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省城
    ,!

    羊城火车站,站在站前广场这里,看到的最明显的标志是候车大楼上面的二十四字标语。

    “战无不胜的xxx思想万岁,伟大的中国xxx万岁。”

    这个火车站于七年前建成投入运营,候车大楼“羊城站”两侧的特长标语非常的引人注目。

    改成“统一祖国,振兴中华”八个大字那是1986年的事情了。

    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军事重镇、经济重镇、政治重镇、祖国的南大门以及唯一一个普遍使用第二种语言的梳城市,这个城市从来都不是会被轻视的要地。被喻为“穿越者”的某元帅,展现出了高超的战术,其中之一就是以这座城市为基本根据地——保住了世代的富贵荣华,唯一一位。

    著名的被称为“推开门”这个动作的羊交会,就是因这座城市而得名,影响力一直持续到二十一世纪初期都未曾有衰歇的迹象。

    站前广场是全国有名的治安混乱的地方。东南西北中,发财到广东。这句话在全国传遍之后,全国人民都往南方走,其中羊城火车站是大多数人到达的第一站。羊城火车站的拥堵以及混乱显然是由来已久的,特别是进入九十年代后,治安那叫一个乱,以至于引起了国家领导人的关注。

    此时的站前广彻好,开放热潮刚刚起来,许多人们对物质的渴望还没被彻底激发出来,相对于九十年代,这会儿违法乱纪的人是少的。但在站前广场里,已经开始陆续出现黑旅馆、黑客车、黑中介这些东西了。守在出站口那里的就有一大堆这样的人,过分的直接上去动手拽你。拽不动你就拽你行李,你就得跟着他走。人声鼎沸场面胡乱,就是小偷小摸下手的时候。

    往外走的时候,张卫伟一把揪住一个跌跌撞撞过来的半大孩子,瞪了他一眼,低声训斥一句:“滚到一边去!”

    那半大孩子屁滚尿流的一下子变得灵活起来转眼就没影了。外围不动声色准备打掩护的俩成年男子打量了李路三人一阵子,知道不是善茬,就向同伴打着眼色悄悄的撤了,寻找新的目标去。

    这样的偷窃团伙几乎随处可见。

    有举着小牌子上面有旅馆有电视字样,好几位朝李路他们挤过来。李路他们为了不引起注意,特意的穿着跟普通工人一样,而不是青年干部打扮。因此被这些拉客的瞄上了。他们是很有颜色的,干部打扮的人一般都有介绍信,随便住国营旅馆招待所什么的,绝对不会住他们的非法旅馆。

    张卫伟走在前面,拿手一指他们,大声道,“都别过来!让开!”

    他突然爆发出的气势让胆子大得出气的新时代“抢客业务员”为止一滞,还真的不敢往前拱了。

    借着这个机会,李路他们加快脚步挤出人群,三步并作两步走上了在外面等着的红星海狮面包车。

    李路是想不到自己在这个时代到熟悉的羊城来,会是因为跟踪何珍君。车身刷着“红晨果蔬”四个大字的面包车在出站口那里接到了李路。一起过来的有张卫伟和梁广波,他们与何珍君乘坐同一次列车。

    因为担心引起怀疑,李路和张卫伟并没有露面,而是让梁广波贴近何珍君进行跟踪,以免他中途下了车而这边还蒙在鼓里。

    为了能确保跟踪顺利,李路想要找几个陌生面孔来干这个是事情,敲梁广波在家,于是就把他叫过来,紧急培训了一阵子,就客串特工了。

    红晨果蔬贸易公司可以说在羊城火车站区域大放异彩。运输问题、货源问题,李路解决了这两大问题之后,又有强大的财力支撑,梁广波就更加的如鱼得水了。半年时间就成了羊城火车站果蔬市场里名气很大的果蔬批发公司。

    而且,红晨果蔬不但做批发,还是第一个进入高端市场。李路提出了高端供应商理念,通过光明厂驻省城办事处的关系,为外国领事机构、外地驻羊城机构、研究机构、高等院校、涉外酒店等等机构场所提供果蔬供应服务。

    刷着“红晨果蔬”楷书字样的丰田海狮被刷成了红色,右舵驾驶方式的是其的另一大特征。这些红色面包车产自于红星拖拉机厂,被红晨果蔬贸易公司为高端客户提供果蔬送货上门服务。

    自然,这些丰田海狮也是红星进出口公司与三井公司的合作贸易产品,红星进出口公司再卖给红星拖拉机厂,再从红星厂出来,就已经换上了自家的识别套装了。和其他车没有什么两样。

    马金涛率领的技术部门正在研究右舵改左舵,并且进行一些适应性的改进。

    使用小汽车送货本就是很吸引眼球很高大上的服务,使用的小汽车居然还是售价高达三十多万的进口面包车,这样的高逼格服务瞬间吸引了大量的优质客户。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羊城人民无疑是和外界接触最多了解最深的一群人,他们当然知道红晨果蔬贸易公司用的是丰田的面包车,哪怕那些标识完全的不一样,但是五星立标看上去似乎更加的霸气有气势……

    李路是不心疼的,他从三井公司那边买回来一台全新的海狮不过八万多,加上其他成本,每台车的平均成本不会超过十万元。这几个月出售的红星海狮面包车的均价在26万左右,也就是说,他一台车的利润高达16万。

    别人用红星海狮接待贵宾那是因为这车贵,他用这车来送蔬菜送水果,是因为在他这里,红星海狮也只不过比ca10卡车贵那么五六万块钱,但是逼格一下子就飙升到了无以伦比的层次。

    “三十多万元豪华面包车送过来的蔬菜和水果味道尤其的好!”

    门店大批量出货走的是质量以及价格,专享高端送货上门卖的是服务,同样的产品,不同的服务方式。

    原本他是舍不得用红星海狮送货的,那么贵的车,岂不得是国家领导人级别才坐得起的,怎么能用来送蔬菜水果呢,搞几台解放卡车得了。

    但是李路坚持这么做。

    于是,让梁广波哭笑不得的是,两三个月的服务下来,一些企事业单位、高校、领事机构、驻羊城办事处、涉外酒店开始向他打听同样一件事情——你们这个车看着很像某进口面包车啊卖三十多万而且提车还要等一年半载呢,你们能不能把车卖给我换卡车送?

    没成想,高端果蔬送货上门服务还没进入盈利阶段,倒是先帮着红星拖拉机厂把广告打出去拉着订单了……

    面包车里,张卫伟开车,红晨果蔬贸易公司的司机被梁广波赶回去了,这会儿就他和李路二人坐在车里。因为要接待李路,所以本来被拆掉的第二排座椅重新安装了上来。在李路的感受下,座垫不算舒服,但在这个天津大发小面包供不应求的时代,红星海狮就是豪华vip级别的面包车。

    “红星奔驰”,“红星宝马”,“红星帕杰罗”,“红星陆地巡洋舰”,“红星霸道”,“红星陆虎”,“红星勇士”……

    能想到的李路全都注册了,他把未来有可能成为外资品牌的中文商标名称全都变成了红星旗下的车型名称——和红星海狮是一个意思。

    何珍君上了公交车,那是电车,跟着头顶铺设的电线沿路而行。红星海狮远远的跟在后面,速度不快不慢保持正常的行驶。

    梁广波从公文包里取出几份资料,对李路说,“三哥,这是红星厂给我的车型资料和报价,这次回去,我把该准备的都准备了。这几天就给有意向的客户送过去。对了,南方天鹅酒店要的最多,他们要六台海狮作为贵宾接待用车,我打算向他们推荐个性化定制服务……”

    李路顿时笑了,说,“广波,你天生就是个干业务的。这个不错,针对不同的客户给予最合适的推荐。这个很好。”

    梁广波惭愧地说道,“三哥,你太抬举我了。当时我还反对使用海狮作为送货车呢。证明我没远见。而且,红星厂的人告诉我,这些个性化定制改装服务,是你提出来的。三哥,你是怎么想出这些点子的,太有意思了!”

    “国外企业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你长期驻羊城,这里又是和港澳地区联系最密切的区域,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多点学习,取长补短,不过也要去其糟粕。听说你在红晨公司里实行了香港工厂的那一套管理制度?”李路道。

    梁广波以为李路表扬他呢,坐直了腰板,道,“是,余老板帮忙联系了几家港资工厂,那几家工厂是我们的大客户之一,每三天都能消耗掉一个车皮的果蔬。我有空就过去他们那里参观学习。”

    开车的张卫伟心里暗道,完了,这小子还没听出来是贬是褒呢。

    李路问梁广波,“红晨公司的盈利状况怎么样?”

    早就想找机会汇报一下工作情况了,一直没能见到李路,这会儿李路主动问起,梁广波马上的就详详细细的汇报了,他道,“三哥,我们保持有三十多收购员和农户进行对接收购,每天能收购上来两百吨左右的蔬菜水果,多的时候出现过一天收一千七百多吨的情况。羊城火车站这边,我们扩展了门店,销售情况至今还是供不应求……”

    张卫伟打断他的话,“广波,你直接给三哥一个数据,详细情况你形成文字报告每个月交过来一次,这都多久了,你还没进入状态。”

    尴尬的挠了挠头,梁广波道,“最近一直在学习,我知道了。三哥,前面三个月咱们赚了十五万多。盈利情况还是不错的,主要是现在的高端客户那边还没进入盈利阶段。”

    李路微微点了点头,道,“红晨公司学习一下奋远公司的薪资制度,资本主义社会工厂那一套,现在是不合适的。”

    他毕竟是担心被扣上剥削工人的帽子的,奋远公司的薪资制度是给予参照光明厂的制度来进行优化的,否则哪里能短时间内吸引到人才。虽然人力成本高了许多,但却是李路认为当前环境中最合适的制度。

    因此,他一样会让红晨果蔬贸易公司采取这样的薪资制度。

    “好,谈好红星厂这个单子,我回去后马上去找余老板请教。”

    忽然的,张卫伟低声说,“头儿,他下车了。”

    李路也看到了,马上吩咐梁广波,道,“小梁,跟着他,注意不要暴露了,我们要拉开距离。”

    张卫伟已经靠边停车,梁广波马上下车,沿着人行道在人群里穿梭往何珍君那边接近,吊在后面走。

    何珍君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旅行袋背着公文包拐入了一个街角,他显然没有发现已经遭到了跟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