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厅长召见
    ,!

    夜深,李路用胳膊枕着脑袋盯着天花板看,那里装着吊扇,慢悠悠的转着,驱赶着南方的炎热。这会儿北方已经入冬了,但南方还是一片炎热。

    熟知情报工作的他不敢参合中调南方局的调查,作为光明厂保卫科副科长,他已经完成了任务,再往下走,涉及太深的话,他以后受到的限制会更多。

    涉及到境外敌特,他一个军工厂保卫科的副科长是无权参与调查的。他了解华夏的情治部门,因此才不敢涉及太深。中调南方局这样的单位就更不要说了,他们的第一任部长是克公。

    原以为睡醒了之后就可以打道回府,敌我识别器自然有中调南方局负责,调查清楚之后归还光明厂,结果刚起来,招待所的干事就把他叫过去听电话了。

    一说话,那边的王嘉庆就松了一口气说,“小李,总算把你给找着了。我打回厂里找了一圈没找着,说你到了省城,又转到省军区这边打听一圈,然后才转到你所在的招待所。是怎么个情况,你赶紧的来一趟竖械厅,知道位置吗,这样,你在招待所等,我派车去接你过来,就这样!”

    李路根本来不及说话,放下话筒满头的雾水。

    显然是有急事,否则王嘉庆不会这么着急,转了那么大一圈非要把他给找着。

    他把张卫伟和梁广波叫过来,说道,“王厂也在省城,找我应该有什么急事。你们先在这里等着,完事了再走。”

    梁广波说道,“三哥,这样的话我就先去办事了,抓紧把红星厂的订单敲定下来,完了我自己回去。”

    “行,你去忙你的,别忘了我交代你的事。”李路道。

    “放心,回去我就过去找余老板,最好借两个人帮红晨公司培训一下,把这个薪资制度搞起来。”梁广波道。

    梁广波走了之后,李路和张卫伟在一楼那里吃了早饭说一阵子话,王嘉庆派的车过来了。李路让张卫伟留在招待所里随时听陈和军那边的吩咐,就急忙忙的跟着那名带车过来的机械厅的干事走了。

    到了机械厅,那干事很客气的引着李路来到副厅长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得到回应这才进去报告。

    不一会儿,李路整理了一下着装走进去。

    里面除了王嘉庆,还有几位领导,都是五六十岁的年纪,坐在办公桌后面那位花白头发的估计是副厅长。

    王嘉庆站起来,介绍道,“刘厅长,这位就是红星拖拉机厂的创办者李路同志,同时也是光明厂保卫科副科长。”

    李路立正敬礼,“首长好!”

    刘副厅长点了点头,指了指李路,对左手边的两名其他领导说,“军工厂干部下海经商,你们看,这不是有个例子么。事实说明啊,部队是走在咱们前面的。现在高层在提倡军转民,许多军工厂都开始转型生产民用产品。咱们地方上的工厂再不努力,市场可就让部队企业给吃了。”

    王嘉庆的笑容有些尴尬,他是机械厅下去的干部,担任的却是军工厂厂长职务,从隶属上,光明厂一天没完成移交,一天就都还是军工厂身份。

    他笑着解释了一句,道,“刘厅长,小李是以工代干,不是干部身份。”

    “哦?光明厂是正厅级,保卫科,不对,应该是保卫处,那应该是正处级部门,副手以工代干,不合适吧?”刘副厅长道。

    李路说,“首长,我解释一下。我们光明厂是正师级,虽然对应地方上的正厅级,但是这里是有区别的。师级单位机关的二级部门是正营级,军级单位的二级部门才是正团级。”

    “哦,是怎么回事。”刘副厅长微微点头。

    他不是部队出来的干部,这个年代是很少见的。之所以说这个年代里,军队对地方的影响很深很大,是因为地方上的领导干部有很多都是军队出去的。这本身就是一个延伸影响的过程。到了九十年代,地方行政系统培养的干部成长起来了,才慢慢的摆脱军队的影响,逐渐的形成自己的作风。

    地方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被称为干事,从这一点可以看得出来,军队的影响是非常深刻的。

    “好,你们都先去忙吧,我和这位小李同志聊一聊。”刘副厅长挥了挥手。

    其他领导起身告辞。

    “小李,坐下谈。”刘副厅长指了指椅子。

    “谢谢首长!”

    李路坐下,腰板挺得直直的。

    这次召见,对他对红星厂的影响都是决定性的。机械厅管着全省的机械工业,他的红星厂能不能开下去,能开到什么程度,就是刘副厅长一句话的事。不过现在看来,王嘉庆找他过来是好事,不是坏事。

    “小李,你们王厂长和我汇报了光明厂剥离坦克生产功能其他部分移交地方整合呈新光明厂的想法,说是你提出的建议?”刘副厅长问道。

    李路看了一眼王嘉庆,王嘉庆点点头,李路这才说道,“是的首长!首长,陆港地区第一家港资合资企业奋远公司是我二哥和一名香港同胞组建的,他平时和他们聊天聊多了,知道一些这方面的经验,就斗胆向王厂长提了出来。”

    “这个经验是好的。”刘副厅长很意外,“想不到你二哥也是个能人,这么说,你的家庭是不错的。”

    李路只能报以微笑。

    好在刘副厅长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他的目的其实和王嘉庆的一样,看上的是光明厂已经军转民生产拖拉机厂的那部分以及进出口资质,造坦克的车间研究坦克的技术队伍,要那么干什么。

    他甚至不关心敌我识别器失窃这件事情。

    笑了笑,刘副厅长说,“小李啊,你不用紧张。你的红星厂既然是地区专署和市府重点扶持的第一家私营机械厂,我们省里面是不会挡在前面的。咱们省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需要越来越多你们这样私营企业搞活经济。开放开放,思想要开放,动作也要开放。摸着石头过河,光摸石头不过河,你还是不知道深浅。还是得摸索得嘛。”

    毫无疑问,王嘉庆肯定在刘副厅长面前说了很多好话。

    李路心里很激动,刘副厅长这番话,说明红星厂得到了省一级政府的认可。这意味着,红星厂现在正在做的事情,都是合法的。他又如何不激动。

    王嘉庆笑着说,“刘厅长,小李提出的代工模式我觉得很好。光明厂的新型手扶拖拉机厂在现有生产条件的情况下实现产能翻番,和这个代工模式是分不开的。光明厂完成移交后,我打算加深这方面的合作。”

    “嗯,这就很好嘛。”刘副厅长点头,不过他的关注点还是在外汇,这个年代的年龄不关心鸡的屁,只关心外汇,看着国外的先进生产机械设备买不到,什么都是扯淡,不进口国外的先进机械,怎么把工业生产水平搞上去,他问道,“小李,亚洲虎坦克是要出口的,包括光明厂已经上报的出口五九坦以及一些火炮。军工生产功能被剥离之后,光明厂拿什么出口创汇?”

    很直接的问题。

    李路说动厂里把亚洲虎坦克项目争取到手的最主要的动因,不正是他建议出口坦克装甲车以及火炮这些东西创汇的吗?

    没了军工生产能力,移交后的光明厂拿什么创汇?

    要剥离军工生产能力,显然这是最主要一个不得不解决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