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中调南方局
    嫌疑范围缩小到了亚洲虎坦克项目六位负责人里面,调查工作可以说取得了关键性的进展。

    并且,李路还可以再将范围进行缩小——裴磊和韦德这两位主要负责人的嫌疑可以排除。

    依据很简单,如果他们二人是内奸或者间谍,那么根本不需要这么做,因为他们掌握着亚洲虎坦克的所有核心机密。

    而另一方面,敌我识别器是克莱斯勒防务公司提供的,他们很清楚敌我识别器的性能以及关键参数。也就是说,克莱斯勒防务公司这边的嫌疑也基本可以排除。

    剩下的就是二选一的问题了。

    一个是白鸥,作为办公室主任,他全权负责亚洲虎坦克项目的所有后勤保障工作,因此也是负责人之一。另一个则是总厂的技术科副科长,副总工,何珍君。何珍君曾经是59坦项目的骨干技术员,亚洲虎坦克项目放在光明厂,他作为总厂的技术代表派过来这边工作已经有半年多的时间。

    白鸥是新来的办公室主任,何珍君是总厂的副总工,对李路来说,这两个人都很陌生,因此他没有明确的怀疑倾向,这正是他面临着的难题。

    李路的胆子也是很大的,他只针对白鸥和何珍君采取了监视居住措施。也就是说,他自己就做主排除了其他人的嫌疑。

    救出内奸,李路胸有成竹。

    调查组被转到的领导之下后,他除了安排监视嫌疑人外,下达另一道命令就是——什么都不要做。

    尽管大家诧异不已,但命令就是命令,不折不扣落实下去。

    因此,不管表面上还是暗地里,都呈现出风平浪静的状态。这种很明显的平静,知道内情的人都觉得奇怪,也就是说,嫌疑人肯定也会感到奇怪。但是,嫌疑人绝对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

    让对手看不明白,这正是李路的目的。

    案件的性质发生了变化,主导权就不在光明厂这里了。因此,李路要等保卫总局以及中调部的人过来,听他们的指示。

    中调部的人来得最快,他们接到保卫总局的通报之后,马上派出了两名干事到了陆港。中调部在各梳有派出机构,而保卫总局只有几个重点军工地区才有派出机构,陆港这边不是军工研制重地,因此没有派出机构。

    光明厂保卫工作的实际负责人是李路。科长是现役军官,这会儿人在四川那边,而其他副科长里,职务最高的办公室副主任是个快退休的老头,早就不管事。这样一来,就只有李路这一位副科长在主持工作——一直都是。

    当李路在办公室那里看到中调部的调查员之后,颇为吃惊。

    “乾科长?”李路很惊讶。

    乾充笑呵呵的伸出手,道,“李科长,又见面了。”

    “请坐,坐下说。”李路给他们倒了茶,和他们在会客处那里坐下。

    乾充笑着解释道,“李科长,重新认识一下,我是中调部南方局调查员乾充。抱歉,职责所在,之前不好以真实身份示人。”

    李路笑道,“理解,乾科长的掩护身份很好。”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乾充对他频繁的海外联系有这么浓厚的兴趣。乾充表现出来的就是一副很势利的样子,居然瞒过了他这么一位干情报工作干到了少将级别的老情报员。

    可见乾充的伪装能力是非常强悍的。

    笑了笑,乾充指了指身边的中年男子,介绍道,“李科长,这位是南方局特派员陈和军同志。”

    李路站起来敬礼,“首长好!”

    陈和军是位约莫四十岁的干练男子,浅灰色的中山装穿得很严谨,温和的圆脸却是给人亲切之感,和严肃的打扮形成反差,领导式的大背头算是很明显的特征了。

    “李路同志,请坐。”陈和军压了压手,道,“时间紧,谈案情吧。基本的情况我已经从你们科工委保卫总局的通报里了解到,你谈一谈你的判断。”

    “是。”

    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李路向乾充点了点头,把详细情况介绍了一遍,随即沉声说道,“首长,我个人判断,内奸就在白鸥和何珍君之间。另外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他们当中某个人被策反了。有机会对他们实施策反的,可能性最大的是克莱斯勒防务公司的项目组人员。不过我担心引起外交纠纷,所以只是安排了两位信得过的人员对他们实施秘密的调查,并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仔细听完,陈和军点头道,“李路同志,你做得很对。不能打草惊蛇,涉及到外方技术团队,容易引起外交纠纷,这样的应对是很好的。我基本认同你的判断,你提前对第三仓库做了预防措施,根据这些因素得出的判断是可信的。偷走敌我识别器的唯一机会,就是勘察现场的时候。那么,白鸥和何珍君之前,你有倾向的怀疑吗?”

    李路思索着。

    乾充说道,“李科长,你是最了解情况的,大胆说出你的怀疑倾向。调查过程中,是不用顾虑其他因素的,一切从案情出发。”

    他以为李路有顾虑,毕竟李路还是要在光明厂里工作的,如果怀疑错了,以后是不好相处的。

    李路摇头笑道,“乾科长,我倒是没什么顾虑。实际情况是,我对这两位嫌疑人都不太了解。白鸥是新来的办公室主任,何珍君又是总厂派过来的技术代表。了解不多,我很难有倾向性的判断。”

    沉思了一阵子,李路道,“首长,这个案子已经超出了我们厂保卫科的调查权限,我必须得获得批准才能进行下面的调查。”

    陈和军说,“是。不过,鉴于保卫总局的人要晚几天才能到达,为了争取时间,我代表中调部南方局正式接管该案,你们保卫科协助调查,我给你授权,马上展开后续的调查。”

    “首长,有中调部的授权就好办多了。”李路点头说,“下一步我要调阅白鸥和何珍君的个人档案,查他们的家庭情况,并且围绕着他们进行详细的调查,必要的时候要采取限制措施。”

    乾充道,“李科长,你大胆的调查。保卫总局的人到了之后,也一样要听从我们中调部的命令。程序上面是没有问题的。”

    李路点了点头,这时,张卫伟敲了敲门,得到答应后,他推门进来,“科长。”

    “二位请稍作,我离开一下。”李路向陈和军和乾充点点头,起身出去。

    外面,李路和张卫伟一直走到偏僻的地方,张卫伟这才低声汇报,“何珍君买了一张后天前往省城的火车票。”

    “何珍君是哪里人?”李路眉头跳了跳,低声问。

    张卫伟低声说,“魔都人。”

    李路果断的吩咐,“马上去查一查项目组最近是否有到省城的公差,搞清楚何珍君前往省城的目的。”

    “是。”

    张卫伟快步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