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打一顿再聊
    ,!

    李路赶到站前派出所的时候,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了。

    林培森走一路问一路,好歹走了出来,那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他赶紧的回招待所找李路,可是李路正在和林建宏谈买门市店面的事情。林培森又开车过去找,又花了一个多小时。

    幸好有车,不然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联系上。

    得知消息的李路是极度怀念二十一世纪的多种即时通信方式的。

    这会儿是下午三点过一刻,张卫伟蹲在派出所门口那里抽烟,里面的篮球场上蹲了一堆人,正是工程队的人。看见lc80在门口那里等下,张卫伟连忙扔了烟头迎过来。

    李路和林培森下车,张卫伟看见林培森这才明白他是干嘛去了。

    “科长。”张卫伟连忙报告,“派出所的人单位开具证明,否则就要把工程队遣返回去。”

    “遣返?这不扯淡吗。”李路皱眉道。

    用上遣返这个词已经很让李路不高兴。只是没有单位介绍信或者证明这一类的东西,用对待盲流的方式,李路心头那股火就有点起来了。不过在其他人眼里,这并没有什么。城市和农村几十年来都是泾渭分明的两个社会,中间拿到分割线不但在心里,还在物理上,制度上。

    李路大步往里面走,看见左侧篮球场那里蹲了几十号人,行李什么的被扔在一边,正是工程队的人。这会儿的天气对北方来说入秋凉,但在南方地区,又是正午过后没多久,气温还是蛮高的,闷得慌,人在外面待几分钟就要冒汗。无遮无挡的几十号人蹲在篮球场那里,好几个挎着枪的警察在边上守着,看着心里这不是滋味。

    “周警官,我们科长来了。”张卫伟上前去,冲那名正在和一名干部模样聊天的带队警官说道。

    周伟回头看了眼,并没有马上搭理张卫伟,继续和那名干部模样的半秃头说,“你放心,这个事我肯定给你办了,你别太着急。”

    李路站在那里等着他们说完话。

    张卫伟一直盯着周伟,心头的暗火慢慢的也升了起来。林培森更是捏紧了拳头——这货摆明了在故意晾人。

    差不多有五分钟,周伟才和那干部模样秃头握手,送出门去返身回来,却依然的没搭理李路等人的意思。

    张卫伟忍不住走过去,道,“周警官,我们科长来了。”

    “来了就等着,我还有事。”周伟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顺着走廊往里面走了。

    这一下,全都愣了。

    李路起身大步跟着走进去,张卫伟和林培森在身后跟着,捏紧了拳头脚步如飞紧跟上前。

    周伟并不知道李路他们跟了上来,他一边走一边点了根烟,不是的看看左边或者右边各个科室的情况,径直的最里面走。走廊两侧是布局一致的各个科室的所在,斑驳的墙壁昭示着这里也是有年头了。

    在周伟打开左侧倒数第二个房间门的时候,不用李路吩咐,张卫伟和林培森猛然加速轻手轻脚跑过去,一人一边,在周伟反应过来之前挟持着周伟推进了房间里捂住了周伟的嘴巴。

    李路大步走进去带上门。

    张卫伟和林培森架着周伟,林培森不知道什么时候找了块破布,塞住了周伟的嘴巴。

    拉开拳头就是一记老拳捣在了周伟的腹部,周伟吃疼地弯腰叫又叫不出声音来。张卫伟和林培森把他拽起来,李路继续拉开拳头可劲儿地往周伟的腹部招呼。他可有段时间没动手了,这浑身都不得劲儿,不过他也不敢照着容易受伤的地方打,教训教训而已,没必要弄出个重伤来。

    他不是容易生气的人,哪怕生气,也基本不会动手。

    但是!

    当他看到父老乡亲们像囚犯一样被勒令抱着脑袋蹲在太阳底下的时候,他的怒火就控制不住了。那里不但有年轻力壮的酗子,也有五十六十岁上年纪的人。强行拉客的人不去抓对受害者动手,偏偏就盯着乡下农民这个身份。

    李路的气,终于是被周伟的态度给逼出来了。

    打了好一阵子,李路重重呼出了一口气,站在那里调整着。周伟已经筋疲力尽的样子了,痛到感觉到累!

    看了看拳头眼,李路活动了一下子手骨,举步走到那边的办公桌后面,拽了椅子坐下。张卫伟和林培森架着差不多像烂泥一般的周伟走过来。李路点了根烟抽了两口,示意让他坐下。张卫伟拽过来一把椅子,把周伟摁在上面,反剪了胳膊,和林培森一人一边扭着。

    李路指了指周伟嘴巴里的破布,林培森把它摘下来。

    “能聊不能聊,周所长。”李路拔出肋下快枪套里的六四小砸炮放在书桌上,道。

    周伟频繁的喘着气,感觉浑身上下都在疼,却又说不出那里疼。他盯着六四小砸炮看,嘴唇哆嗦着。

    李路微微抬了抬下巴,道,“我再自我介绍一遍,我叫李路,光明坦克厂保卫科科长,同时也是红星拖拉机厂的老板,奋远公司也是我的。你们铁路局的段处长是我的朋友。”

    吐了口烟,李路道,“外面那五十多位父老乡亲是红星厂的建筑工程队,车票是陆港段给开具的。你跟我要什么单位证明,拿不出来就遣返回乡。相关政策规定呢,有吗,你拿来我看看。”

    说完示意张卫伟和林培森松开他。

    林培森松开他的胳膊,末了照着他脑袋拍了一巴掌,骂道,“操-你-妈-的一个小小派出所所长你都要飞天了,你们处长也没你牛-逼,操-性!”

    “大嘴!”李路瞪了林培森一眼。

    林培森这才闭上嘴巴。

    周伟强忍着怒火,低声说,“李科长,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轻轻敲了敲桌子,李路道,“你不必认识我。打你一顿并不是你不开眼,而是因为作为一名警察,你做错了三件事情。第一,你不分青红皂白抓人,处处刁难,执法随性;第二,没有哪条国法规定乡下农民不能进城,你要遣返我的工程队,歧视农民兄弟;第三,我过来找你处理问题你爱答不理,官僚习气太重。”

    顿了顿,李路问,“这三条,你认吗?”

    “不认打到你妈都不认识!毛病!”林培森又骂了一句。

    李路皱眉看着林培森,林培森这才暗暗吓了一跳,再不敢说话了。

    周伟低声说,“李科长,我认识,是我错了,但是我绝对没有歧视农民兄弟的意思,我也是出于维护车站治安的考虑。”

    抽了口烟,李路说,“打你一顿,是因为你把农民兄弟当囚犯,让他们在外面暴晒。你也看见了,里面有不少年纪大的,这要是有个什么好歹,这个责任你负得起吗?”

    周伟低头不敢说话了。

    站起来,李路道,“农民兄弟们是受到了欺负,他们没有违法乱纪。你这个事情做得就不对。我这位兄弟帮着跟踪到了对方的居住点,也是你们站前派出所的管辖范围,出个警,去把他们抓了吧。我那些农民兄弟,该录口供录口供,该放人放人。”

    周伟连连点头说,“是是是,我明白。”

    “最后一句话,去报告你的上级,今晚我和公安厅装备处长方鹤成同志请他吃饭,时间地点我这位兄弟会告诉你。”李路指了指林培森,对林培森说,“你留下来配合周所长办案。”

    李路说完就走,张卫伟示意林培森注意安全,连忙跟着出去。

    林培森笑呵呵的说,“周所长,刚才不好意思啊,我这人脾气就这样,你别见怪……”

    周伟趁着桌子站起来,冷冷看着林培森,终于还是无奈的摇头,“没关系,我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