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扑朔迷离
    ,!

    李路只用了两个人进行秘密调查,张卫伟和赵旭,其他人他都不能完全的信任。

    他的办公室里面,陈和军低声问乾充,道,“这个李路,靠得住吗?”

    “没问题的。”乾充点头说,“他的西南战场下来的战斗英雄,政治方面绝对可靠。”

    他没有把李路和海外的频繁联系进行汇报。乾充是个很谨慎的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李路和海外的联系存在着危害国家安全的举动,他因此不会作为工作业绩进行汇报。

    如果李路知道,他得感激乾充。

    如果是为了工作业绩而不管不顾的人,肯定会把这个情况上报的。这样一来,哪怕李路是清白的,他也会受到调查。不要忘了,他李路可不是普通人,而是军工厂的保卫科副科长,哪怕只是职工。

    正是因为乾充相信李路,因此在陈和军面前给了肯定的答复。否则,陈和军第一个怀疑的就是李路——保卫科副科长监守自盗。

    这会是许多人的第一个怀疑,尤其是当李路提到,第三仓库的严密出入库流程以及他设置的反盗窃措施,陈和军就更怀疑了——不是监守自盗谁能这么轻易的把敌我识别器偷走?

    因此他才再一次征求乾充的意见。

    乾充是中调部南方局秘密派驻陆港地区的调查员,掩护身份是邮电局业务科长,实际上他在中调南方局里的级别也是正科级调查员,不过二十八岁,只是人长得比较着急,加上显胖的身材,给人三四十岁的既视感。

    他是很优秀的调查员,因此才被赋予这么重要的任务——负责陆港地区的日常工作。

    李路回来,关上门坐下,道,“首长,刚刚得到一个消息。何珍君购买了一张后天上午前往省城的火车票。我已经让人去查他去往省城的目的。”

    “有出逃的嫌疑。”陈和军沉吟着说,“到了省城,他很容易会跑到香港去。”

    “现在还不能确定他就是内奸。”李路道。

    陈和军摆了摆手,道,“李路同志,干反特工作犹豫是大忌。在这个敏感时期里有往外走的迹象,本身就不符合常理。不能相信巧合啊同志。”

    李路点头说,“我明白,情报工作的特殊性我略有耳闻。首长,再等等吧,给我一两个小时的时间,查清楚了他申请介绍信的理由,我再进行下一步工作。”

    顿了顿,他说,“还有一个方面,有内应,势必会是外面接应的人。我认为当前还不是动手的时机,顺瓜摸藤把外部接应的人员查出来,找回敌我识别器是目的。”

    乾充微微摇头说,“结果恐怕不会太乐观,案发过去了两天,敌我识别器可能早就被转移走了。陈特派员,不过我同意李科长的意见,先按兵不动,必要的时候可以跟踪何珍君,如果他是内奸,势必会有进一步的举动。”

    思索了一下,陈和军点头答应,“好吧,那就暂时不动他。另外,白鸥那边也不能放松监视。查清楚之前,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是,我明白。”李路道。

    他看向乾充道,“乾科长,你去查两名嫌疑人的背景情况。我负责调查他们的近期活动情况。咱们兵分两路。”

    “没问题,我马上回邮电局。”乾充道。

    陈和军想了想,道,“小乾,我和你去,一些资料,你未必有权限。”

    李路把他们送出去,回到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稳,杨鹏武脚步匆匆的过来,才关上门,他就压着声音说,“科长,白主任刚刚向厂领导请了七天的假,说是要回家去看看老婆孩子。”

    “白鸥请假?”李路顿时就愣了。

    杨鹏武低声说,“是的,我听见他对詹华明总工说,他回家是为了把老婆孩子接过来。我查了一下最近的住房分配情况,白主任刚刚分到了一个三居室,家里都布置好了,按常理来说,接老婆孩子过来没什么奇怪。不过,选在这个时候请假,我总感觉不太对。”

    李路顿时陷入了沉思。

    何珍君要去省城,白鸥要回老家接老婆孩子,同一天请假,哪哪都显得不对劲儿。他们两人很清楚自己都是项目组的负责人,遇到这样的事情,理应留在厂里等调查结束的,这样才不会让自己成为怀疑的目标。

    可他们偏偏就这么做了。

    要是只有一个何珍君或者白鸥,李路都能以此作为判断,把怀疑的重点放在要外出的人身上。

    但是两个怀疑对象都要外出……

    赵旭是负责监视白鸥的,杨鹏武先过来报告,说明赵旭还不知道白鸥已经请假。于是眼下还有一个问题——杨鹏武值不值得信任。

    不过,还有一个很奇怪的情况。

    李路问道,“白鸥为什么要向詹华明总工请假?他应该找王厂长请假。”

    “王厂长今天早上就出发去省城了。”杨鹏武道,“书记虽然还没正式退休,但是早已经不管事,所以现在是詹华明总工在暂时负责厂里的日常事务。”

    王嘉庆这么急着去省城,显然只为了一件事情——把第一车间、第三仓库、第二配件厂整合剥离出去这件事情向竖械工业厅汇报,取得上面的批准。他只关心光明厂的顺利移交,亚洲虎坦克项目对他来说,绝不是第一重要的事情。

    而那些厂领导里面,詹华明的威望最高,尽管总工程师这样的职务是技术岗位。况且,这段时间詹华明的表现非常的活跃,大有焕发第二春的迹象,谋求在新光明厂里一个领导职务,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

    “白鸥什么时候走?”李路问道。

    杨鹏武摇头,“不知道,只听到他请假,具体什么时候出发我担心被怀疑,没敢打听。”

    “你做得很对。”

    李路微微点头,“你现在回去,密切注意白鸥的举动,记住,不要引起怀疑,有任何情况,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杨鹏武下意识的立正,“是!”

    他受到了鼓励,这差不多意味着李路开始真正接纳他。

    这个情况不太对了,李路坐在那里沉思了好一阵子,决定亲自过去侧面探一探白鸥的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