一眼。

    赵旭低声说,“下半夜是的值班人员是孙小军,孙小军不可能是内奸。”

    “孙小军?”李路微微一愣。

    张卫伟解释道,“孙师傅的儿子,从坦克团回来,就到咱们保卫科工作了。”

    “这个事情我怎么不知道?”李路问道。

    张卫伟低声说,“科长,当时是你签字的,在红星厂的时候,孙师傅和你提起这个事情。你当时让我记下来,回到厂里后,你就签字同意了。”

    “想起来了。”李路拍了拍脑袋,当时红星厂第一辆手扶拖拉机下线,激动的状态中,各种忙,他确实没怎么放在心上。厂里的子弟直接进入厂里工作,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赵旭道,“科长,孙小军这小子虽然很捣蛋,我了解他,他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孙师傅是咱们厂的定海神针,说句难听的,厂长的工资也未必有他的多。孙小军不缺钱花,他也没有作案的动机。”

    张卫伟道,“没有内应,外人是绝对不可能从第三仓库偷走东西的,老赵,你再好好想想,这几天有没有其他奇怪的事情发生,或者有谁的表现有异常。”

    “我一直在想。”赵旭苦笑着说,“厂里把我隔离审查,我知道等科长回来我就会没事,其实我一点也不担心。我一直在回忆,但是一切都很正常。那些东西就像是不翼而飞一样。”

    “你就没有注意到有一点疑点?”杨鹏武问道。

    赵旭皱眉看了看他,摇头,说,“没有。”

    杨鹏武微微一愣,他知道自己这么问有些不合适了。他与张卫伟不同,张卫伟是最先跟着李路的,然后才到赵旭,他杨鹏武是后来才进来的,在赵旭眼里,杨鹏武哪怕是厂部的干事,也没资格在李路面前和自己平起平坐。

    用这样的口吻询问,赵旭有好态度给他看才奇怪。更何况,之前报告的时候,是杨鹏武负责询问他的详细情况的。那样的询问,显然不会很友好。

    李路开口说话了,“小赵,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养好精神再好好捋一捋整个情况。不要着急,越急你越找不到头绪。”

    “科长,我哪里睡得着。”赵旭苦笑着说。

    李路笑道,“睡不着也要睡,必须得养足精神。去吧,就在厂里宿舍睡,有事我得随时叫你过来。”

    “好,那我先回去。”赵旭只得答应下来,至少李路不但没有怀疑他的意思,而且还让他参与侦查,这个态度已经让他安心了。

    赵旭前脚刚走,王嘉庆的秘书后脚就来了,道,“李科长,厂长请你过去一趟。”

    “王厂还没休息?”李路一愣,道。

    秘书说,“没呢,厂长哪里睡得着。李科长,你快过去吧,厂长在办公室等着呢。”

    李路连忙的跟着秘书过去了。

    王嘉庆一个脑袋两个大,正值移交的当口,发生这样的事情,在查清楚之前,移交显然是不能继续往下走的。为了亚洲虎坦克项目,国防科工委这边甚至会无限期延长光明厂移交地方的时间。

    要知道,为了争取光明厂转隶地方,省里做了很多的努力。现在的光明厂可不是频临倒闭经营困难的包袱,而是具有雄厚机械研制能力的军工大厂。这对省里的机械工业发展有极大的推动作用。尤其是王嘉庆知道光明厂手握精密机械进出口资质的时候,他更坚定了一个想法——光明厂转归地方之后,省里就有了一条稳定的创汇渠道!

    外汇就是一切,等同于二十一世纪初的鸡的屁。

    正因为如此,王嘉庆才敢顶着压力压着这件事情。同时,他几乎心里已经认定——保卫科内部出了大问题。

    李路到了之后,自然的不会看到好脸色,王嘉庆对他说,“南方15手扶拖拉机的代工,是我力排众议交给你的红星厂的。小李,你是战场上下来的战斗英雄,你也为厂里做了很多贡献。但是保卫科内部出了大问题,这个你要负主要责任!”

    “是,王厂,责任在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保卫科难逃其咎。”李路站在那里,严肃点头承认。

    “你是部队出来的,应该很清楚保卫工作的重要。厂里把这个重担交给你,两三百保卫人员,你连一个仓库都看不住,出现重要保密配件丢失这样的事情,你说说你这个科长是怎么当的!你三天两头往外面跑,有人向我反映,我从来没批评过你,只要你把工作干好,你外面做什么生意,我也没有反对。可是你给我出这样的问题!”王嘉庆满腔的怒火都倾泄在李路身上。

    李路沉默着,站在那里挨训。

    好一阵子,王嘉庆消了一些气,喝了口茶,摆着手说,“坐吧,坐下说。”

    他还真不敢批评得太厉害,惹恼了李路撂挑子不干,对他对光明厂都没有好处。李路的个人能力不说,红星厂的代工订单,红星进出口公司现在控制着的进口生产机械分配额,这些都已经让两者处于一种很难分割的状态。

    李路坐下,接下来才是谈正事的时候,而李路心里已经有了解决光明厂当前困境的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