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你就买了吧
    ,!

    “李路同志是做什么生意的?”林建宏问道,递过来一支羊城。

    李路接过,顺手的给林建宏点上,林建宏连忙的用手护住,李路说道,“实不相瞒,我有个拖拉机厂,红星拖拉机厂不知道林处长听说过没有。”

    “原来红星厂是你的啊!”林建宏惊讶极了,神情很激动,“李厂长,我们农场用的就是你们红星厂生产的拖拉机啊,就是手扶的那种小型拖拉机,很好使的。”

    看见李路露出不太明白的神情,林建宏道,“李厂长,前进农场是我们的。前段时间前进农场不是买了一批拖拉机吗。”

    “原来如此啊!”李路恍然大悟,略带歉意的说,“原来前进农场属于你们管辖的。”

    “呵呵,我们省以及呋喃省南边这一块,农场都属于我们农垦管。”林建宏笑道。

    李路心中暗暗吃惊,他对农场不太了解,南方的农场又搞得跟独立王国一样,很多老百姓甚至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农垦系统的存在。李路依稀记得,陆港地区的第一栋超高建筑就是农垦大厦,二十三层的白色外墙建筑,在陆港地区鹤立鸡群整个九十年代以及二十一世纪头几年。

    他却是不知道财大气粗的农垦也遇到了钱荒这样的情况。改革开放之初,不单单是一拖这样的国有大型机械厂为代表的制造企业出现了无所适从的情况,农垦、供销社一类的事业单位也是乱了阵脚。

    “李厂长,你谦虚了。你做的可不是小生意。听说你们不但为光明厂生产拖拉机,自己也生产小汽车。呵呵,外面那台吉普车,也是你们红星厂生产的吧?”;林建宏往外面看看,看见lc80那庞大的身躯。

    “是的。”李路道。

    郭翰威忍不住插话说道,“前面公安厅从我们这里买了二十台呢,你们农垦的领导下基层视察什么的,跑的都是山路,我们这个红星陆地巡洋舰没路的地方都能跑,越野能力强悍得很,而且坐着又舒服,空间够大。”

    “是不错,多少钱一台?应该不便宜吧?”林建宏问道,光看外形都能看得出来不是便宜货。省城这边与香港澳门这两个地区的交流多一些,官员们的见识是相对较广的,知道这种车绝对不是国内能够生产的。这里面是个什么情况,林建宏也是能猜个**不离十的。

    不过,人家既然敢提到公安厅,说明人家是有这个底气的。

    林建宏当然的想为单位找几台好车,给领导送钱送礼也不如帮着找几台好车给领导当座驾。满大街都是bj212,不管什么单位什么领导都是bj212,要么就是上海轿车红旗轿车,而且想要买到这些稀缺的轿车,那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

    甚至许多单位只能接收部队退役的bj212,公安部门就有一大堆。那些车龄动辄十年八年的bj212,退出部队现役又加入公安现役,除了喇叭不响哪都响。

    他们农垦可不是什么重要单位,待遇就可想而知了。

    不过,林建宏还是暂时的摁下这个想法,先解决掉眼前最重要的事情,没有钱,拿什么买。

    他笑着说,“李厂长,我们当然是想买车的,不过还是先谈好门市转移这件事情。”

    “没问题。”李路道,“门市的地皮是你们的吗?我主要是要地皮,产权清晰的地皮。”

    “当然是我们的,这一排,从书报亭开始到前面的百货商店,这一排门店包括后面的仓库,这些地都是我们的。”林建宏连忙说,“李厂长,只要价格合适,其他的你不用担心,我这边来处理。”

    李路略微犹豫了一下,说,“省府边上那个院子……不太好办吧?”

    他太想要那块地了。

    不必去考虑以后的事情,奋远也好红星也罢,包括红晨公司,能把招牌挂到省府边上,那就是实力的体现。李路名下这三家企业早晚是要外陆港之外的地方扩展业务的,省城作为省府驻地是绝对要被重视起来,以后肯定会成为重要的商务基地。

    摆了摆手,林建宏说,“李厂长,其他的你不用考虑,你出钱,剩下的我们来办。”

    李路无奈的笑了笑,问道,“大概要多少钱,太多的话……”

    “李厂长,那块地位置是不错的,而且那边设施很齐全,好多房子都还能住,五十万一亩你看怎么样?”林建宏笑着说,毕竟底气不足,语气有点飘忽。

    李路还么怎么着,郭翰威就乍起来,瞪大眼睛吃惊地道,“什么!林处长,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报纸摊开,指了指上面的整版广告,“你看看,京城的住宅小区,装修什么的都弄好了,一千五一个平方。我看过你们那个大院,都是几十年的老房子了,算起来你这个要八百块一平方!”

    “别急别急。”林建宏脸色尴尬得很。

    郭翰威气呼呼的说,“一千块我能买一座三个厢房的院子!”

    “这位是……”林建宏看向李路。

    李路哦了一声,说,“郭翰威,奋远贸易公司的副总经理。”

    “奋远电器商惩奋远贸易公司是一家?”林建宏试探地问道。

    郭翰威坐下来,道,“是的,奋远电器商场是我们奋远公司的。”

    “郭副总经理,失敬失敬,英雄出少年啊,这么年轻。”林建宏当即刮目相看,“上个月去了一趟陆港,好家伙,商场里的电器琳琅满目,省城都没有那么大的电器商场。”

    他没好意思说上次去陆港出差实际上就是为了去买彩电。

    一开始他看郭翰威年纪轻轻的样子,没放在眼里,这会儿得知郭翰威居然是奋远公司的副总经理,吃惊不小,心中更是感到惊奇。李路已经够年轻的了,郭翰威看起来比李路还要年轻一些。市级行政单位中层领导普遍四五十岁,这么一对比,就更觉诧异。

    “林处长,实不相瞒,我就是想找个地方开电器商场,我们奋远准备在生成长这里开个分店。那个院子不合适,这边的门市还凑合。”郭翰威说道。

    李路拽了拽郭翰威的袖子,道,“小威,好好说话。”

    林建宏尴尬不已,勉强笑道,“李厂长,这个,你也是奋远公司的股东?”

    李路道,“的确有些股份,不过买地皮这个事情,是我的个人行为。出售给个人,没有问题吧?”

    “没有没有,以前有问题,现在没问题,上上下下都在提倡搞活经济么。”林建宏摆手,想了想,说,“你看这样行不行,你也把院子买了,这边的门市,就算是送的。”

    “那不行,这个是不行的。”李路摆手说,“捆绑在一起出售可以,赠送的话就不必了。”

    敢送他还不敢要呢。

    “当然,这个价格肯定是不行的。算起来起码得上千万。上千万啊林处长!”郭翰威很激动的说。

    林建宏也意识到,开的这个价是狮子大开口了。

    郭翰威倒不是装模作样,上千万的资金,奋远公司拼尽全力也拿不出来。陆港的海富大酒店是陆港这么多年来投资最大的一个地产项目,也不过三百万。

    很显然,林建宏要么是有决定权要么就是得到了领导的授权,但是李路判断,林建宏绝对的是漫天要价了。此时李路唯一担心的是方鹤成那边有没有透露过省厅那两块地的价格。要是按照公安厅的来,李路得吐血。

    “林处长,咱们今天能谈妥吗?”想了想,李路问。

    林建宏略微思索了一下,道,“可以的,这一层,李厂长放心。”

    于是李路就心里有数了——林建宏有决定权。

    “李厂长,我带你去转转,实地看看,那里住的都是家属以及一些退休职工,环境是很好的。先看看,然后咱们再聊。”林建宏道。

    李路指了指外面,说,“先转转门市吧,主要是还是这。”

    “好的好的。”

    林建宏更希望把那个家属大院卖掉,一次性套现百八十万,这才是成绩。十个八个门市,哪怕带上后面的仓库什么的,也值不了几个钱。他自然是知道现在的地价的。

    沿着路边的人行道往前走,打量着周遭的环境,李路居然没能找到相关的未来记忆。有着三十年的时间距离,可以说未来的样子是几乎无法在现在找到重叠的。也许只有路牌上显示出的名字才能勾起一些记忆。

    诚然,这块区域随便哪块地买下来都是一夜暴富的最好方式,但那毕竟是三十年后的环境,起码也得二十年,省城开始大规模搞老城改造搞城市建设,才会有那样的机会。

    因此,李路必须要考虑到现实的情况和面临的问题。

    动手之前显然是做过调查的。如今省城没有商住小区,福利分房制度还在,没人愿意花几千块上万块钱去买个房子。买地运动也都还在萌芽状态,像公安厅、农垦这样的单位,敢有这个想法并且付诸实施,在内地省份看来已经是石破天惊一样的行为了。

    李路在这边考察,那一边,张卫伟和林培森转了一圈之后,来到了火车站对面的那块已经转移到李路名下的仓库所在。他们准备接到从陆港过来的施工队。

    李全斌亲自带人过来,他拉起来的草台班子施工队也今时不同往日了。这大半年来都是在给李路干活,红星厂、国光建筑材料烧制厂、奋远公司这三家的建筑工程,主要是他们在干。干脆的李路在红星厂里搞了个建筑工程队,让李全斌当工程队队长,这样一来,也承接了海富大酒店的部分工程来做。工程队大多是村里以及周边村庄的劳动力,以李氏宗族为主。

    因此,张卫伟很重视,工程队里随便一个人,不是李路的族叔伯就是族堂兄堂弟。林培森则自在得多,他虽然不是李氏宗族的,但他是百兴村四大姓中第二大姓林氏宗族的,工程队里一样有他那些族里的叔叔伯伯哥哥弟弟们。

    在出站口那里,两人并肩站着,不时的交谈几句。

    “伟哥,你说三叔花四百万买那么一个破仓库干什么,亏大发了。我打听过,附近有更好的临街楼房,二三十亩几十万能搞掂。”林培森心里想着事情,忍不住说道。

    张卫伟却是问,“哪里二三十亩几十万?之前怎么不说?”

    林培森以为张卫伟责怪他没提前说,道,“我昨天才打听到的啊。”

    “哦,记下来,回头一起汇报,科长不是说了吗,这一片,只要有,价钱合适,都买下来。”张卫伟道。

    林培森明白过来,“知道了。伟哥,你也觉得三叔买公安厅那个仓库是亏了吧?二十台车啊。那个什么克拉玛依油田都说了,有多少要多少,全都是按照三十万一台走的。”

    张卫伟摇了摇头,解释道,“大嘴,你是知道红星厂的情况的。公安厅是干什么的,管的就是这个的。虽然说咱们有市府的支持,但是这样的事情,能不得罪最好不要得罪。其他的不说,人家就专门盯着你上路的车查,你能怎么着?”

    愣了好一阵子,林培森慢慢的明白过来,恍然大悟,“明白了,三叔这也是没办法。”

    “明白就好。科长不会做亏本生意的,起码红星厂能够获得省府的支持。听说以后要进什么生产目录,有省府的支持,就更好办了。”张卫伟道。

    林培森唏嘘了一阵子,无奈摇头,“四百万,三叔也是大气!”

    “斌叔!这边!”张卫伟一直在看,看见了挑着担子提着玻璃袋的一群人乌泱泱的往外走,马上举起手大喊。

    那一堆人好多都是挑着担子,玻璃袋口用麻绳扎着,打了一个圆环结,一边一个挑起来,韧性很好的使用柱子制作而成的扁担随着步伐颠一下就往下沉一下然后由着韧性又起来,挑担的人步子和扁担摆动的频率在一个步骤上,整体看上去很顺畅,有行云流水之感。

    李全斌顾不上打量周遭新鲜的场景,赶紧的招呼工人们,“这边这边!跟进了别走丢了!大牛!别乱跑!跟着我!”

    粗略一看,起码有五十多人,乌泱泱的就往这边来了,其他旅客看见都赶紧的让开一条路来。

    别的不说,光是弄这五十多张火车票,余嘉豪就费了不小力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