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分析
    ,!

    昏黄的灯光之下,王嘉庆的脸色显得很憔悴,他本是显年轻的人,四十多岁的厅级干部,这会儿看着倒是像是老了十岁的样子。

    抽了口烟,王嘉庆道,“小李,谈一谈你的看法。”

    他知道李路已经了解过情况。

    李路道,“详细经过我已经了解过,不过我认为当务之急要确认一个问题——盗窃者仅仅是为了钱财,还是奔亚洲虎项目而来。”

    “你看到了最关键的地方。”王嘉庆点头道,“如果丢的是普通的配件,按照正常的流程处理就是。但是丢的是敌我识别器,这是非常关键的部件。”

    “可以说,敌我识别器的秘密,就是亚洲虎坦克的核心秘密之一。”李路说。

    “是这个意思,因此我只能给你五天时间,超过这个时间,就必须得上报总厂以及保卫总局。”王嘉庆道。

    李路微微点头,“现在是第二天。王厂,调查组的结论是,这是一起普通的盗窃案。判断的依据是丢失的配件补给很杂,窃贼看上去是专门挑选能够不依靠工具就带走的配件。”

    他顿了顿,道,“不过,我有不同的意见。”

    王嘉庆摁灭了烟头,等着下文。

    李路沉声说道,“我仔细看了,丢失的配件在普通人手里很难发挥最大的作用。说白了,如果是普通盗贼,目的是偷了东西去换钱。但是丢失清单上的东西,在专业人员眼里很有价值,但是普通人根本不懂那些东西的重要性。当废铜烂铁卖,那些东西卖不了几个钱。”

    王嘉庆问道,“你怀疑这是敌特分子所为?”

    点了点头,李路道,“至少是了解那些配件真正价值的人做的,分析丢失清单可以得出一个判断,敌我识别器,激光测距仪,陀螺仪,卫星天线,这些小部件都属于火-控-系-统的组成部分。偷盗者的目的是亚洲虎坦克的火-控-系统。”

    王嘉庆皱眉道,“裴磊是专家,他怎么看不出来?”

    李路道,“裴工看出来了。”

    愣怔一下,王嘉庆思索着,眉头紧锁。

    李路低声解释道,“裴工没有直接明说,是担心打草惊蛇。他甚至过来找我谈这个事情的时候,也没有明说,但是我和他心知肚明。裴工是个很谨慎的人。”

    王嘉庆恍然大悟,“如果存在内奸,那么当时裴磊点出这个关键的话,会让对方产生警觉。”

    “是的。”

    李路沉声说道,“基本上可以肯定,偷盗者所做的这些,包括其他杂七杂八的部件丢失,都是为了掩盖他们真正的目的。王厂,这是一起敌特渗透窃密事件。”

    最担心的其实就是这种情况,这意味着性质完全变了,已经不再是光明厂自己可以处理的事情范畴之内了。

    李路看着王嘉庆,道,“王厂,我建议立即上报总厂以及保卫总局,同时建议保卫总局向中调部通报情况,取得他们的协助。”

    “中调部?没必要吧?”王嘉庆微微一惊。

    缓慢而坚定地点了点头,李路道,“非常有必要。王厂,第三仓库是什么保密级别你很清楚。除非有亚洲虎坦克项目组两位以上负责人的签字并且由其中一名负责人全程监督,这样才能进行出入库操作。亚洲虎坦克项目负责人有六位,我方三位外方三位。除了这些人,甚至您也没有权限从第三仓库里取出东西来。”

    顿了顿,李路却是微微一笑,“我是真的不相信,这样的严格流程之下,没有内奸的配合,这么多配件会丢失。赵旭发现丢失物品,到他报告,这个过程只有三十五分钟左右。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作案,说明内奸的级别很高,而且就在六位负责人里,并且不排除有其他高级干部从旁协助。有可能涉及到外方技术人员,必须要向中调部通报,并且取得他们的协助。”

    “等等,小李你等等。”王嘉庆有些糊涂,他问道,“三十五分钟作案时间?这个时间你是这样判断出来的?按照你的意思,东西是在这段时间内丢失的?这不可能啊,赵旭发现丢了东西才到厂部报告。说明东西在他接班之前就丢了。”

    李路缓缓解释道,“赵旭不懂什么是敌我识别器,他基本上认不全那些奇形怪状的配件。我仔细问过,他发现丢失东西,是因为数量和交接班登记表上的不一致。具体丢了什么东西,是裴工到了现场对照库存单才搞清楚的。”

    “可是数量已经对不上了。”王嘉庆依然皱眉问道,这个问题很难解释。

    李路却是摇头,道,“数量对不上这是事实,赵旭接班的时候东西还在,这也是事实。我判断的依据刚刚已经说过。第三仓库的出入库,除非有亚洲虎坦克项目两位负责人以上包括两位,共同签字并且有一名全程监督,才能实现。我临走的时候交代过,负责守卫第三仓库的保卫科同志只认人,不看手续。”

    “这……”

    李路胸有成竹地说,“我查了记录,案发之前没有任何出入库记录,也就是说,对方要把那些配件转移出第三仓库,他们只有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

    “赵旭报告丢失东西,然后启动紧急程序开门勘查现场。”王嘉庆恍然大悟,心中吃惊不已。

    李路点头,道,“当时的情况很乱,我问过现场的保卫科同志,当时现场起码二十多人,而且那个时候估计大家都绝对想不到,丢失的东西还在仓库里,正是在他们勘查现场的时候被悄悄的转移走。”

    “这么说,当班的保卫科人员有重大嫌疑!”王嘉庆果断说道。

    然而,李路却又是摇头,“恰恰相反,他们没有嫌疑,而是被利用了。我刚才说过,除了当班的保卫科人员,能自由进出第三仓库的,除了六位负责人之外,就只能是按照程序有两位负责人签字并且其中一位全程监督的配件出库这么一个可能。利用保卫科的人认不全配件,偷偷藏起他们想要获得的配件,造成赵旭接班的时候发现数量对不上,然后勘察现场的机会转移走。对方很大胆,并且心理素质非常好。”

    王嘉庆陷入了沉思,声音很低沉的说道,“如此一来,真的需要向中调部通报了。内奸就在六位负责人当中。”

    “是的,一位或者两位,也许还会有其他从旁协助的人员。这是一起策划严密的窃密案件。”李路给出了结论。

    这些就是他详细了解案情之后所处的判断和结论。另一辈子作为情报领域的教父级人物,他非常的熟悉隐蔽战线活动。

    在明明知道第三仓库很重要的情况下,李路会不采取特别预防措施?

    “内奸在六个人当中,查,把他揪出来!”王嘉庆狠声道。

    李路沉声说,“王厂,现阶段只适合暗中调查,做一些预防嫌疑人外逃的工作。”

    “我明白,这件事情交给你,你认真落实好,我马上向总厂和保卫总局汇报。”王嘉庆说。

    李路笑道,“王厂,不用着急。我还有一个建议,关于既不耽误调查,也不会影响咱们厂移交地方程序的建议。”

    “哦?说来听听。”王嘉庆有些意外,道。

    李路说,“亚洲虎坦克项目现在基本上是独立状态的,支撑这个项目的部门,无非是第一车间和第三仓库,还有一个第二配件厂。把这些部门整合一下,与厂本部进行彻底的割裂。这样一来,亚洲虎坦克项目这边的事情就不会对光明厂移交地方的程序产生影响。主要是,上面既然当时这么划定,已经说明了有这样的趋向。你提出申请只不过是早一步,得到批准是不困难的。”

    王嘉庆恍然拍着脑袋,叹气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被这个失窃案搞昏了头。”

    李路这才起身,“王厂,那我马上去布置了。”

    “行,注意保密。”

    “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